sammnbv ( [大量虐殺]基努塞特 ) 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值日生手機認證徽章 Lv. 29 | 文章數 : 1411
0
第 1 篇 2006-06-15 22:55:47
MING退出WO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95acp_t-hM

你真的懂了?……那麼我問你,你是怎麼樣將那副枷鎖甩脫的?」
阿飛想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我只不過忽然想通了。」

這個決定不是感情用事, 也不是受了什麼打擊, 真的是忽然想通了。 

我本來打算等1.12的, 但仔細考慮了一下, 1.12全新盜賊天賦, 跨服戰場,再加上資料片, 那時候想退出是不可能了。 我考慮過每個星期只玩2-3天, 只是RAID而已, 但以我的性格偏激是不可能的。 要玩那麼我就必須保持現在的實力, 如果等自己狀態慢慢滑落不如在顛峰狀態退出。

4年前我在華爾街一家不大不小的交易所炒股賺了一筆錢。 全盛期率領一支12人的隊伍。 那時候我有很強的信心和野心, 我雖然放棄了大學但初生牛犢不怕虎, 一樣打出漂亮戰績。 我那個時候比現在還要狂妄, 但天不怕地不怕反而沒有包袱。 後來一個星期裡面連連受挫。 15分鐘裡面輸了3個月賺的錢, 然後公司在紐約時報上出現負面新聞關門倒閉。 

我永遠無法解釋為什麼沒有為另外一家公司工作。 當時憑我36個月裡面31個月賺錢的成績輕鬆的在另外一家公司找到了工作, 但干了三天就辭職了。 當時我的心裡有一種無法解釋的恐懼。 我不再相信自己的能力。 接下來一個外匯銷售員, 一個地產經紀, 都完全暴露了我銷售能力的疲軟。 在兩家公司裡面做無償INTERNSHIP, 被一幫常春籐大學畢業的人壓的完全喪失信心。 重新上學, 上的是一個毫無名氣的大學, 那所學校的級別比我六年前離開的學校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我這輩子是絕對不會自殺的。 我認為活著要有活著的價值, 死也要死的有價值。 生命應該完整度過的。 我可以為愛的人擋一顆子彈但絕對不會因為事業失敗去割手腕。 但當時我是非常煩躁的, 而且完全迷失了方向。 我從來沒有問過自己能不能成為有用之材, 但當時我不止一次問這個問題。 眼前只有黑暗, 幾乎完全被恐懼和懷疑包圍了。

然後WOW出來了。 我記得當時有一個著名股票分析專家對WOW早期的成功表示懷疑。 「在美國, 人們不需要虛幻世界裡面的成功來感受到現實生活的快樂」。 其實這個分析是完全錯誤的。 一個網游是很好的逃避。 像酒一樣你可以忘記現實生活裡面的挫折和痛苦。 WOW給了我一個自己的世界, 讓我沒有發瘋。 我的心情能夠平靜, 傷口可以癒合。

我要在這裡感謝暴雪還有廣大玩家給了我一個成名的機會, 成為一個明星是我小時候的夢想, 雖然這是虛幻世界, 但對於一個已經對自己完全喪失信心的人來說, 這18個月的意義是重大的。 就算我恢復以前的事業, 甚至走的更遠, 我相信現實生活我很難出什麼視頻讓幾萬人下載, 我現實生活寫的東西恐怕不會被人翻譯成多種語言。 我現在完全相信如果我下面兩年花4000個小時苦練任何東西我都肯定可以出成績, 這種信心在WOW以前是沒有的。

WOW是一面鏡子。 我對自己和對生活都有了新的認識。 我一直都是個人作戰能力強悍, 但缺乏領袖氣質, 將才不是帥才。 我思想偏激, 說話直率, 周圍的人對我不是喜歡就是反感, 絕沒有中性的。   這些弱點在遊戲裡面也完全暴露出來, 不知道能不能及時修改, 希望還來的及。

MING是我第一個愛過的女孩的名字。 這個人物有些像李尋歡雕的木人。 雖然有緣無份但我對她的感情並未被歲月沖淡。 前不久她開始了自己的小生意, 勇敢的走出了第一步。 她希望我能幫助她但我一直在找借口, 一直在逃避。 因為我覺得無顏面對她, 正如我14年來美國都沒有回去過一樣(事業強的時候想多賺些錢, 現在又覺得沒臉見江東父老了)。 MING雖然不知道我這最近幾年具體情況但對我的消沉是可以感受到的。 她甚至問過我什麼時候才能醒來。 現在我必須面對挑戰停止逃避。 受了傷躺一下是可以的, 但千萬不能躺太久否則你就永遠無法站起來。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經告訴她我一定會為她的夢想盡全力, 現在我必須維護自己的承諾。 為了現實生活中的MING, 我必須放棄遊戲裡的MING。 更何況我希望能在現實生活裡面完成我在WOW裡面哪怕一小部分的成就。 現實生活裡面也是1-60級, 60以後的生活一樣枯燥乏味, 我現在26級, 還有33。5級可以爭取。 

我看到過喬丹在華盛頓的表現。 我不會以玩家的身份回WOW。 我的夢想是為像暴雪這樣的公司設計程序。 當然這是一條很長的路。 我當年大號是電腦程序,90年代末股市風雲讓我改了小號去弄金融。 現在也許是葉落歸根的時候了。 

同樣的, 前兩天看了88年漢城奧運的手拉手MTV, 那時候我雖然小但深深被那首歌感染。 兩年以後中國將舉辦自己的奧運會, 一轉眼已經20年了。 這是每個人的榮譽。 天生我材必有用, 是我奮鬥幾年然後真的為祖國做點微不足道的貢獻的時候了。 我相信自己還是有一定能力的。   

真的是忽然想通了。 

臉書回應

簽名檔
........................
來源IP:61.58.164.* [ 檢舉此文 ]
atattata ( 身不由己◎學不會忘記 ) Lv. 18 | 文章數 : 511
0
第 2 篇 2006-06-15 23:24:06

作者:sammnbv([大量虐殺]基努塞特)提到:
ming退出wo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95acp_t-hm

你真的懂了?……那麼我問你,你是怎麼樣將那副枷鎖甩脫的?」
阿飛想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我只不過忽然想通了。」

這個決定不是感情用事, 也不是受了什麼打擊, 真的是忽然想通了。 

我本來打算等1.12的, 但仔細考慮了一下, 1.12全新盜賊天賦, 跨服戰場,再加上資料片, 那時候想退出是不可能了。 我考慮過每個星期只玩2-3天, 只是raid而已, 但以我的性格偏激是不可能的。 要玩那麼我就必須保持現在的實力, 如果等自己狀態慢慢滑落不如在顛峰狀態退出。

4年前我在華爾街一家不大不小的交易所炒股賺了一筆錢。 全盛期率領一支12人的隊伍。 那時候我有很強的信心和野心, 我雖然放棄了大學但初生牛犢不怕虎, 一樣打出漂亮戰績。 我那個時候比現在還要狂妄, 但天不怕地不怕反而沒有包袱。 後來一個星期裡面連連受挫。 15分鐘裡面輸了3個月賺的錢, 然後公司在紐約時報上出現負面新聞關門倒閉。 

我永遠無法解釋為什麼沒有為另外一家公司工作。 當時憑我36個月裡面31個月賺錢的成績輕鬆的在另外一家公司找到了工作, 但干了三天就辭職了。 當時我的心裡有一種無法解釋的恐懼。 我不再相信自己的能力。 接下來一個外匯銷售員, 一個地產經紀, 都完全暴露了我銷售能力的疲軟。 在兩家公司裡面做無償internship, 被一幫常春籐大學畢業的人壓的完全喪失信心。 重新上學, 上的是一個毫無名氣的大學, 那所學校的級別比我六年前離開的學校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我這輩子是絕對不會自殺的。 我認為活著要有活著的價值, 死也要死的有價值。 生命應該完整度過的。 我可以為愛的人擋一顆子彈但絕對不會因為事業失敗去割手腕。 但當時我是非常煩躁的, 而且完全迷失了方向。 我從來沒有問過自己能不能成為有用之材, 但當時我不止一次問這個問題。 眼前只有黑暗, 幾乎完全被恐懼和懷疑包圍了。

然後wow出來了。 我記得當時有一個著名股票分析專家對wow早期的成功表示懷疑。 「在美國, 人們不需要虛幻世界裡面的成功來感受到現實生活的快樂」。 其實這個分析是完全錯誤的。 一個網游是很好的逃避。 像酒一樣你可以忘記現實生活裡面的挫折和痛苦。 wow給了我一個自己的世界, 讓我沒有發瘋。 我的心情能夠平靜, 傷口可以癒合。

我要在這裡感謝暴雪還有廣大玩家給了我一個成名的機會, 成為一個明星是我小時候的夢想, 雖然這是虛幻世界, 但對於一個已經對自己完全喪失信心的人來說, 這18個月的意義是重大的。 就算我恢復以前的事業, 甚至走的更遠, 我相信現實生活我很難出什麼視頻讓幾萬人下載, 我現實生活寫的東西恐怕不會被人翻譯成多種語言。 我現在完全相信如果我下面兩年花4000個小時苦練任何東西我都肯定可以出成績, 這種信心在wow以前是沒有的。

wow是一面鏡子。 我對自己和對生活都有了新的認識。 我一直都是個人作戰能力強悍, 但缺乏領袖氣質, 將才不是帥才。 我思想偏激, 說話直率, 周圍的人對我不是喜歡就是反感, 絕沒有中性的。 這些弱點在遊戲裡面也完全暴露出來, 不知道能不能及時修改, 希望還來的及。

ming是我第一個愛過的女孩的名字。 這個人物有些像李尋歡雕的木人。 雖然有緣無份但我對她的感情並未被歲月沖淡。 前不久她開始了自己的小生意, 勇敢的走出了第一步。 她希望我能幫助她但我一直在找借口, 一直在逃避。 因為我覺得無顏面對她, 正如我14年來美國都沒有回去過一樣(事業強的時候想多賺些錢, 現在又覺得沒臉見江東父老了)。 ming雖然不知道我這最近幾年具體情況但對我的消沉是可以感受到的。 她甚至問過我什麼時候才能醒來。 現在我必須面對挑戰停止逃避。 受了傷躺一下是可以的, 但千萬不能躺太久否則你就永遠無法站起來。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經告訴她我一定會為她的夢想盡全力, 現在我必須維護自己的承諾。 為了現實生活中的ming, 我必須放棄遊戲裡的ming。 更何況我希望能在現實生活裡面完成我在wow裡面哪怕一小部分的成就。 現實生活裡面也是1-60級, 60以後的生活一樣枯燥乏味, 我現在26級, 還有33。5級可以爭取。 

我看到過喬丹在華盛頓的表現。 我不會以玩家的身份回wow。 我的夢想是為像暴雪這樣的公司設計程序。 當然這是一條很長的路。 我當年大號是電腦程序,90年代末股市風雲讓我改了小號去弄金融。 現在也許是葉落歸根的時候了。 

同樣的, 前兩天看了88年漢城奧運的手拉手mtv, 那時候我雖然小但深深被那首歌感染。 兩年以後中國將舉辦自己的奧運會, 一轉眼已經20年了。 這是每個人的榮譽。 天生我材必有用, 是我奮鬥幾年然後真的為祖國做點微不足道的貢獻的時候了。 我相信自己還是有一定能力的。 

真的是忽然想通了。 
是喔

我11點半要去睡了!!

各位晚安







快速回文 | 註冊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簽名檔 [ 設定:]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