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5959283 ( 心在下雨 ) 板主副板主2007改版紀念徽章基地9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10週年慶紀念徽章值日生值日模範生《森の樂園》推廣活動基地11週年慶紀念徽章基地12週年慶紀念徽章 Lv. 19 | 文章數 : 1000
0
第 81 篇 2010-07-29 10:34:04
喔喔!!
作者又開始寫後續故事了...
我以為作者不寫了呢
因為都開放到80了..
沒想到作者又繼續寫了
感動...
作者加油 支持你ˋ^口^ˊ
carriechang ( 糊塗凱莉 ) Lv. 3 | 文章數 : 35
1
第 82 篇 2010-07-30 19:00:40
踏進驍勇要塞的土地上,他們不同於其他冒險者興奮孜孜,畢竟只是來找人的,對於新的冒險或是任務,他們比較希望夜色歸隊以後再來考慮。

「地方好大,要從哪裡開始找起好呢?」小強看了看四周,好像也沒見到夜色,要說軍隊,也是只有三三兩兩的幾個人。

五香從旅店走了出來,手上拿著一張地圖說:「我買了新地圖了,我們在這裡是驍勇要塞,地方還真大,你們看,這裡是我們下船的碼頭。」

「最右邊是凜風峽灣啊!就是媽說不要從那邊開始找的囉!」月影指著地圖右下角的區塊。

「我們現在在最左邊,那從這裡開始應該是剛好,我看到那邊有軍官在分配任務,去問問他應該會有點消息。」極冰頭也不回比著後面一個站在小台子上的,穿著厚重鎧甲的軍人。

小強湊上前去,插了隊說:「長官,能否跟你打聽一下

那軍官露出怪異的眼光看了一下小強和他的隊伍,忍住啐了一口:「這麼怪的組對型態?呵呵!小子我看你挺強壯的,旁邊農場被天譴軍入侵了,那裡還有幾個居民受困,不如這個任務就給你吧!去把他們救出來,順手把天譴軍清一清。」

小強莫名地看著任務日誌,「老闆我跟你說我要任務了嗎?我是來找人的。」

「找人?」軍官收回日誌,沒耐心的說:「小朋友走失自己去要塞裡找客服中心幫你廣播啦!沒看見我很忙喔!走開走開。」

「什麼時候有客服中心這鬼玩意兒啦!」月影朝要塞瞥了一眼,連暴風城都沒這種設備了,這窮鄉僻壤的鳥地方會有?

極冰不屑地悶笑幾聲,「八成是唬爛你的,別管他。」

風無痕眼見這樣鬧下去也不是辦法,招出直升機就想自己飛出去沿路找,卻被軍需官攔下,「小兄弟,你要去哪?」

「我有一個很重要的人不見了,聽說她被軍隊帶到北列境,我要去找她。」

軍需官愣了一下,笑說:「你這樣去不行的,外面很危險,你才剛到這邊而已吧!這裡的天譴軍非常強大,你應付不來的,最好聽長官的話,接一些任務來好好磨練磨練,不然,你很容易死在外面的。」

「可是我沒有時間好浪費了,如果我都無法保護自己的話,我不能想像她那樣弱小的牧師會出什麼事情,你越說,我就越急了,我不能等。」

「等等,你說牧師?」

風無痕急切的搭上軍需官的肩膀說:「是啊!牧師,你見過她?她叫夜色,一個很漂亮的夜精靈,穿著白色長袍,拿法杖的。」

軍需官被他問的有點緊張,「你...你別急,每個牧師不都穿得差不多嘛!我也不知道誰是誰,他們又沒有來一個個自我介紹。」

「無痕,不要這樣,你快放開他。」極冰快步向前拉住風無痕,又轉向軍需官問說:「聽說幾天前軍隊到各主城帶走了很多新兵牧師,我們的朋友應該也在裡面,你有看見他們下船到哪裡去嗎?」

軍需官喘了幾口氣說:「那是好幾天前的事情了吧!的確是有一批牧師到這裡,他們一下船就搭獅鷲獸走了,正確來說去了哪裡我並不清楚。」

就是不知道的意思嚕!

當他們又感覺到萬念俱灰,軍需官才接著說:「前線缺牧師,我想應該是被帶到銀白聯賽去了,那裡是天譴軍聚集地,我們好幾個駐軍點都遭受無情攻擊,後來是部落和聯盟少見的聯手,好不容易才搶下一塊地方,在那裏要蓋城堡,要訓練新兵什麼的,應該是去了那裡吧!」

五香翻開地圖,「銀白聯賽?什麼地方啊!地圖上沒有啊!」

「現在正在蓋,鳥點都還沒有設好,那地方不好去。」

風無痕一咬牙,跳上直升機打算自己去一趟看看,又被軍需官給扯下來,「小兄弟,我說了你不能這樣去啊!這裡天候跟外域或是卡林多什麼的都不一樣,你沒去重新學騎術不能開直升機啊!炫風會把你給捲走的,你還沒找到那個最重要的人你不能先死啊!」

「那我要怎麼才能去到那個地方?」風無痕氣急敗壞地收起直升機大喊。

「坦白說,我也不清楚,外面真的很危險,我的官階或者能力都不夠,我也沒去過啊!這圍牆外的隨便一隻天譴軍都可以輕易的一口氣打死我們好幾個士兵,我們是已經死傷慘重了,才會去主城再挖點兵過來,也因此才會這麼快就讓冒險者登陸啊!缺人缺得緊,不信你看。」軍需官伸手指著外面幾隻噁心的大蜘蛛,他們總是砍死了又爬出來,似乎怎麼殺都殺不完,重傷的士兵如流水一個個不停的接著被抬進醫務室,屍袋也已經放到發臭了,在等下一艘船來的時候要順便帶『他們』回去。

大家越看越是面色凝重,以他們目前的能力跟裝備,恐怕真的很勉強。

小強走回到任務軍官面前大叫:「喂喂!還有任務嗎?我們需要磨練。」

軍官環視了他們每個人一眼,把剛剛本來就要給他們的日誌交到小強手上說:「自己小心點,這裡不是說你曾經推倒過卡拉贊還是祖阿曼就了不起了的地方,剛剛才一個跩得二五八萬的公會會長被打回來而已,哭著被抬進醫務室了,他們隊上好像還有死人,你們幾個感覺是比他們強一些啦!不過還是要注意安全,知道嗎?我們已經折損太多人力在這裡了,不能再浪費了。」

「謝謝你的提醒,我們也同樣不能再浪費了。」時間,一點都不能再被浪費,小強拿著日誌板手心都是汗水。

另一邊的銀白聯賽場地,分屬聯盟部落的帳棚都蓋好了,中間的要塞也已經建得七七八八,新兵訓練早已經開始,只是礙於場地以外的天譴軍實在過於活絡,直到現在那邊都還像是與世隔絕一樣,別說通訊,連信件都寄不出去。

夜色看著塞得滿滿的信箱,手中的信件又失望的放回口袋了。

勞倫斯在她背後看著她,終於提起勇氣問:「妳這麼想寄信,是要寄給誰呢?」

夜色有些害羞,退後一步才說話:「是家人,隊長,請問什麼時候郵件才能正常使用呢?」

「我只是個牧師,這些事情我管不了的,還有,我說過了,不要再叫我隊長,我是勞倫斯,德萊尼牧師,夜色。」

「是的隊長。」夜色顯然沒有注意聽,只是失望的情緒比剛剛更加高漲。

勞倫斯拍了拍她的頭說:「別這樣,別露出這種表情,我們是救人的牧師,不能讓失望掛在臉上,病患看見會緊張的。」

「是的,隊長。」夜色擠出一點笑容,這些日子一直待在前線真的累了,第一天從前哨站鳥點一路殺到現在這邊,看見太多血、太多屍塊,人們痛苦的嚎叫幾乎讓她喘不過氣,受傷的士兵們爭相抓著她的裙襬請求補血,那恐懼的表情、痛苦的表情,每晚都讓她噩夢連連。

勞倫斯見她臉色蒼白,小聲叫喚著:「夜色?夜色?妳有聽見我說嗎?」

「是的,隊長。」

「妳該換句台詞了,還有,妳不是沒有家人嗎?那信是

夜色下意識摸了一下口袋裡未寄出的信,臉上洋溢出幸福說:「是我的隊友,還有叔叔跟阿姨,他們都不知道我來這裡,我怕他們擔心。」

「叔叔?」勞倫斯又問,他希望多知道一些夜色的事情。

「嗯!我父母的世交好友,在我離開前都是他們在照顧我的,本來聽說他們先到北列境來探勘了,我以為會遇到他們,結果等我到的時候才聽說,他們在另一頭搭前一班船走了。」

勞倫斯吃驚的說:「他們來探勘?是哪一組人馬?能來探勘的都是大人物啊!」

夜色自豪的說:「是啊!是達納蘇斯的大獵手尤里昂˙別洛,我阿姨就是他妻子艾凡妮。」

「我知道,我知道,別洛家族,他們很有名,呵呵!妳阿姨尤其是有名的兇。」想起多年前勞倫斯曾經也吃過艾凡妮給的苦頭,不禁苦笑。

夜色高興得幾乎要跳起來,「你知道?那你有辦法聯絡他們嗎?我怕我再不跟他們稍個消息,阿姨要殺人了,會連累叔叔跟無痕他們的。」

勞倫斯咀嚼著她的反應,酸酸的說:「妳男朋友?」

「沒沒有啦!」夜色雪白的肌膚全都紅了起來,連耳根都快燒著了。

雖然猜不透這其中是怎麼一回事,勞倫斯決定要背棄聖光做一次的壞人,故意挑撥說:「是啊!如果他在乎妳,又怎麼會讓妳來這種地方吃苦呢?呵呵。」

「不是的,他不知道,我離開的時候他不在。」夜色急切的想抗辯。

但她的抗辯真的激怒了勞倫斯,逼得勞倫斯說出更不好聽的話來:「是嗎?他如果真的在乎妳,怎麼會不在妳身邊陪妳?妳被軍隊帶到這個鬼地方來他還不知道,天天在死亡邊緣游走,他怎麼不來救妳呢?如果他真的在乎妳,怎麼會放著妳一個人不管,怎麼會讓軍隊把妳給帶走?」

「我我不」她不想說出我不知道這種話,說了好像等於承認勞倫斯說的都是正確的,可是她的確不知道為什麼,風無痕說跟月影去奧山玩一下,那邊是戰場,他怕她沒興趣所以不要她一起去,可是等了好多天,他們都沒回來,本來擔心他們是不是遭遇不測,卻又偶爾會收到信說他們很好,只是玩到忘記回家,然後她就被軍隊帶走了。

軍隊說查過她的身世確定沒有家人,所以連一點收拾行李或是留個訊息的時間都不給,就把她押上船,然後然後

勞倫斯發現自己弄哭她了,心疼的趕快遞上手帕說:「不好意思,也許我失言了,妳不要放在心上。」

夜色收下他的好意,走回營帳休息,後面勞倫斯還說了什麼她也沒注意在聽了。
快速回文 | 註冊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簽名檔 [ 設定:]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