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 : 35
5
第 41 篇 2009-01-22 08:51:43
儘管風無痕說破嘴皮去解釋,小強還是有些無法諒解他的蠢,好好一個團打得不歡而散,大家心情也低落了下來。

風無痕一個人坐在旅店裡發呆,他沒有想到自己無心的錯,竟差點害死夜色,又惹得夜色那麼生氣,也許就是因為太好人了,好脾氣、好說話,才造成這樣的結果吧!

人家說喝酒可以解悶解憂愁,可是他偏偏不愛喝酒,趴倒在桌上,雙眼無神,接下來他還要以什麼身分、什麼立場繼續待在小強的隊伍呢?夜色討厭他了嗎?好多煩惱…….

月影冷不防地接近用力將他推倒在地,還附加大聲公說:「老哥,今天沒事幹嗎?要不要來點好玩的啊?」

風無痕一邊聽月影雀躍的說著一邊心裡想,那就戰鬥吧!只有一直在戰鬥狀態中才能忘記這一切….



雖然小強還是有些無法釋懷,但他畢竟還是知道風無痕的人品,也希望大家能早些重修舊好,所以又把隊友們召集起來,沒事找事做的想去競技場挑戰一下,卻四處都找不到風無痕。

「去約會了吧!那麼多女孩子約他。」夜色醋勁100的說。

五香先向飛行管理員道謝,一邊走過來說:「聽說他跟他弟跑去地獄火半島了,管理員說有看見他們兩個開著直升機出發。」

小強碎碎念道:「去那種地方做啥?」

「要等他回來再說嗎?」極冰懶洋洋地問。

當然等他回來是可以,但小強遲疑了一下,不想把這事拖延著,還是決定過去找他,就還是請小隊搭鳥出發到地獄火了。



遠遠的兩個人影,敏捷地在一隻俗稱『鋼彈』的惡魔劫奪者前後閃來閃去,假死、擾亂、多重等技能流暢地交替使用,惹得鋼彈一陣惱怒,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不斷用力踩踏地板,卻根本也沒踩著惹怒他的兩個夜精靈

月影一邊左右跳著一邊興奮不已,「呵呵!我就說好玩吧!不知道打完會不會有什麼東西好檢吶!」

風無痕連發穩固、瞄準,戰鬥讓他的世界清靜很多,四周飛揚的塵土,戰鬥讓他重新集中精神,全身的細胞都被喚醒了,眼中只剩下巨大的目標,耳邊聽見的也只剩下弓箭高速射出的聲音,再也沒有那些令他痛苦煩躁的事情。

巧妙的利用距離,假死的時間也抓得恰到好處,鋼彈只能在他們之間兩頭跑,卻一個也摸不到,這本是相當完美的作戰方式,當然也仰賴著兩人的技巧及默契,但有一個失算是他們一開始沒料想到的,就是才剛畢業的月影裝備不夠風無痕那麼好,命中率又不夠高。

一發擾亂,月影的背脊發涼,箭矢只從目標的腳邊擦過去,所造成的仇恨太低,目標僅停頓不到半秒時間便繼續追向風無痕。

「可惡!瞄準射擊,多重哥!快跑,我的」擾亂沒命中啊!

風無痕注意到這一點了,停下攻擊,奮力往左邊一閃,好不容易免於被踏成肉泥的命運,但假死技能還沒法馬上使用。

如果我死了,夜色會想我嗎?他心裡突然冒出這樣絕望的念頭,一個恍神,沒能閃過下一波的攻擊,重重的被擊飛,撞到山壁上。

「哥!為什麼」月影一著急,反而接二連三的又失誤了好幾箭,這下更沒法把仇恨拉回來了。

風無痕坐在地上,背靠著山壁也無處可退,仰頭看著惡魔搶奪者,手持雙手斧準備吃他最後一擊。

月影腿一軟跪在地上,弓也隨意一扔地大喊:「哥~~」

金屬重擊聲傳來,飛塵砂礫四散擾亂了視線,好不容易待能再看清的時候,機器人的腳下出現的卻是小強頑抗的身軀,左手穩穩地持抵抗。

治療術不停地在小強和風無痕身上輪流閃著,原來夜色也已經站在旁邊了,五香燒著熊熊火焰還擊,極冰也不遑多讓的揮舞雙手劍,每一劍都砍穿那厚重的鐵甲。

月影放下心笑了,連忙站起來再度發動攻擊。

當地上堆滿了破碎的鐵塊以及壞掉的齒輪,小強放下了,鬆了一口氣說:「還好來的及啊!」

風無痕有些害羞的想要道謝,夜色卻用盡力量的甩了他一巴掌。

這清脆的聲音嚇著了所有人,連當事人也只是反手摸著臉頰不知道該說什麼。

夜色因氣憤而脹紅臉,眼裡卻有滿滿的淚光,「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怎麼可以拿生命開玩笑?」

「我只是」我只是想藉由戰鬥忘了妳給我的痛苦。

小強本想勸說什麼,夜色卻召喚了她的雪白獅鷲獸『飛快地』離開了現場,雖然只有60%的速度……..



*****************************************************

我也一直很想抽時間出來寫,不過....似乎從去年年底我公司業務就繁忙到....
都沒有喘息的空間了,上禮拜還因為要舉辦尾牙相關活動天天加班到8點
後來又遇到我家小公會拓荒NAXX,更累,上班已經很累,下班還要拓荒QQ

暗影之月部落也沒有可憐啦!之前還沒開放跨伺服戰場的時候,戰場都是部落
的天下,阿拉希被人家2000:0是通常,我是聯盟喔!會覺得聯盟比較強是是因
為某大工會吧!他們拓荒老是第一,L開頭的^^
※ 最後編輯時間:2009-01-22 09:02:54
來源IP:59.124.239.* [ 檢舉此文 ]
as5959283 ( 心在下雨 ) 板主副板主2007改版紀念徽章基地9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值日生值日模範生《森の樂園》推廣活動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12週年慶紀念徽章 Lv. 19 | 文章數 : 1000
0
第 42 篇 2009-01-27 00:35:22
呃...是喔..那之前聽那位大哥說的..聽了好像很可憐捏= =
不過..還是期待你的文章ˇˇ
加油嘿
簽名檔
戰網帳號:zx5962891@yahoo.com.tw
魔獸世界:伺服器-鬼霧峰 聯盟 想玩魔獸世界的可以來找我 我會帶人/給資金跟包包

來源IP:114.43.195.* [ 檢舉此文 ]
f1288 ( 銀月~淚痕 ) Lv. 4 | 文章數 : 73
0
第 43 篇 2009-03-05 21:43:15
好久都沒有後續了唷 我每天都會上來看有沒有後續 期待你的文章唷
大大加油喔我一直在等你的後續^^
簽名檔
來源IP:218.175.27.* [ 檢舉此文 ]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 : 35
5
第 44 篇 2009-03-23 13:07:21
五香嘆了口氣,向風無痕招手說:「你這次可真是把她惹怒了,我從沒見過她出手打人。」

風無痕支支嗚嗚的想開口,卻說不出來,反被月影幫腔說道:「挑戰困難的事情對我們來說沒什麼啊!要不是因為我命中率略低了點,其實剛剛可以『玩』得很輕鬆的。」

五香搖搖他的小手說:「不是這樣的,不是她比起任何人都更重視生命,對你們來說是挑戰,但對她來說是不想再見到的恐懼。」

「為什麼?」

小強肯定的點了頭同意,五香才繼續說了:「如果你親眼看見過死亡,所有你最愛的家人、朋友、所有你認識的人全部死在你面前,不知道你還能不能輕易的說出這種話?」

五香那種帶著灰暗又冰冷的眼神,簡直要刺穿月影的身軀一般的令他霎時無言。

「慢著,這是怎麼回事?」極冰關切又帶有好奇的追問。

五香席地而坐,借了小強的酒瓶邊喝邊說:「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身為夜精靈的你們,應該都知道那個悲劇吧!食人妖大軍潛進達納蘇斯偷襲,卻被擊潰,殘兵們逃到森林躲過了追捕,為了洩恨,居然趁夜闖進毫無防備的小村落裡屠殺平民,並且將之全部分屍,讓隨後趕來的牧師德魯伊們連要復活都沒辦法。」

風無痕退了一步,抽口氣說:「是的,是有這件事情,後來那邊就成了一片廢墟,沒有人

廢墟

「沒錯!就在星風村再往密斯特拉湖過去一些的地方,一個只住著平民、毫無反擊之力的小村落,熟睡之間,全村的人被虐殺分屍,夜色就是那個村落的最後倖存者。

風無痕突然覺得一陣頭暈腳軟,那個廢墟他只從傳聞中聽過,卻因為故事太過悲慘、場景太過陰森,父母從不讓他過去那邊,也絕口不提那邊的事情,他只知道發生過大屠殺,但不知道故事的真相是如此悲慘。

軍隊怎可屠殺平民?這種事

五香搖頭嘆氣,一付"這還不是盡頭的"臉色說:「當時夜色因為偷溜下床去湖邊看月亮,所以才逃過一劫,但是你能想像一個十歲的小女孩捧著採來的花朵,準備在偷溜上床裝睡之前看到的是一地屍塊,一夜間失去父母,同時還失去每一個她認識的人,她心中所承受的是多大的痛?她之所以想成為牧師,我想大概是希望不要再看到有人在她眼前死去,所以像這些對你而言只是一場有趣的挑戰遊戲,對她卻是莫大的恐懼及折磨,你懂嗎?」

風無痕又是心痛又有些無法置信地蝶做在一邊,「怎麼可能?如果是這樣,為什麼我以前在泰達希爾的森林中都沒有見過她?」

「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因為我一直很嚮往夜精靈的坐騎,所以我很早就跑去達那蘇斯那邊從最初階的任務開始過,沒多久就遇到了夜色,當時我也不知道她的身世背景,只覺得...從沒見過這麼蠢的女生,居然會被一隻森林大蜘蛛追得哇哇叫,我隨便用一招火焰衝擊打死蜘蛛,她就把我叫住了

小強打開酒瓶坐下來猛喝,有些回憶一開始講就真的停不了,尤其是這件事情。










******************************************************
我..............真是忙到一點時間都沒有,連中午吃飯時間都在做事
休息這兩個字對我來說都奢侈了。


雖然很短,也根本還沒到一個段落,但是我覺無敷衍之意喔!
是真的沒時間= =
請大家多多包涵
f1288 ( 銀月~淚痕 ) Lv. 4 | 文章數 : 73
0
第 45 篇 2009-03-23 20:01:22
沒關西的 雖然很短但是很精采 等有空記得要繼續寫下去喔
加油^^ 我繼續來期待續集@@
簽名檔
來源IP:218.175.36.* [ 檢舉此文 ]
abs699880 ( ㄚ呆來阿 ) Lv. 2 | 文章數 : 14
0
第 47 篇 2009-04-25 23:48:42
板大 等你的續集 加油 喔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 : 35
4
第 49 篇 2009-04-28 15:22:15
五香,只是他的外號,他不想讓夜色知道他過於輝煌的身世及事蹟才捏造出來的,而這就是他們第一次相遇的經過。

一個矮小地精及從他那短到幾乎要看不明五指的小手裡,噴發出的強大火焰衝擊正好一擊擊斃那隻可憐的森林大蜘蛛,只因為有個被五香認為蠢到家的夜精靈被蜘蛛追得哇哇叫。

正因為五香自視甚高,就算他矮,還是不改喜歡用鼻子看人的習慣,他高抬著下巴看著夜色,一語不發,然後從鼻間發出一絲嘲笑。

夜色擦乾眼淚,因為過度緊張腿還有些虛軟無力,她伏在地上感謝道:「謝謝你,你是神嗎?你好厲害喔!」

五香當下覺得有些噁心,區區一招火焰衝擊被講成是神一般的存在,這種過度誇獎拍馬屁讓他很不齒,掉頭就走。

「等等!請你等一下。」夜色叫住了他。

五香白眼一翻,八成又是來要水包的,平時沒事在鐵盧堡逛拍賣場都會被人問個不停,水包水包水包水包,怎麼一堆人看到法師滿腦子都是水包?想他可是首席大法師的大弟子,沒有人懼於他過強勢的天賦本能,卻仍有一堆人找他要水包,真是……

五香還在滿腹牢騷,夜色以羞怯地拿出一條烤得焦爛的『美味的小魚』,看上去一點也不美味。

五香緊皺著眉頭,想不到聰明如他,居然猜不出現在這個蠢人想幹嘛!

夜色小聲並且禮貌地說道:「謝謝你救我一命,我身上沒什麼好東西,這是唯一比較好的,當作謝禮,請你收下。」

五香臉部肌肉都忍不處抽動了起來,懷疑眼前的人如果不是瘋子就是白癡,這個爛東西比他剛出生時就會做的魔法粗麵包還要糟糕,怎麼會有人拿食物來感謝法師法師可是號稱水包機的職業,就算偶爾想吃個大餐不想吃麵包,也不太可能拿這種焦爛的小魚來填飽肚子啊!

「請你收下,我是誠心誠意的感謝你。」夜色件他不伸手,頭低下懇求著,鼻子都快貼地了。

五香吸一口氣,慢慢地問:「你知道我是法師吧!」

這算問句嗎?剛剛的火焰衝擊不就很明顯告訴大家他是法師?跟只會用聖光的牧師、或是那些崇拜暗影的術士招數大有不同,如果連這都看不出來,那這名夜精靈很明顯徹頭徹尾是個白癡。

不過夜色卻給了他一個超出意料的回答:「法師是什麼?」

五香忍不住真想一發炎爆術塞到她嘴裡,好讓她重新投胎成為一名比較聰明的人士。

他大約花了十多分鐘向夜色解釋法師是一種職業,可以盡情控制三種元素,並且因為夜色問題太多,還順便多花了十來分鐘解釋了術士牧師,並且在解釋完畢以後才發現,原來夜色也是牧師

= =”

五香的臉都綠了,牧師需要被蜘蛛追著跑嗎?你的呢?心靈尖嘯呢?懲擊、心靈之火什麼的,全部都不用,害五香從頭到尾都以為她是平民。

最後五香仍然沒有收下那條小魚,並且大展身手地秀了點水包給夜色吃。

咬下去的第一口,夜色哭了,「好好吃,真的好好吃喔!」

分別以後,五香心裡越來越在意這個小牧師,她不同於平常人只會要水包的行徑,又不同於一些新手看見他強大的魔法,就巴著他要他幫忙完成任務什麼的,反而真的只是一心想要報恩,像這樣單純的人,相處起來真是輕鬆又舒服,也許孤單大法師之路可以改道?

原本只是一點點在意,後來卻演變成天天來陪夜色一起過任務,五香嘴硬的表示只是因為他想要夜精靈的坐騎,所以非得來過任務不可,幫忙只是順便。

但相處久了以後,五香越來越覺得有問題,其一,泰達希爾這邊是夜精靈的家,如果成為朋友,為什麼夜色從不邀他回家吃飯?再者,每次過完任務天也黑了以後,各自回家以前,夜色總是會跟他多要一個麵包加上兩瓶礦泉水,為什麼是一兩個,不是好幾組?有人要水包只要幾個的嗎?

這晚,五箱假裝回去鐵盧堡了,又偷偷傳送回達納蘇斯,一路上用閃現術猛趕路,好不容易腿短的他,追上了夜色的腳步,來到湖畔

房子呢?家人呢?晚餐呢?

五香猜想他應該只是來這裡坐坐,看看風景,小女生嘛!總是偶爾有些浪漫思想,看夠了便會回家吧!

夜色不知道被跟蹤了,一口口的吃著麵包,爾偶配點礦泉水,人家拿來只是回血回魔用的東西,她當晚餐吃下去了,望著湖畔,以及遠方的廢墟,她的眼神孤獨又哀傷。

五香一直在等,等她回家,或者等有人來接她,卻一直沒沒有任何動靜,直到深夜夜色竟然席地而睡,連條像樣的被子都沒有就躺下了。

看在五香眼裡真的也很不是滋味,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她來自什麼背景?

小強的家世後台也很可靠,縝密的情報網費不到兩天的功夫便查清楚了夜色的故事,只是這個故事並不像童話一般浪漫美麗。
※ 最後編輯時間:2009-04-29 10:59:49
來源IP:59.124.239.* [ 檢舉此文 ]
f1288 ( 銀月~淚痕 ) Lv. 4 | 文章數 : 73
0
第 51 篇 2009-04-28 19:42:41
太棒了 終於有續集出來了 板大加油喔
真想繼續在看到後面 加油^^
簽名檔
來源IP:218.175.30.* [ 檢舉此文 ]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 : 35
4
第 52 篇 2009-05-06 14:32:28
這段往事聽得大家臉色越發難看,表情與心情一同沉重了起來。

月影掩著嘴,難過地說:「達納蘇斯是沒有孤兒院的,嫂子她是怎麼一個人活下來的?」

五香眼裡還閃著淚光,轉頭向風無痕責備道:「不要怪夜色為什麼生氣,她的生命裡已經無法再承受任何的失去,你喜歡挑戰我不怪你,這是你們獵人的天性,但是希望你多少能為夜色著想一下,她的恐懼,你們想像不到,如果真的你放不下你那多采多姿的生活,喜歡到處嘗試不可能的任務,那麼請你退出我們的隊伍,不要再跟夜色當朋友。」

風無痕一直安靜的聽著,直到聽見五香的『最後通牒』他才抬頭,但卻什麼也沒說,吞了吞口水,開著直升機迅速飛走了。

我是大豬頭,對於夜色我從沒表示過我該有的關心,我該察覺的啊!我怎麼會笨到沒有發現?連那個什麼雪特的聖騎都知道了,說什麼可以包容她的過去,我還傻傻的沒想到?我沒有愛她的資格!



夜色一邊擦眼淚一邊亂走著,一不小心『又』在泰洛卡森林裡頭迷路了。

沒辦法,每一棵樹都長得差不多啊!她每次都這樣跟來救她的五香推託。

也許,她不應該生氣的,獵人們本來就愛找刺激,月影不也是如此嗎?手上還留有打過人的一點點刺痛,滿腦子想的都是剛剛風無痕錯愕的眼神,直到背後傳來一股操練過後汗流浹背的味道

害怕得慢慢轉頭,由下往上看,空氣是否都稀薄了起來,夜色呼吸急促、全身顫抖,映入眼簾的是著簡單護甲的綠色皮膚人種(即是獸人啦),壯碩的身材似乎連腳趾都是肌肉,未擦乾的汗珠、以及不懷好意的眼神,怎麼不像在薩塔斯城裡面的那麼和藹可親?

一名獸人狂嚎了起來,其他同胞們揮舞著武器,用一種夜色聽不懂的語言吶喊。

夜色嚇得全身虛軟,跌在地上無法動彈,當大刀就要砍落時,她甚至忘記自己有真言術:,或是心靈尖嘯可以保命。

一頭巨狠狠地撲上來咬住這名獸人的脖子,並在一枚大槌飛來砸中牠之前迅速閃開,然又馬上撲向另一名獸人啃咬著。

「阿狗?」

夜色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就被攔腰抱起,伏在一頭夜刃豹身上火速帶離現場。

閃過幾個樹叢,風無痕決定停下,將夜色扛在肩上,再迅速爬上樹,找個最隱蔽的地方躲起,阿狗沒辦法跟他們糾纏太久的,獸人又不是白痴,區區一隻才不是他們的目標,一定馬上就會追上來的,剛剛與惡魔搶奪者大戰的傷還沒好,對手又人數過多,不能貿然挑戰。

他的頭越來越暈了,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不行至少要讓夜色安全。

他領夜色用了隱遁藏在樹叢中,讓追來的獸人摸不著頭腦,但夜刃豹的腳印只到此而已,他們不放棄,一直在附近繞來繞去的找著。

夜色害怕得要哭,風無痕阻住她,現在只要一點聲音就死定了,他又不是盜賊,無法強隱。

頭暈得讓他越來越無法思考,身體也背叛他呈現無力狀態,喘息也變重了。

夜色擔憂的微微向他懷裡挪動,發現他體溫有點低,知道是自己替他找的麻煩,她想下定決心衝出去引開獸人,讓他趁隙逃走,才想小聲向他提議,風無痕卻吻她。

她含淚的眼神、她無助的表情,都太吸引人了,滿腦的暈眩,已經分不出到底是現實或是夢境,他甚至懷疑其實這只是他的想像。

夢境或是現實嗎?現在只有一巴掌可以叫醒他。

夜色掙脫風無痕的懷抱,順手賞他一個五指神功,隨即紅著臉頰『快速』飛走了,雖然是60%的速度。

風無痕的嘴裡滲出血味,再也忍不住胸口的一股悶,從樹上摔了下去。










----------------------------------------------------------------------------------------------------------------------


哇哈哈!終於比較有自己的時間了,我換工作啦!


不過故事也快結束了,誠如我說過的,我是懶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來想來個超級大長篇的,也的確在腦裡鋪排了很久,但是打字的時候,手指告訴我說:
「孩子,你累了吧!該休息了。」


我心想也是,我又不是大文豪,硬是拖到幾百萬個字的超級長篇的話內容會比現在更像破
抹布似的令人不耐吧!


不過,多累積點經驗的話我想我會表現更好的,感謝大家的回文及耐心,也許很快的,這
篇就Game over了,但我會繼續嘗試,再去構思更好更有新意的故事出來^^


屆時希望大家一樣不嫌棄啊!~~


f1288 ( 銀月~淚痕 ) Lv. 4 | 文章數 : 73
0
第 54 篇 2009-05-08 20:17:28
又沒搶到第一名ˊˋ
板大讚啦 加油加油^^
我要續集><"
這篇創作結束之後 應該會繼續創作吧@@?
簽名檔
來源IP:218.175.42.* [ 檢舉此文 ]
fr214009 ( 尼古丁大王 ) Lv. 8 | 文章數 : 155
0
第 55 篇 2009-05-08 23:05:32
我第一次看到這篇創作 寫的還不錯 一口氣看到這了
真期待妳的續集
有看過人的就給個回覆吧
希望我們的回覆是妳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 : 35
4
第 57 篇 2009-05-18 11:42:38
居然又打了他一巴掌,夜色覺得心有愧疚,雖然是風無痕先做出無禮的動作的,但他畢竟救了她,哪有人對自己的恩人動不動就是一巴掌甩過去?

這實在是太糟糕了,她的心情好差,差到居然自己走回薩塔斯了。

夜色有點驚訝,又很緊張,她畢竟還是得面對風無痕,腳步沉重地走向世界盡頭小酒館,卻看見五香怒氣沖天的在那裏等著她。

她從未見五香如此盛怒,不由得有些緊張心虛了起來:「我回來了。」

「我當然知道妳回來了,妳剛剛去哪裡了?」五香質問著,眼神相當兇惡。

夜色噘起嘴說道:「在森林裡迷路啦!人家有找到路回來了嘛!幹嘛生氣?」

「就這樣嗎?沒有什麼別的嗎?」

夜色不敢直視五香的眼神,只猛搖頭。

五香深深吸一口氣,沉痛地說:「妳為什麼不認錯?我不管妳對風無痕的觀感是什麼,他到底都還是個傷患,他還救了妳一命,妳怎麼可以把他一個人丟在森林裡,更何況下面還有部落在等著,妳在想什麼?」

夜色只覺背脊發涼,全身冒冷汗,「無痕呢?他在哪?」

「妳有臉問我都沒臉說,妳沒有資格再見到他了,妳滾,滾出薩塔斯。」

極冰才從酒館走出來,見狀忙勸說:「五香,你太激動了,罵太過火了點吧!你先進去,我來跟夜色說。」

「什麼太過火,我還嫌罵得不夠,說要當牧師不想再看到有人死的是誰?妳現在又做得什麼狗屁行為?妳根本不配當牧師,妳也不配再見到風無痕,妳可以滾了。」

夜色被他的怒氣嚇得退了兩步,卻不願意離開,跪趴在地上求說:「五香,我求你讓開,我要進去,我要見他,我要看到他好好的,拜託,拜託你,讓我進去

她聲淚俱下的哭著,喃喃重複著說要進去。

小強推開五香說:「算了,現在不是動氣的時候,五香,你知道的,無痕他一定也希望能看見夜色安全,如果他還看得到的話啦!」

「你說什麼?」夜色突然止哭了,只有眼淚還不停地流,「小強你說什麼?」

小強避開夜色的眼神不願意說話,極冰、五香也都不願直視她,沉默的可怕。

夜色不自覺的喘氣,推開小強跟五香,往風無痕房裡直奔。


※ 最後編輯時間:2009-05-18 11:43:20
來源IP:118.168.74.* [ 檢舉此文 ]
f1288 ( 銀月~淚痕 ) Lv. 4 | 文章數 : 73
0
第 58 篇 2009-05-18 18:04:43
這次我搶到第一名啦 嘿嘿
不知道風無痕到底怎樣了耶@@
板大 加油 每次看完我都欲罷不能啦
續集快快來喔><"
簽名檔
來源IP:218.175.37.* [ 檢舉此文 ]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 : 35
4
第 60 篇 2009-05-27 11:30:17
純白的被子,剛好與他蒼白的臉配成一套,連髮色都相形灰白。

夜色靠近床邊,搜尋一些他還活著的氣息,淺薄的呼吸,好像隨時停了也不會有人發現一般。

「無痕,快醒來,醒來看看我,你罵我啊!責備我一下,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醒過來啊!不要這樣對我。」夜色握著風無痕冰冷的手,伏在床邊痛哭。

小強跟著走進來,大家見她哭得傷心也不敢再說什麼,沉默一會兒才硬擠出一句說:「我們找不到妳,所以先請了城裡的急救師幫忙看過了,不過急救師說情況不樂觀。」

一句話讓夜色心裡結冰,情緒幾近崩潰,她忍著一股心痛致死的感覺,靜悄悄的用自己的治療術嘗試給風無痕回復一點體力,一邊也不回頭的對五香表示:「等他醒來我就會走,拜託讓我留下來。」

眼下情形五香也不想再說什麼,找了個地方坐下等著,期盼也許能有什麼奇蹟。

突然房外騷動了起來,巨大的腳步聲以及一陣潑婦罵街的恐怖,房門也被用力的踹開了。

原來是艾凡妮雙手插腰站在門口,不可一世地掃視著房內所有人,囂張而且兇狠地一邊說一邊走近床邊,把一向膽小的夜色嚇退到了角落:「唉呀呀!你看看我這個老媽不在就搞成什麼樣子了?你對你老媽我都沒那麼忠誠愛護,真是吃裡扒外了,搞不清楚狀況啊!」

尤里昂以及明顯被揍過的月影靠在門口偷看,一點也不敢靠近。

「門外在幹什麼?不進來是欠揍啊!」艾凡妮怒斥。

兩個鬼鬼祟祟的一起抖了一下。

月影必恭必敬地說:「父親大人,您先請。」

尤里昂眼皮跳個不停,又不敢舉足,推拖著說:「你一向是我愛的兒子,你先吧!」

「都給我進來,誰敢拖拖拉拉的就別想以後還能坐下吃東西。」

這種威脅對別洛家的男人而言是最恐怖的,兩個抱著屁股搶著要進門,又尤里昂高大的身材害得他們卡在門口,一前一後擠了好幾下才擠進房間,順手又帶上門。

其他人早已看得目瞪口呆了,這家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艾凡妮不顧旁人眼光地又開始嘮叨:「月影,給我過來好好看著你哥哥,就一個蠢,愛給自己添『麻煩』,搞到命都快沒了,死小孩,都不見你們哪個為了你老媽的能多付出一點點,都幫著『外人』,媽都不在你們眼裡啦!」

夜色被她吼得萬分驚嚇,氣喘不已,頭低低也不敢看任何人。

「什麼急救?什麼牧師?看看這些爛繃帶,有個屁用喔!」艾凡妮把氣一股腦都出在夜色身上,睥睨著斜眼惡視。

「沒用的『東西』可以拿開啦!去」艾凡妮忍不住繼續羞辱著。

尤里昂心疼地想護著夜色,怯生生地說:「老婆大人啊!我覺得我們先這樣就好了,正經事要緊。」

「要你告訴我分寸嗎?不准囉嗦!」她一句話把尤里昂逼得退到椅子上坐好,大氣都不敢吭一下。

艾凡妮深呼吸一口氣,確信一下旁邊沒有障礙物以後,驕傲的說:「到這種程度什麼治療都不會有用了,都退開別妨礙我。」

其實不用她驅趕,根本也沒人敢靠近她三呎之內。

她兩手用力抓緊床單的左右兩角,用力吸氣,準備「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力扯開床單,把風無痕整個人往上翻,這對一個重傷患者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往上一翻又重重跌落在床上。

小強喝止:「妳在做什麼?別鬧了,現在不是灑潑的時候。」

艾凡妮丟開床單笑說:「鬧什麼?這家男人我伺候幾十年啦!哪次到處搞得一身傷不是這樣給我修好的啊!」

= =”

她都這麼說了,也沒人敢作聲,只見風無痕緩緩爬起來,一邊咳血一邊說道:「媽,你想害死我啊!」
快速回文 | 註冊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簽名檔 [ 設定:]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