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41 篇 2010-03-08 22:15:49
  送葬人踏進屋子。雖然視野被面罩禁錮住,但他們不需要四處張望來確定四周的情況。他們很少使用眼睛,除非為了確認足跡。他們能聽見門縫下漏進來的風,把厚厚的灰塵卷起,掠過自己的鞋跟和衣角;聞到在十數分鐘前,有人在這裏停留,並且留下汗液。前幾次來取貨,艾莫瓦夫人都會站在這個房間,故作鎮定地等待他們。但今天她並不在這裏。

  他們來到走廊上,分頭觀察房間,搜索人的痕跡。確認沒有人留在一樓後,他們跨上了樓梯。一隻老鼠從他們的腳邊爬過,消失在二樓的牆角。

  一來到二樓,他們並沒有搜索房間,而是直接攀上了閣樓。那濁黃色的光仍然在搖動不止。止血劑,血液,防腐藥品混合起來,也無法掩蓋人類的氣味。至少對他們來說是這樣。除此之外,他們也捕捉到了呼吸聲。

  他們來到那塊隔板後面。一個女人被綁在牆角,口裏塞著布團。是艾莫瓦夫人。布團上有鮮血滴落。看見這兩人,她的眼神中充滿了恐懼。送葬人之一走上前蹲下,把手伸向她。她感覺那掌間的黑暗,覆蓋了她所能感知的一切。
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Lv. 21 | 文章數 : 1077
0
第 42 篇 2010-03-08 22:16:12
  “你還好吧?”喬貞說。

  “我……我沒事。”雖然嘴裏這麼說,鮑西婭還是用深呼吸來平靜自己的心緒。艾娜在一旁摟著她的手臂,眼睛盯著地面的沙石。隨後,前方暗月馬戲團帳篷中傳來的野獸吼叫,把她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他們利用閣樓上的繩梯從視窗逃了出來。因為繩梯不夠長,他們不得不在離地還有近三米高的地方跳了下來,鮑西婭又因為身上的鎧甲吃了一番苦頭。

  “這是唯一的辦法,”喬貞說,“我只能割掉她的舌頭。”

  “我知道,不然她就會告訴那些人的。而且這也是她對艾娜做了那些事的懲罰。”

  “既然明白這個道理,你就不要一副受驚嚇的樣子。快些適應過來。”

  “可是……我是第一次看見……”

  “我已經警告過你不要看的。算了,現在想想看艾娜怎麼辦吧。這姑娘看樣子已經沒辦法照顧自己了。”

  “不能先帶著她嗎?”

  “你開什麼玩笑。”

  “在大教堂裏,有能收容她的地方……”

  “可惜,現在你回不去了。至少暫時是這樣的。”

  “但是……”

  就在這時候,艾娜拉住了鮑西婭斗篷的一角,望著她,搖了搖頭。

  “艾娜,”鮑西婭說,“你還能明白我們說的話嗎?我們在想,現在該怎樣才能讓你安全。”

  艾娜點了點頭,然後腳跟朝後移了第一步,猶豫了一下,又慢慢朝後退去。

  “她要離開了。”喬貞說。

  鮑西婭拿出腰間裝金幣的布袋,正想走上去,艾娜卻一轉身跑開了。她跨越樹叢,回到了街道上。

  “那些人應該還在鎮裏……”鮑西婭說。

  “別再管了,這是她自己的選擇。我們已經盡可能地幫助了她。”

  “是啊,用割去她母親舌頭,把她留在那裏等著被殺的辦法。”

  “你還在計較。對這種事,根本沒有萬全的辦法。我們逃了出來,她活了下來,還要怎麼樣?”

  “我知道你是對的,我只是……剛才那一幕,你的樣子讓人看了很害怕……”

  鮑西婭的話,讓他想起了野餐日的崔維斯。當時,崔維斯把劍放到流浪漢舌頭下的眼神,讓喬貞感到噁心。而現在,他自己也做了類似的事。但是,他相信兩者是有不同的。

  “如果輪到你這麼做的時候,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他說。

  “……我將來也有可能做類似的事情嗎?”

  “也許不會親手去做,但肯定會看到更多。或許自己還會體驗到類似的痛苦。你隨時都要做好準備。你可以發抖,可以大哭,但是卻逃不掉。怎麼回事,你真的在發抖?”

  鮑西婭蹲坐在了地上。“……我沒有參加過。”

  “參加什麼?”

  “實戰。只有有實戰經驗的人才能參加聖光大教堂衛隊的考試。每個人至少要在前線服役兩年。我從來沒有上過戰場,沒有傷過人,更沒有見過……”

  “那麼大主教把你直接安排進教堂衛隊的傳聞,不是假的了。”

  鮑西婭不再說話,喬貞知道這是默認的意思。一個完全在他人庇護下成長的女孩,現在要和能夠教唆囚犯妻子割下自己女兒皮膚的人抗爭。這聽上去是天底下最荒謬的事情。

  “如果你想回暴風城的話……”

  “不,我一點都不想回去。不要趕我走。我們不是……同伴嗎?我一直在騙自己,覺得衛隊裏其他人看待我的眼光都是不公正的。但現在我明白了。所以……我不能放棄。”
快速回文 | 註冊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簽名檔 [ 設定:]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