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21 篇 2010-03-05 11:13:34
“正是他。我們兵力強大得很,阿爾薩斯。”溫潤的聲音此刻流露出雀躍之情。這個混蛋看來頗享受。“就是現在,他們正在向寒冰皇冠冰川進軍。你絕對來不及拯救你的寶貝巫妖王了。想想這個報應——對奎爾薩拉斯的……還有對其他羞辱的報應。”

其他羞辱?”阿爾薩斯咧嘴冷笑。“說不定你想知道這個‘其他羞辱’的細節呢。我是不是應該告訴你把她抱在懷裏是什麼感覺,品嘗她,聽她喚我的——“

突然襲來的劇痛比哪一次都深。

阿爾薩斯不支的跪倒在地,視野一片殷紅。他再次看到巫妖王——耐奧祖,他想起阿努巴拉克對主人的稱呼——困在冰牢裏。

“快!”巫妖王叫道。“敵人臨近!我們快沒時間了!”

“你還好嗎,死亡騎士?”

阿爾薩斯眨眨眼,發現自己正瞪著阿努巴拉克的臉,如果可以稱之為臉的話。一條長長的蜘蛛腿伸向他,想幫他站起來。阿爾薩斯猶豫了一下,但不靠幫助他根本站不起來。他咬咬牙,抓住腿起身,它握在手裏像根木棍,十分乾燥,幾乎——感覺像乾屍。一旦能自己站立,他便立刻鬆開手。

“我的力量正在減弱,不過會沒事的。”他深吸口氣恢復鎮定,同時舉目四望。“凱爾薩斯呢?”

“走了。”蛛王的聲音冷若磐石,透著不快。“在我們把他撕成碎片之前,他就用魔法傳送走了。”

又是那個懦夫法術。要是阿爾薩斯的死靈巫師會這個,巫妖王也不至於陷於危險。他又喚起一具屍體,本來凱爾撒斯也會是這樣的下場的。“我不想這麼講,”他說,“但那個該死的精靈是對的。”他轉向嚇人的盟友。“阿努巴拉克——我又看到了幻像——巫妖王大人危在旦夕了。他們正在靠近——伊利丹和凱爾撒斯。我們沒法及時趕到寒冰皇冠冰川!”

我失敗了……

阿努巴拉克倒是看起來一點也不慌張。“從地面走,可能確實是趕不上了,”怪獸答道。“路途遙遠而且艱險重重。但是……我們可能可以走另外一條路,死亡騎士。這下麵是廢棄的艾卓尼魯布古王國。我曾經在那裏統治多年,對它所有的通道秘門瞭若指掌。儘管它在黑暗時代陷落了,但仍然為我們提供了一條直通冰川的近路。”

阿爾薩斯舉目遠眺。對於飛翔的烏鴉來說,目的地並不遙遠,但要穿越橫陳前方的冰雪山川……

“你確定沿著這些地道可以到冰川?”他問。

“沒有什麼事情是確定的,死亡騎士。”這個尼魯布人一時間聽起來像是語帶諷刺。“古王國廢墟很危險,但這個險值得冒。”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22 篇 2010-03-05 11:14:05
在黑暗時代陷落了。這話從一個已死的古代蛛王嘴裏說出來,十分勾人好奇。阿爾薩斯不知道它意味著什麼。

但他相信很快就會知道。

阿努巴拉克和部下步履輕快,一直向北。阿爾薩斯和天譴軍也隨即跟上步伐,很快大海便被遠遠拋在了身後。太陽在灰暗的天空中快速穿行,終於低垂於地平線,長夜將臨。在行軍途中,阿爾薩斯派一些戰士沿路收集任何可以找到的樹叉樹枝,穿越危險的地下王國需要大量火把。

經過幾個小時艱難緩慢的跋涉——儘管亡靈不懼寒冷,但仍然被風雪拖慢了速度——阿爾薩斯知道不管阿努巴拉克怎麼說,有一樣東西還是肯定的:他絕對不可能及時救援巫妖王——進而是他自己——如果從地面走的話。最終,還是自我保護的本能驅使他這麼拼命。是巫妖王找到了他,把他變成了現在的樣子,給了他巨大的力量。阿爾薩斯明白這些,而且心存感激,但他和巫妖王的羈絆卻無關乎忠誠。如果這個強大的存在被殺死,無疑下一個死的就是阿爾薩斯——而正如他對烏瑟爾所說的那樣,他打算永生。

終於,他們抵達了大門。它們深埋在冰雪中,以至於阿爾薩斯一開始並沒有看出來,但阿努巴拉克停下腳步,後腿站立,伸長兩條前腿指明了大門所在。

前方是些經過雕琢的石頭,看上去像是鐮刀——也許是昆蟲的腿,阿爾薩斯想——它們向上突出,尖端兩兩相對的彎曲,形成一個象徵性的穴道。再向前,他可以辨認出大門的形狀了。一直巨型的蜘蛛刻在門上。阿爾薩斯噁心得扭曲了嘴唇,但接著他便想起了暴風城裏點綴的雕像。他們又有多大不同呢?入口通道和眾多門洞一直連接到一個冰山狀物體的中心。一時間,只是一瞬間,阿爾薩斯瞥瞥阿努巴拉克沉默的巨大身影,想著無數蜘蛛和蒼蠅,不禁懷疑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

“看看,這入口通往一個曾經強大的古老國度,”阿努巴拉克說。“我曾是這裏的國王,我的話就是真理。我身強勢大,從不向任何人稱臣。可時過境遷。現在我侍奉巫妖王,我的領地也被用來保衛他。”

記憶也在阿爾薩斯腦海裏閃現,對瘟疫的憤怒,炙熱的復仇渴望……還有父王被霜之哀傷汲取靈魂時眼裏的神情。

“什麼都會變,”他平靜的說。“可我們沒時間懷舊。” 他轉向怪異的盟友,露出冰冷的微笑。“我們下去罷。”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23 篇 2010-03-05 11:14:51
第二十四章

阿爾薩斯一行在諾森德凍土下不知走了多久,穿越了危機四伏的尼魯布古王國。當他拖著腳步踏入光亮中時,就像被迫曝于陽光下的蝙蝠般睜不開眼,此時他只有兩個念頭:一是他希望還來得及保衛巫妖王,另一件是謝天謝地終於走出了剛才的鬼地方。

很明顯這座尼魯布人的王國也曾經輝煌壯麗。進去之前,阿爾薩斯不確定將看到怎樣的一個天地,但也絕沒想到,這裏竟然充滿著讓人過目難忘的絢麗藍紫色彩,錯綜複雜的幾何形體分隔出一個個房間和走廊。它們瑰麗依舊,可卻像朵被製成幹花的玫瑰,美麗,但生命已逝。穿行其間時,空間裏回蕩著一股奇怪的氣味。阿爾薩斯說不出來這是什麼味道,甚至無法判斷它屬於哪類。辛辣,腐敗,卻並不難聞——對一個習慣與腐屍為伴的人來說確實還可以接受。

正如阿努巴拉克保證的那樣,最後證明這確實是條近道,但同時,一路走來的足跡卻是血跡斑斑。

阿爾薩斯一行剛進入就遭到了攻擊。十幾二十個蜘蛛生物從黑暗中驟然襲來,憤怒的發出嘁嘁喳喳的嘶叫。阿努巴拉克和他的士兵當即迎了上去,阿爾薩斯也只遲疑了萬分之一秒,便號令士兵加入戰局。空曠無邊的洞穴中充滿了尼魯布人的刺耳嘶吼、僵屍喉嚨裏發出的咕隆悶哼,還有亡靈巫師的中毒後的痛苦尖叫。幾個兇猛的僵屍被又黏又厚的蛛網套住,無助的被強力的蜘蛛下顎咬掉腦袋,或是被刀鋒般的蛛腿刺穿,內臟都被勾了出來。

阿努巴拉克就是噩夢的化身。隨著那恐怖而空洞的聲音用母語吼出的戰呼,慘劇便降臨在他過去的臣民身上。他的幾條腿分別行動,扼住獵物並將它們刺穿,並用兇狠的鉗爪剪斷敵人的肢體。腐敗的空氣中一直充斥著慘叫,連對殘酷景象習以為常的阿爾薩斯都不禁打著冷戰,強作鎮定。

那場衝突代價慘重,好在尼魯布人終於躲回了他們向來藏身的黑暗之中,只留下一些殘兵——這些蛛類生物都劇烈顫動著八條腿,最後蜷成一團死掉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阿爾薩斯氣喘吁吁的轉身問道。“這些尼魯布人是你的同族血親,為什麼和我們為敵?”

“我們中間有很多在蜘蛛戰爭中死了,然後被復活來侍奉巫妖王,”阿努巴拉克回答。“但這些戰士,”他朝一具屍體擺擺前腳,“那時沒有死。他們仍然愚蠢的堅持反抗,妄圖從天譴手中解放尼魯布。”

阿爾薩斯垂眼掃視死去的尼魯布人。“確實愚蠢,”他喃喃自語,同時抬起一隻手。“死後,他們卻只為生前的仇敵服務。”

於是,當他回到地面的微光中,呼吸著冷冽的空氣時,隊伍中反而增添了新生力量,它們身體還很新鮮,而且任他調遣。

但阿爾薩斯勒馬停步。他顫抖得厲害,只想坐下呼吸一會兒新鮮空氣。可四周的氣息卻很快就充滿了他的軍隊帶來的腐臭。阿努巴拉克走到前面,停下來苛責的盯了他一會。

“沒時間休息了,死亡騎士。巫妖王大人需要我們,我們得盡自己的本分。”

阿爾薩斯瞪了蜘蛛之王一眼。這個怪物的口吻中透出一絲——憎厭?阿努巴拉克是被迫服從的嗎?如果可以的話,他會不會背叛巫妖王——更重要的是,會不會背叛阿爾薩斯?

巫妖王的能量正在衰減——阿爾薩斯的力量也隨之變弱。要是他們衰弱到某種程度……

死亡騎士看著蜘蛛之王遠去的身影,深深吸口氣,跟了上去。

不知在橫風大雪中跋涉了多久,阿爾薩斯太虛弱了,有一陣子幾乎在馬背上失去知覺,他在快要跌下去的瞬間驚醒過來,強迫自己堅持。絕不能動搖,特別是現在。

登上一座小丘後,死亡騎士終於看到了峽谷中的冰川——以及等待他的軍隊。看到如此多的士兵彙集起來,為他和巫妖王而戰,阿爾薩斯頓感振奮。阿努巴拉克留下了一些戰士殿后,現在他們也已經到達,而且堅定並充滿鬥志。然而在更遠處靠近冰川的地方,他看到另一些活動的身影。距離太遠難以辨認,但他猜得到那些是誰。接著視線移向上方,這時他突然屏住了呼吸。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24 篇 2010-03-05 11:15:23
巫妖王就在那裏,在冰川的深處,身陷冰牢。阿爾薩斯曾在幻象中看到過。他三心二意的聽著一些尼魯布人匆忙跑來報告軍情。

“您們來的正及時。伊利丹的軍隊在冰川腳下擺好陣勢了——”

突然阿爾薩斯大叫一聲,前所未有的痛苦擊中了他,眼前的世界再次變成血紅色,劇痛撕扯著他的身體。巫妖王近在咫尺,他所分擔的折磨也增加了百倍。

“阿爾薩斯,我的勇士。你終於來了。”

“主人,”阿爾薩斯虛弱的低語,他雙目緊閉,手指按壓著太陽穴。“是的,我來了。我在這兒。”

冰封王座——我的牢獄,有一道裂縫,能量從中不斷洩漏,”巫妖王繼續說,“所以你的力量才會減弱。”

“怎麼會這樣?”有人襲擊了他?可阿爾薩斯的視野裏沒有接近的敵人,顯然他並沒有來遲——

“那把符文劍,霜之哀傷,曾經也封在王座裏。是我把它從冰牢裏推出去,讓它找到你……並且把你帶來。”

“它做到了,”阿爾薩斯吸了口氣。巫妖王困在冰中無法移動,將這把巨劍破出冰牢送到阿爾薩斯眼前全憑意志。他想起封存霜之哀傷的冰塊——它看上去參差不齊,像是從更大的冰塊中鑿下來的。如此強大的力量……而且一心要擄獲阿爾薩斯。一步一步的,他被引導到此。被指引著。被控制著……

“你必須趕快,我的勇士。我的創造者惡魔領主基爾加丹派了爪牙來除掉我。如果他們在你之前到達冰封王座,就一切都完了。天譴軍團將會毀滅。趕快行動!我會把所有的力量都賜予你。”

這時,一股寒意突然滲入阿爾薩斯全身,淹沒了憤怒和劇痛,使他的心緒平靜下來。這能量是如此浩淼無邊,如此醉人……比阿爾薩斯過去所知的更加強大。這,其實就是他來這裏的目的——將這冰冷的能量深飲一盡,把巫妖王之力納入自己的身體。他睜開眼,此時視野一片清朗。霜之哀傷的符文煥發出新的生命,點起絲縷冷霧。阿爾薩斯帶著狂喜的笑容,高舉符文劍。他的聲音堅定而洪亮,在乾冷的空氣中回蕩。

“巫妖王大人再次向我顯靈。他為我注入了力量!現在我清楚該怎麼做了。”他將霜之哀傷指向遠處點點人影。“伊利丹對天譴軍團藐視已久,現在他竟敢覬覦巫妖王大人的王座所在。他必將滅亡。是時候讓他也嘗嘗死亡的恐懼,結束這場遊戲了……讓我們一勞永逸的徹底了結他。”

死亡騎士一聲狂吼,霜之哀傷揮過頭頂。魔劍高歌著,渴望更多的靈魂。“為了巫妖王!”阿爾薩斯呐喊著帶頭沖向敵陣。

他無比輕鬆的揮舞著霜之哀傷,如同天神降世。每吞噬一個靈魂,他的力量便愈加強大。儘管血精靈的箭矢密如大雪,但他們還是像鐮刀下的麥穗一般紛紛倒地。阿爾薩斯停了停,掃視整個戰場。他要殺的那個人呢?他看不到任何伊利丹的形跡,會不會他已經找到進入——

“阿爾薩斯!阿爾薩斯,來和我決一死戰,該死的!”

傳來一個清晰純淨而充滿仇恨的聲音,阿爾薩斯轉過身。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25 篇 2010-03-05 11:16:32
精靈王子站在幾碼開外,一身金紅如同雪白戰場上的鮮血。他高挑而冷傲,盯著阿爾薩斯,一柄法杖插在身前的雪地上,魔法能量在身周發出爆裂聲響。

“你的路到此為止了,劊子手。”

阿爾薩斯的臉抽搐了一下。希爾瓦娜斯也是這麼稱呼他。他輕哼一聲,朝精靈咧嘴一笑,在過去那個年輕的人類王子眼中,對方是那麼強大而博學。他回想起凱爾撞破他和吉安娜親吻的那一刻,年少的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這個年長而強大的法師的對手。

但阿爾薩斯不再是那個毛頭小夥了。

“上次你膽小的溜走了,我不得不承認,又看到你真讓我驚訝,凱爾。別太在意我搶走了吉安娜。你得接受現實,繼續自己的生活。不管怎麼說,畢竟世上還有很多值得你享受的東西。噢等等……不對,好像沒有了。”

“去死吧,阿爾薩斯•米奈希爾,”凱爾薩斯氣得發抖,咆哮起來。“你奪走了我珍惜的一切,我剩下的只有復仇誓願了!”

他沒有再浪費時間發洩怒火,而是舉起了法杖。隨著杖端的水晶球發出刺目光芒,劈啪作響的火球出現在他空著的那只手上,一個心跳間便飛向阿爾薩斯,與此同時,尖銳的冰刃如雨般向死亡騎士砸落。凱爾撒斯是位大師,而且比任何阿爾薩斯見過的施法者動作都要快。死亡騎士勉強來得及舉劍擋開飛速襲來的熾熱火球。冰雨倒更好對付,他將符文劍揮過頭頂,它像磁鐵吸引金屬般吸住了冰刃。接著他咧嘴笑著轉動霜之哀傷,指引著碎冰反撲向原先施放它們的人。剛才驚訝於凱爾撒斯的速度,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但他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凱爾,你在用冰對付我之前恐怕要三思呐,”他大笑著說。他得想辦法激怒凱爾撒斯,亂他的方寸,運行魔法的要旨在於精妙控制,如果凱爾撒斯暴怒失控,無疑就會輸掉這場戰鬥

凱爾眯起眼。“謝謝提醒,”他低吼道。阿爾薩斯勒緊韁繩,準備撞倒對方,然而霎時間下方的雪地發出耀眼的橘色光芒,瞬間化成了水,不敗當即失蹄跪倒。阿爾薩斯跳下馬,打發不敗跑開。他右手緊握重新灌注了力量與意志的霜之哀傷,同時伸出左手。一個包裹著綠色能量漩渦的黑暗球體在他展開的手掌上形成,像離弦之箭般射向凱爾。法師立刻接招,然而攻擊來得太快,他捂著心口倒退一步,臉色瞬間慘白。阿爾薩斯感覺到法師的一部分生命能量流入了自己體內,不由咧嘴一笑。

“我搶了你的女人,”他繼續刺激法師,儘管他清楚,而且很可能凱爾也明白,吉安娜從來就沒有屬於過這個精靈。“夜裏我把她抱在懷裏。她吻起來甜蜜得很,凱爾。她——”

“她現在厭惡你,”凱爾撒斯接道。“你讓她噁心,阿爾薩斯。她對你的全部感情都變成了憎惡。”

阿爾薩斯只覺心口怪異的緊縮起來。他意識到自己從沒想過現在吉安娜會怎麼看自己。每次關於她的思緒浮現腦際時,他都竭力把它趕走。是真的嗎?吉安娜真的——

一個巨大的火球在他胸口炸開,阿爾薩斯大喊一聲,被巨大的衝擊力擊退。然而只被烈焰舔舐了幾秒,他便立刻回過神來抵禦這個法術。儘管烤熱的護甲灼痛了他的皮膚,但還是幫了他不少,剛才的驚訝失神才更加危險。又一發火球襲來,這次他做好了準備,用自己的致命寒冰迎擊烈焰。

“我毀滅了你的王國……污染了你們的寶貝太陽井。我還殺了你父王。霜之哀傷吸收了他的靈魂,凱爾,它永遠消失了。”

“謀殺高貴的長者你最在行,”凱爾撒斯冷笑道。這句諷刺造成了意想不到的殺傷力。“至少我父王死在戰場上。可你自己的呢,阿爾薩斯•米奈希爾?真是英勇啊,殺死一位毫無防備,向兒子張開雙臂的父親——”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26 篇 2010-03-05 11:31:47
阿爾薩斯已經沖了上來,幾大步便縮短了和對手間的距離,引劍刺下。凱爾撒斯舉杖格擋,法杖只支撐了一瞬便在霜之哀傷的衝擊下斷為兩節。但這一瞬足以供凱爾抽出一把光滑閃亮的武器,一把閃著紅光的符文劍,恰恰和霜之哀傷的冰藍相對。雙劍交鋒,兩人全身緊繃,都壓上了全力。一秒,又一秒。

雙方視線相接,凱爾撒斯冷笑道:“你認出了這把劍,不是嗎?”

他說的沒錯。阿爾薩斯知道這把劍的名字和來頭——Felo‘melrn,烈焰之擊,曾經是凱爾撒斯的先祖,王朝的創建者達斯雷瑪•逐日者的佩劍。這把劍無比古老,在上古之戰、高精靈誕生之時便已出現。阿爾薩斯諷刺的想,烈焰之擊還將會見證另一件重大的歷史事件——最後一位逐日者的末日。

“噢,沒錯。我看著它被霜之哀傷砍成兩段,就在我殺掉你父王之前。”

阿爾薩斯本來體力就更強,現在還得到了巫妖王的能量。他怒駡一聲,將凱爾撒斯頂了回去,想讓他失去平衡。然而法師反應很快,動作幾乎完美的舞出另一個招式,他揮動著烈焰之擊,眼睛死死盯著阿爾薩斯。

“我找到並重鑄了它。”

“斷劍的接合點都很脆弱,精靈。”阿爾薩斯開始兜圈,等凱爾露出破綻。

卡爾撒斯大笑:“那是人類的劍,不是精靈的,不是這把用魔法、仇恨、還有復仇的渴望重鑄的劍。阿爾薩斯,烈焰之擊從沒有這麼強韌過——正如我,正如血精靈一樣。因為曾經折斷,我們才更堅強——堅強而且充滿決心。我們的決心就是要看到你死!”

攻擊來得迅雷不及掩耳,前一秒凱爾還站在那裏激昂演說,轉眼阿爾薩斯就不得不竭力保命。霜之哀傷撞擊著烈焰之擊,而且真如精靈說的——這把重鑄的劍承受住了。阿爾薩斯佯裝後退,緊接著舉劍大力橫掃。凱爾閃身避開劍鋒的路徑回身反擊,攻擊的力道之猛和頻率之密集,令阿爾薩斯大吃一驚。他被迫後退,一步,兩步,跟著竟突然滑倒在地。凱爾一聲咆哮,挺劍刺來,想要完成最後的致命一擊。然而此刻阿爾薩斯想起了穆拉丁多年前的指點,矮人最得意的一招瞬間浮現出來。他雙腿緊緊一縮,接著用盡全力猛踢凱爾薩斯。法師悶哼一聲摔了出去,跌進白雪之中。死亡騎士猛吸一口氣從地上躍起,雙手提起霜之哀傷刺了下去。

然而烈焰之擊擋住了劍鋒。兩把劍再次交抵在一起。仇恨的烈焰在凱爾薩斯眼中熊熊燃燒。

但論肉搏角力,阿爾薩斯更勝一籌,他的武器也更加強大,不管凱爾薩斯怎麼吹噓重鑄的烈焰之擊。一點點的,真如阿爾薩斯所料,霜之哀傷逼近了凱爾薩斯裸露的咽喉。

“……她厭惡你,”凱爾輕輕說。

暴怒頓時模糊了阿爾薩斯的視野,他狂吼出來,奮力一刺。

卻刺進了白雪覆蓋的凍土。

凱爾薩斯不見了。

“懦夫!”阿爾薩斯咆哮著,儘管他知道精靈王子根本聽不到。那個混賬又在最後一刻傳送走了。怒火在他心中狂湧,就在理智幾乎要被沖散的一刻,他把情緒驅到了一邊。真是愚蠢,竟然反被凱爾薩斯激怒至此。

詛咒你,吉安娜。到現在你還在糾纏我。

“不敗,來!”阿爾薩斯喊道,他發現自己的聲音在顫抖。儘管凱爾撒斯還沒被解決掉,但已經不再形成干擾了,這才是重點。他掉回馬頭,沖向主人的王座。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27 篇 2010-03-05 11:33:18
阿爾薩斯輕鬆的殺過密密層層的敵陣,仿佛對方只是一群螻蟻。他們死後便被復活,用來對付自己的友軍。亡靈之潮毫不留情,勢不可擋。冰峰下的雪地一片藉,浸透了鮮血。阿爾薩斯環顧四周,最後的戰鬥還在零星進行,但目之所及只有血精靈而已——不見他們主人的身影。

伊利丹在哪?

突然一陣疾風般的影動引起了他的注意,阿爾薩斯轉過身,不禁發出一聲不易覺察的低吼。又是恐懼魔王。他背對著他,黑色雙翼伸展著,分岔的蹄子仿佛和雪地融為一體。

阿爾薩斯提起霜之哀傷。“以前我打敗過你的同類,恐懼魔王,”他厲聲說,“轉過臉來,如果你敢的話。要麼就逃回扭曲虛空去罷,你們這些怯懦的惡魔。”

那個背影慢慢轉了過來。他頭頂巨角,嘴角勾起微笑,眼睛卻蒙著一道破黑布,眼珠的位置透出兩點綠色的幽光。

“你好啊,阿爾薩斯。”

話音低沉而險惡,這個卡多雷的聲音變了,但身體的變化更大。他的皮膚還是淡紫羅蘭色,紋飾著儀祭圖案。但腿、翅膀、犄角……阿爾薩斯突然明白怎麼回事了。看來那就是伊利丹變得如此強大的原因。

“你看起來和以前不一樣了,伊利丹。我猜古爾丹之顱跟你不大調和吧。”

伊利丹揚起長角的腦袋,爆發出黑暗渾厚的大笑。“正相反,我感覺從來沒這麼好過。某種程度上說,我變成現在這樣還得感謝你呀,阿爾薩斯。”

“那就別擋我的道。”阿爾薩斯的語氣驟然變冷,不帶絲毫善意。“冰封王座是我的,惡魔。離開這個世界,再也別回來。否則我會在這裏等著你。”

“我們各為其主,小子,而我的主人要毀滅冰封王座。看來咱們得鬥上一場了,”伊利丹答道,同時舉起了阿爾薩斯曾經見過的那把武器。他那長著尖銳黑指甲的有力雙手握住武器中部,優雅的旋轉著,刻意的表現得漫不經心。看著對方的架勢,阿爾薩斯隱隱覺得不太有把握。他剛剛和凱爾撒斯惡鬥了一場,儘管那個精靈在最後一秒怯懦的逃走了,他是勝者,但戰鬥還是耗費了不少體力。而伊利丹的神態裏找不到一絲疲倦。

伊利丹顯然注意到對手的心虛,笑得更加得意。他繼續炫耀著對那把奇特惡魔武器的精湛掌握,然後擺出戰鬥姿勢。“我必須這麼做!”

“你的士兵要麼被撕成了碎片,要麼加入了我的軍隊。”阿爾薩斯抽出霜之哀傷,只見它的符文光芒熾烈,冷霧縈繞劍柄。伊利丹那雙蒙眼布之後的眼睛 ——比阿爾薩斯記憶中更明亮更幽綠——看到符文劍後便眯縫起來。如果說這個魔化的卡多雷有把強大的武器,那麼阿爾薩斯也一樣。“你的下場也不外乎這兩種。 ”

“這恐怕挺值得懷疑,”伊利丹譏笑道。“我比你想像的更強,況且你的主子還是我的主人創造的!來吧,小走狗。讓我先打發掉奴才,再解決你可悲的——”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28 篇 2010-03-05 11:33:54
阿爾薩斯已經沖了上去。霜之哀傷在手中閃耀蜂鳴,和他一樣渴望伊利丹的滅亡。而精靈對突然的攻擊似乎一點也不吃驚,他極其輕鬆的舉起那把雙刃武器格擋。霜之哀傷曾經截斷過強大的上古神劍,但這次,卻只是在那發光的綠色金屬上發出刺耳的撞擊聲。

伊利丹巋然不動,嘲笑的看著他。不安感再次在阿爾薩斯心裏閃現。伊利丹吸收了古爾丹之顱的力量之後果然變了,至少有一樣,他的體力比以前更強。伊利丹發出低沉刺耳的邪笑,強力切削過來。這次輪到阿爾薩斯被迫後退,而且還不得不單膝跪地抵禦惡魔的劈砍。

“反敗為勝的感覺真不錯,”伊利丹低吼道。“死亡騎士,要是你能像樣的和我打一場,說不定我會讓你死得痛快點。”

阿爾薩斯沒有把力氣浪費在口舌之爭上。他咬緊牙關,全神貫注的迎擊雨點般落下的攻擊。對方的武器如同發光的綠色渦流,阿爾薩斯可以感覺到它放射出來的魔能,同樣,他知道伊利丹也能感應到霜之哀傷的黑暗與無情。

突然伊利丹不見了,而阿爾薩斯向前撲得過猛,失去了平衡。只聽一陣鼓翼聲,他猛回頭,赫然發現伊利丹在自己頭頂,他懸在阿爾薩斯無法觸及的距離,巨大的膜翅卷起一陣狂風。

兩人彼此瞪視,阿爾薩斯喘息著,他能看出伊利丹也並非真的氣定神閑,汗水在他寬闊的紫色胸膛上晶瑩閃爍。阿爾薩斯穩住姿態,舉劍準備迎擊伊利丹的俯衝。

然而伊利丹所做的完全出乎意料。他大笑著把武器換手——然後突然的一個動作,似乎是把武器一截為二。現在每只有力的手裏都握上了一把單刃。

“看看這埃辛諾斯雙刃,”伊利丹滿足的注視著它們。他飛得更高,兩手旋舞著雙刀,阿爾薩斯可一把都不喜歡。“這雙華麗的戰刃既可以合為一把威力無窮的戰刃,也可以像你現在看到的這樣,當作雙刀。它曾經是某個惡魔守衛的最愛——一個強大的惡魔軍官,我殺了他,那是在一萬年前。可你用你那把漂亮東西戰鬥了多久?你有多瞭解它?

這席話的本意是打擊死亡騎士的信心,然而相反卻鼓舞了他。也許那把武器確實很強,伊利丹擁有它的時間也更長——但霜之哀傷卻和阿爾薩斯連結在一起,不分彼此。與其說它是把劍,不如說就是他本身的延展。他知道這些,當他剛到諾森德,看到它的幻象時就知道。當第一眼瞥見這等待著他的魔劍時,他就十分確定他們之間存在著羈絆。而此時此刻,他只覺霜之哀傷在手中躁動,仿佛也在證明它和他是一體的。

這時魔刃熾光一閃,伊利丹霎時像岩石一樣砸向阿爾薩斯。死亡騎士大吼一聲挺劍迎擊,這一劍比過去任何一次都有把握,霜之哀傷向上朝著下降的惡魔掃出。正如所料,他感覺到利劍深深咬入了血肉,於是就勢一扯,切出一條橫貫伊利丹整個軀幹的傷口。前卡多雷的吃痛尖叫給他帶來了深深的滿足感。

但這個混蛋還沒有倒下。儘管伊利丹翅膀的拍擊變得不規則,但他仍然留在空中,緊接著阿爾薩斯震驚的看到他的身體似乎發生了變化,變得更暗……仿佛他是由扭曲翻騰的紫黑、幽綠的煙霧聚成。

“這可是拜你所賜,”伊利丹喊道。他的聲音本來就低沉,現在更沉更暗,令阿爾薩斯寒入骨髓。惡魔的臉部成了旋轉的黑色渦流,其上的眼睛發出狂烈的熾光。“是你讓我得到這件禮物——這力量。現在我要用它毀滅你!”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29 篇 2010-03-05 11:35:14
一聲慘叫迸出阿爾薩斯的喉嚨,他再次跪倒。燃燒的綠色火焰貼附在了他的盔甲上,燒灼著他的皮肉,一時間連霜之哀傷的冰藍光芒都變得黯淡。在自己極度痛苦折磨的嚎叫之外,他聽到伊利丹在狂笑。邪火再次傾瀉而來,阿爾薩斯栽倒在地上,竭力喘息。接著火焰消退,正當他瞥見伊利丹飛撲下來想要給他致命一擊的瞬間,他感覺到手中竭力握住的符文劍在催促他反擊。

霜之哀傷屬於他,他也屬於霜之哀傷,人劍合一,不可戰勝。

剛剛好在伊利丹揮刃殺來的一刻,阿爾薩斯舉起了霜之哀傷,用盡全力向上刺去,只覺劍刃刺中了目標,穿過皮肉,深深咬入。

伊利丹重重的摔到地上。鮮血從裸露的軀幹噴湧而出,嘶嘶的融化了地上積雪。他喘息著,胸膛劇烈的起伏,他所吹噓的雙刃現在變成了廢物,一把被打飛,另一把還在手裏,但手指卻連彎起來握住劍柄都做不到。阿爾薩斯爬起來,身體還在因邪火的餘威而刺痛。他注視了伊利丹良久,仿佛要把這幅景象刻入腦海。他也想過補上一劍了結他,但最後決定讓無情的嚴寒代他行刑。此刻他有更迫切的事要做,於是阿爾薩斯轉過身,抬眼望向矗立眼前的冰峰。

他屏住呼吸,呆立了一會。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他知道某些東西將徹底改變。他深深吸了口氣,踏進冰窟。

阿爾薩斯沿著通向地底更深處的曲折隧道,神志恍惚的向前移動。他的腳步似乎被引導著,四周靜謐無聲,當然沒人敢在這裏挑戰他的權威。他聽到,或者更準確的說,他感覺到能量的低沉回聲,那聲音牽引著他,使他越來越接近自己的宿命。

前方有一抹藍白的冷光。阿爾薩斯朝著它加快步伐,跑了起來。通道盡頭豁然開朗,這裏一定就是王座廳,面前的情景使阿爾薩斯的呼吸凍在了喉嚨裏。

只見一座發著藍綠色幽光、似冰非冰的螺旋尖塔高高聳立,尖端仿佛要刺穿洞頂,巫妖王的牢獄就在塔頂上。一條狹窄的步道盤旋而上,引導著前路。阿爾薩斯的體內還充盈著巫妖王賜予的力量,所以他並不疲憊,然而在他一步又一步機械的向上攀登時,不受歡迎的記憶碎片卻像蒼蠅一樣突然擁來。過去的言語片段和畫面重又浮現在他腦際。

“記住,阿爾薩斯。我們是聖騎士。復仇不是我們必須做的。如果任由熱誠變成嗜血,那麼我們就和獸人一樣邪惡了。”

吉安娜……噢,吉安娜……“看起來沒人能拒絕你任何事,尤其是我。”

“不要拒絕我,吉安娜。永遠不要拒絕我。求你。”

“我永遠不會,阿爾薩斯,永遠。”

他繼續行進,無動於衷的向上攀登。

“我們所知的太少——不能因為我們自己的恐懼就把他們當牲口一樣屠殺!”

“這絕對不是好事,小夥子。別管它了,讓它呆在這兒爛掉吧。……我們會找到其他辦法救你的百姓的。我們快走吧,回去想辦法。”

一步接著一步。向上,一直向上。記憶圖景中一對黑翼掃過。

“我給你最後一個預言。記住,你越是力圖殺死敵人,就越快把你的子民送入他們手中。”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30 篇 2010-03-05 11:35:53
回憶牽絆著他,攫住他的心,然而他腦海中有一幅畫面比任何記憶都鮮明,比任何言語都有說服力,它低語著,鼓舞著他:“你就快要成功了,我的勇士。我獲得自由的時刻即將來臨……而你,即將飛升到真正的權力與力量之巔。”

越登越高,他的目光一直盯著峰頂,盯著那塊暗藍色的冰塊,那裏面囚禁著將他引上這條道路的那個存在。它越來越近,最後阿爾薩斯在距它只有幾碼的地方停下腳步。他望著封凍其中的那個若隱若現的形體,佇立良久,巨大的冰塊四周環繞著冷霧,使裏面的影像更加朦朧。

手中的霜之哀傷耀出熾熱光芒。而在冰牢深處,阿爾薩斯隱隱看見兩點藍光一閃,回應著魔劍。

“交還神劍,”阿爾薩斯的腦海裏突然響起低沉而又刺耳的聲音,音量大得簡直讓人無法忍受。“完成使命。將我釋放!”

阿爾薩斯向前一步,又一步,接著舉劍加速疾奔。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刻,不知不覺一聲狂吼在喉中聚結,當他用盡全力揮下巨劍的刹那,這聲狂吼迸發而出。

霜之哀傷落下時,巨大的回聲震盪了整個冰穹。冰牢爆裂,碎片向四面八方飛濺。阿爾薩斯下意識的抬起手臂護住身體,但冰錐卻自己避開了他。囚牢破碎倒坍,只見巫妖王朝天舉起裹甲的雙臂發出長嘯。冰穹中的碎裂、呻吟聲越來越響,混合著巫妖王的聲音,震耳欲聾,阿爾薩斯戰抖了一下,捂住耳朵。此時此刻,仿佛整個世界都要撕裂開來。突然,巫妖王那覆著盔甲的軀體似乎和囚禁他的冰牢一起破裂了,散落在目瞪口呆的阿爾薩斯面前。

什麼也沒有——盔甲裏面——沒有人。
只有烏冰一樣的鎧甲哐哐當當的散落在地上。空蕩蕩的頭盔滑到阿爾薩斯腳下。他垂眼看著它,瞪視了很久,一陣顫抖深入骨髓。

這麼久以來……他只是在追尋一個幽靈。巫妖王真的存在過嗎?如果沒有——那又是誰把霜之哀傷從冰牢裏分割了出來?是誰在要求被釋放?還是說一直以來被囚禁在冰封王座的,其實是他自己,是阿爾薩斯•米奈希爾?

難道他追尋的幽靈……就是他自己?

這些疑問恐怕永遠也得不到回答了。但有一點他卻非常確信:既然霜之哀傷是為他打造的,那麼盔甲也是。於是他用戴著護甲的手握住了那個佈滿尖刺的頭盔,虔敬的緩緩捧起,接著,他閉上眼,將頭盔戴在了自己華髮皚皚的頭上。

一刹那間,他全身肌肉繃緊,就像通電一樣,巫妖王的精華湧入他的身體,穿透了他的心臟,停止了他的呼吸,使顫慄沿著血管擴散全身,冰冷強大的能量向洶湧潮水一樣在他體內橫衝直撞。雖然閉著眼,他卻能看見東西,看見許許多多東西——獸人薩滿耐奧祖所知所見所做的一切。一時間,阿爾薩斯害怕自己會被完全佔據,害怕巫妖王引他來到這裏就是為了給自己的精華找一個新鮮的軀殼。他努力振作起來,準備為控制權而戰,而賭注就是他自己的身體。

然而爭鬥卻並沒有發生,只有彙聚,融合。四周的冰穹繼續崩塌,阿爾薩斯卻根本沒有注意到。在他闔著的眼簾下,眼珠飛快轉動。

接著嘴唇動了,他說——

他們說:

“現在……我們融為一體。”

夢境中,藍與白變得模糊,寒冷的素色淡去,代之以篝火和火把的溫暖色調。阿爾薩斯記起了自己的一生,記起了件件往事,把那將他引向冰封王座和深沉夢境的命運之途重溫了一遍。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31 篇 2010-03-05 11:37:00
但夢似乎並沒有結束。他再次坐在那個占滿整個大廳的精雕長桌盡頭。

而那兩個對他的夢境極其熱衷的人也還在,現在正注視著他。

獸人在左邊,蒼老但強壯,他察言觀色,接著露出笑容,牽動了繪在臉上的白色骷髏。右邊是那男孩——瘦小的病童——比初入阿爾薩斯夢境時更加虛弱。

男孩舔舔蒼白的乾裂嘴唇,深吸口氣似乎準備說話,但搶先打破沉默的卻是獸人

“我們要做的還很多呢,”他斷言。

影像充斥了阿爾薩斯的腦海,它們交織重疊成了過去與未來的縮影。一支人類騎兵扛著暴風城的旗幟……與他們協同作戰的,是一隊騎著嗷叫奔的部落士兵。他們是同盟而非敵人,一起對天災發起進攻。接著場景變化了,現在人類獸人自相殘殺——還有亡靈,他們明顯在憑著自己的意識行動,和獸人、怪模怪樣的牛頭人,還有巨魔並肩作戰。

奎爾薩拉斯——完好無損?不,不可能,他率軍留下的創痕還在——但銀月城卻正在重建……

接著更多的幻境猝然湧入他的腦際,紛繁雜亂,使他眩暈,無法區別哪些歸於過去,哪些屬於未來。這時出現又一個畫面,骨龍正在對一座陌生的城池發起如雨般的攻擊——那是個擠滿獸人的乾燥炎熱的地方。然後——是的,現在輪到暴風城遭到攻擊了。

尼魯布人——不,並不是尼魯布人,不是阿努巴拉克的子民,而是他們的近親。沒錯,他們是沙漠種族。而他們的奴僕是巨大的狗頭人,以及闊步在閃閃黃沙上的黑曜石傀儡。

一個阿爾薩斯熟悉的徽記出現了——“L”代表洛丹倫,一柄劍從中穿過,但卻是紅色而非藍色。接著徽記變幻成了白底上的一團紅焰。火苗仿佛活了起來吞沒了背景,將它燒盡,露出了一片廣闊的銀色水域……海洋……

有些東西在洋面下攪動。本來波紋不興的水面開始猛烈翻湧沸騰,如同遭遇風暴,然而天氣卻一片清朗。傳來一陣恐怖的聲響,阿爾薩斯隱約辨出那似乎是聲狂笑,伴隨著一陣撕裂的尖嘯,一個世界正被扯離原處,朝上推向久違無數世紀的日光中。

綠色——噩夢般陰鬱的綠色,怪誕的影像在阿爾薩斯的意識邊緣起舞,待他刻意捕捉時卻飛快的逃散無蹤。只是匆匆一瞥——有角的?鹿?還是人?無法辨識。那個形體被希望簇擁著,然而卻有無名之力逼壓下來,意圖將它摧毀。

山嵐有了生命,他們大步邁進,不幸正好位於前方的一切都被碾碎,腳步每次落下,世界都為之震顫。

霜之哀傷——終於出現他熟知的東西了。魔劍旋轉著,似乎被阿爾薩斯擲入了空中。這時另一把劍騰空迎擊——一把長劍,並不精美華麗,但卻強大,可怕的巨刃上鑲著一枚骷髏徽記。它叫做“灰燼使者”,和霜之哀傷一樣不僅僅是武器而已。兩把劍鏗然撞擊——

阿爾薩斯眨眼搖頭。那些混亂翻滾的幻像,不管是振奮的還是不安的,統統煙消雲散。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32 篇 2010-03-05 11:37:32
獸人笑出聲來,臉上的骷髏隨之牽動。他曾經被稱為耐奧祖,具有預見未來的能力。儘管不能完全明白,但阿爾薩斯並不懷疑看到的一切都是將要發生的事。

“更多更多,”獸人重複道,“但首先你得把這條路走到底。”

死亡騎士緩緩的把頭轉向那個男孩。病童直視著他,眼神清澈得讓人心驚。一時間,阿爾薩斯感覺到內心深處的悸動。經歷了如此種種——這個男孩就是不死

這意味著……

男孩露出一絲微笑,當阿爾薩斯竭力搜尋字句時,孩子的病容似乎消散了一點。

“你……是我。你們都是……我。可你……”他的聲音柔和而透著驚奇。“你是我心裏仍然燃燒的小火苗,抵抗著寒冰。你就是最後一絲人性——同情、愛的能力,痛的能力……關懷的能力。你是我對吉安娜的愛,對我父親的愛……對一切使我成為過去那個我的事物的愛。霜之哀傷竟然沒能把它們全部帶走。我試著逃避你……可我沒做到。我——做不到。”

男孩海藍色的眼睛明亮起來,對另一個自我露出顫抖的微笑。他恢復了一點血色,皮膚上的瘡皰也消失了一些。

“你終於明白了。不管怎樣,阿爾薩斯,你沒有拋棄我。”

希望的淚水噙滿了眼眶,他的聲音雖然比以前有力,卻因激動而發抖。“這一定是有原因的。阿爾薩斯•米奈希爾……雖然你已經造成了很多傷害,可你內心還有善良。否則……我早就消失了,就算是在你的夢裏也不會存在。

他溜下椅子,緩緩走向死亡騎士。阿爾薩斯站了起來。他們——孩童和他成為的這個男人——注視著彼此。

男孩伸出雙臂,仿佛他是個活生生的孩子,乞求慈父的擁抱。“現在應該還不會太遲,”他輕輕的說。

“是的,”阿爾薩斯平靜的回答,沉思的看著男孩。“應該不會。”

他觸碰著男孩的臉頰,一隻手滑下纖小的下巴,抬起這張燦爛的笑臉。他對著自己的雙眼微笑。

“但已經太遲了。”

霜之哀傷刺了下去。男孩叫出了聲,那是震驚、被出賣的痛苦叫聲——如同門外的凜冽風聲——阿爾薩斯看著男孩,他呆立著,幾乎和他身高一樣長的劍刃刺穿了胸膛,與他目光相遇時,死亡騎士感到了最後一絲悔恨的戰抖。

接著男孩便消失了。只有橫掃這片苦難大地的寒風為他哀悼。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33 篇 2010-03-05 11:38:16
真是……不可思議。男孩離去後阿爾薩斯才真正意識到那掙扎著的最後一絲人性是多麼討厭的負擔。現在他感覺身上一輕,充滿了能量。他得到了淨化,很快整個艾澤拉斯也會和他一樣被滌淨。所有軟弱,所有讓他對自己產生懷疑的東西——現在全都消失了。

現在只剩下阿爾薩斯,和終於吞噬了阿爾薩斯最後一片靈魂,雀躍歡歌的霜之哀傷,還有那個獸人,他得意的狂笑,臉上的骷髏也裂開大嘴。

“好!”獸人大松一口氣,笑得幾乎歇斯底里。“我就知道你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你和累贅的最後一點良心和人性鬥爭了那麼久,終於有了結果。那個小子一直在拖你後腿,現在你自由了。”獸人站起身,他的軀殼十分老邁,但步履卻像年輕人一樣輕盈。

“我們是一體的,阿爾薩斯,我們就是巫妖王。不再有耐奧祖,也不再有阿爾薩斯——只有這個光輝榮耀的存在。有了我的學識,我們可以——”

當利劍穿透身體時,他的眼珠暴突出來。

阿爾薩斯上前一步,把饑渴耀眼的霜之哀傷插得更深,這個曾經是耐奧祖,接著成了巫妖王的存在,很快就什麼都不是了。他用另一隻手攬住對方垂死的軀體,嘴貼近綠色的耳朵。他的姿勢近乎親密,就像每次奪人性命時一樣親密。

“不,”阿爾薩斯耳語道。“沒有什麼我們。沒人能對我指手劃腳。我從你這裏得到了我需要的一切——現在這力量是我的,而且只屬於我。現在只有我。我是巫妖王。而且我準備好了。”

獸人癱軟在他懷裏,被他的背叛驚呆了,很快,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34 篇 2010-03-05 11:38:59
茶杯從吉安娜突然無力的手中跌落,摔成了碎片。她大口喘著氣,簡直無法呼吸,陰冷的寒氣如同刀割。艾格文飽經風霜的手握住了吉安娜的手。

“艾格文——我——出什麼事了?”吉安娜的聲音嘶啞而極度痛苦,淚水瞬間盈滿了雙眼,她是如此悲痛,仿佛失去了……什麼……

“不是你的錯覺,”艾格文神色嚴峻的說。“我也感覺到了。至於是怎麼回事——嗯,我們肯定會弄清楚的。”

希爾瓦娜斯嚇了一跳,像被面前高大的惡魔打了一下似的,當然,他沒那份膽量。瓦裏瑪薩斯眯起發光的眼睛。

“我的女士?怎麼了?”

是他。

只有他。

希爾瓦娜斯戴著手套的雙手握拳又張開。“出事了。跟巫妖王有關的事。我——感覺到了。”他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聯結,至少她不再受他控制,但似乎仍有某種東西縈繞不去,讓她警覺。

“得加快進度,”她對瓦裏瑪薩斯說。“我可以肯定,時間突然變得很寶貴了。”

很久以來,他都沒有感覺。他坐在王座上,紋絲不動,等待著,做著夢。在他像石像般坐著時,冰霜覆蓋了他,但並沒有變成困住他的囚牢,不,更像是又一層皮膚。

他原本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麼,但現在知道了。很久以前,他看著年輕的暴風城王子為亡父哀泣,那是黑暗初次降臨他的世界,從那時起他便開始了長長的旅程,而現在,終於完成了最終的一步。這段旅程跨越了艾澤拉斯,到達諾森德,到達冰封王座,到達了開闊的天空。他沿著這條道路追尋最深的自我,最終選擇將羈絆著自己的純真善良和改造了他的那一部分全部殺死。

阿爾薩斯,獨自擁有著力量和榮耀的巫妖王,緩緩睜開了眼睛。冰霜因他的動作而碎裂撒落,如同凍結的眼淚。覆蓋了他蒼白頭髮和皮膚的華麗頭盔下現出一個微笑,隨著他蘇醒並緩緩改變姿勢,更多的冰塊跌落下來。不再需要這層冰結的蛹殼了。他已經醒來。

“開始了。”
~~~~~~~~~~~~~~~本書到此全部結束~~~~~~~~~~~~~~~~~~~~~~~~~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135 篇 2010-03-05 11:41:19
今天一口氣將最後剩餘的部份全部更新上來了,邊發邊一目十行的讀,也算是有一次重溫了這個故事吧,在巫妖王時代即將過去的時候,當做對他的一次緬懷吧。

期待著更多正版wow故事發出啊。
快速回文 | 註冊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簽名檔 [ 設定:]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