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9630 ( apple9630 ) Lv. 27 | 文章數 : 2080
0
第 1 篇 2010-05-02 13:38:30
第一章

  泰瑞納斯國王略顯疲態地靠在王座上,等待著下一位使者的晉見。寬敞的谒見廳裏除了幾個侍立四周的衛兵,就是站在他身後的兩個孩子:洛丹倫公主佳麗亞,以及她年輕的弟弟,洛丹倫儲君阿爾薩斯。自從聯盟順利摧毀了黑暗之門以來,擺在國王們面前的頭等大事已經不是砍下更多獸人的腦袋,而是給這些戰俘提供遮風避雨的住所。爲此,已經有一些國王抱怨說給獸人修建收容所的花費甚至超過了重建自己家園的開銷——這令整個聯盟陷入了一種互相推诿責任的尴尬境地,泰瑞納斯更是不得不接二連三地召見使者,勸說其他王國的領導者妥善處理這件事情。

  泰瑞納斯國王憂心忡忡地回想這幾天來外交斡旋的成果:達拉然的魔法議會、庫爾提拉斯王國和矮人建立的卡茲莫丹王國已經宣布全力支持洛丹倫的決定,但其余三個國家就不是那麽容易說服的了,首當其沖的就是——

  “來自奎爾薩拉斯王國的凱爾薩斯王子殿下駕到!”大門外的司祭高聲宣布道。泰瑞納斯坐直了身子,擺出洛丹倫國王的威嚴來;佳麗亞公主不安地擺弄了幾下頭發——畢竟這是她第二次面臨這種情況,而那第一次又實在令人羞于啓齒;阿爾薩斯王子則有些悶悶不樂,若不是他父王當年爲了表示“洛丹倫對奎爾薩拉斯的友誼”,他也不至于得到一個精靈似的名字——即使這是個狠高貴的名字。

  一個渾身散發著貴族氣息,舉手投足間都帶有高等精靈無上榮耀的年輕精靈大步邁進谒見廳,除了他那對修長得有點誇張——從人類的角度來看——的耳朵之外,凱爾薩斯桀骜不馴的細長眉毛更讓他平添了幾分自信與威嚴。“伊什努阿拉(*注1),泰瑞納斯國王陛下。”凱爾薩斯向國王致意道,然後他看到了泰瑞納斯身後的兩人,便又微微一笑,“好久不見了,佳麗亞公主,阿爾薩斯王子。”

  寒暄一陣過後,精靈王子闡明了來意:“我謹代表我的國家對洛丹倫王國致力于收容獸人戰俘的決心和耐心表示由衷的欽佩。但是,”他揚了揚眉毛,那動作活像矮人吹起自己的胡須,“奎爾薩拉斯正在面臨重建家園的種種艱難困苦。銀月城周圍的森林被戰火燒毀了大半,無數高等精靈只能居住在臨時搭建的難民營中。在這個時刻聯盟要求銀月城爲獸人戰俘提供庇護,是不能被奎爾薩拉斯的人民接受的。”

  真是直截了當的拒絕,阿爾薩斯王子心想,這些精靈忘了自己是怎麽獲得巨魔戰爭的勝利的,他們也忘了聯盟付出多大代價才確保銀月城沒被那些綠皮惡魔踏爲平地。不過泰瑞納斯國王卻露出一臉慈祥的笑容和皺紋,他站起身來,拖著雍容華貴的天鵝絨長袍走下王座,對凱爾薩斯王子說:“我對此深表理解。不管怎麽說,孩子,讓我們暫且放下繁雜的政治問題吧。阿爾薩斯將帶你參觀剛剛翻新的王宮花園,然後送你去休息的地方。到了明天早上,”他朝年輕的精靈王子眨了眨眼睛,“佳麗亞希望你能教她騎馬。”

  “謹遵您的意願,國王陛下。願聯盟能妥善處理戰俘事宜。”凱爾薩斯畢恭畢敬地向泰瑞納斯國王鞠了一恭,然後禮節性地補了一句:“伊利薩塞拉那。”(*注2)最後,精靈王子轉向阿爾薩斯:“那麽,王子殿下,煩請您帶路。”

  在兩位王子走出大廳之後,泰瑞納斯走到佳麗亞身邊,溫和地問她:“你覺得凱爾薩斯王子怎麽樣?”公主沈默了許久,然後小聲地說:“我記得您當年也曾就我對普雷斯托大人的觀感詢問過我。”老國王頓時啞口無言。幾年前,當一位自稱是奧特蘭克王國的合法繼承人的貴族——也就是普雷斯托公爵——晉見泰瑞納斯國王的時候,老國王頓時想到促成他與佳麗亞的婚事,以此來換取這個山地王國對聯盟的忠誠。當然,在法師羅甯的努力下,狠快普雷斯托公爵的身份就暴露了,他就是黑龍死亡之翼。(*注3)佳麗亞逃過了嫁給一條黑龍的命運,泰瑞納斯逃過了讓死亡之翼毀滅聯盟的厄運,而洛丹倫王室這次失敗的政治聯誼則成了平民的笑柄。

  現在泰瑞納斯國王爲了換取奎爾薩拉斯的支持,又動了這個念頭。不過顯然公主並不願意成爲聯盟的砝碼,她婉轉地暗示了老國王上次政治聯姻的失敗有可能重演,然後就禮貌地告辭了,留下老國王一個人站在大廳裏發愣。
  

*注1:Ishnu-alah,精靈語,“向您致敬”。
*注2:Illisar\'thera\'nal,精靈語,“天佑吾邦”。
*注3:見暴雪官方小說《魔獸爭霸:巨龍的時代》。

臉書回應

來源IP:116.59.198.* [ 檢舉此文 ]
apple9630 ( apple9630 ) Lv. 27 | 文章數 : 2080
0
第 2 篇 2010-05-02 13:40:52
第二章

  “上次我們見面的時候,似乎你還沒開始正式學習魔法呢,現在你已經准備去達拉然深造了?”阿爾薩斯走在花園裏,一臉的輕松。沒有板著臉的司祭和整天要求他注意儀容的侍從在身邊,這個精力充沛的王子恨不得立刻去洛丹倫湖畔騎馬跑個痛快。

  “沒錯,阿爾薩斯。”精靈王子點了點頭說,“銀月城的魔法導師們已經不能教給我什麽新東西了。因此我決定到達拉然去學習高深一些的魔法知識,畢竟那裏是魔法的王國。”

  “作爲王子,你我都被當作是有天分的人。誰知道呢?”阿爾薩斯撇了撇嘴,“所謂天分,不過就是從小養尊處優造成的吧。我不相信平民中就沒有比貴族子弟更有發展潛力的孩子,他們只不過是沒機會接受良好而系統的教育而已。”凱爾薩斯皺了皺眉頭說:“我不這麽認爲,王室和貴族有神的眷顧,因此他們擁有較之平民更強的力量,在魔法天分上,這一點非常明顯。達拉然的魔法學校遍地都是貴族子弟,從沒有平民能進去深造。”

  阿爾薩斯再次對精靈王子的言論嗤之以鼻:“對我們人類來說,那只是因爲貴族買得起蝙蝠牙、蒸餾過的玫瑰花瓣、巨魔指甲這類稀奇古怪的施法材料,而平民通常在學會施放魔法飛彈時就已經傾家蕩産了。而對于你們精靈,”他斟酌了一下措辭,“太陽之井讓每個精靈都可以或多或少地得到一些天生的魔法能力,不過聚居在太陽之井旁的全都是貴族,平民們都在銀月城外或者其他什麽偏遠的小鎮裏居住,除非他們想辦法讓一個貴族的子女愛上自己並獲得貴族身份——”

  他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饒有興致地盯著凱爾薩斯問道:“說到婚姻,你認爲我姐姐怎麽樣?”精靈王子大笑了起來,然後摟住阿爾薩斯的肩膀,“老兄,你我都知道洛丹倫想用一樁政治聯姻來穩住奎爾薩拉斯,而你姐姐將成爲當事人,或者說得更慘一些,犧牲品。我又何嘗不是呢?話說回來,佳麗亞的確是個氣質高雅、談吐得當的……”阿爾薩斯打斷了他的話:“抛開那些華麗的辭令吧,我的朋友,你想說我姐姐狠迷人,不對嗎?”

  “好吧,我承認。”凱爾挑起眉毛說,“幾年不見,佳麗亞越發動人了。不過即使我對她有好感,她也難免不把我和某位長著鱗片的公爵相提並論。”阿爾薩斯立刻漲紅了臉,咬牙切齒地罵道:“你這驢耳朵聽到的東西還真不少!”精靈王子盡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終于沒有笑出聲來。他繼續說道:“不管怎麽說,我看國王陛下最終還是會堅持己見,因此明天早上我還得教佳麗亞公主騎馬——你最好希望這對我和她都不是活受罪。”

  第二天早上,王宮的司祭果然早早地敲開了凱爾薩斯臥室的門,恭請他換上便裝出去騎馬。等王子趕到洛丹倫湖畔時,佳麗亞公主早已在一群女仆的簇擁下等在那裏了——雖說她對父王的聯姻計劃不滿,但公主的用途除了在每年的嘉年華會上彰顯皇家的尊貴體面之外,也就剩下聯姻了。個人的意願必須服從國家的利益,這是每個公主都有機會——而且一定會——親身驗證的真理。

  佳麗亞把瀑布般的金黃色長發挽在一起,紮成了一條辮子,凱爾薩斯第一次見到她的這種發型;這也是凱爾薩斯第一次見到佳麗亞穿著寬領皮衣和馬褲,她手中的馬鞭和腳上的長靴更是讓精靈王子覺得,這壓根不是他昨天見到的那位文靜的公主,倒是跟出沒在庫爾提拉斯的女海盜有些神似。他不禁心裏一陣緊張,連忙吸了一口氣,擺出王子的架勢走上前去。

  “早上好,洛丹倫的佳麗亞公主殿下。”凱爾薩斯低下頭吻了佳麗亞的手,一絲緊張隨著他的嘴唇碰觸柔弱的手背而傳遍他的全身,于是他連忙放開了那只手,擡起頭來看著公主的耳垂。直視女士的眼睛是不禮貌的,但爲了讓對方覺得自己的確在注視她,就得看她的耳垂——這是銀月城的人類禮儀老師強調過多次的問題。凱爾下意識地執行了它。

  “早上好,奎爾薩拉斯的凱爾薩斯王子殿下。”佳麗亞也微笑著點了點頭,當她的目光掃過正在專心致志地盯著她耳垂的精靈王子的雙眼時,兩人都顯得有些局促。一時間凱爾竟找不到什麽話說,幸虧佳麗亞主動提出開始學習騎馬,這才讓卡了殼的談話得以進行下去。

apple9630 ( apple9630 ) Lv. 27 | 文章數 : 2080
0
第 3 篇 2010-05-02 13:41:53
在遠處的一堆灌木叢中,阿爾薩斯王子正趴在地上聚精會神地觀察著他們。他手中拿著從地精手中繳獲的望遠鏡,幾百碼外的一切都好像是貼著他的鼻尖發生的一樣。他看到凱爾薩斯比劃著解釋馬镫的使用;他看到佳麗亞笨拙的上馬動作導致長靴被卡在馬蹬裏,以及凱爾薩斯小心翼翼地幫助她脫離窘境;他還看到兩人說起話來慢慢地不再像是外交官談判,有那麽幾次佳麗亞甚至笑了起來——當然,沒有露出牙齒。

  末了,腰酸背疼的阿爾薩斯收起望遠鏡,悄悄地退出了灌木叢。他得出一個結論:佳麗亞姐姐居然對凱爾薩斯這長耳朵精靈有了好感,而後者自不必多說。普雷斯托公爵的問題就像是一塊薄冰,被兩人逐漸升溫的熱情蒸得無影無蹤了。

  政治聯姻?也許吧,不過似乎沒那麽簡單了。阿爾薩斯心想。

apple9630 ( apple9630 ) Lv. 27 | 文章數 : 2080
0
第 4 篇 2010-05-02 13:43:06
第三章

  凱爾薩斯王子在洛丹倫停留了將近一星期。按照他的說法,他已經把所有跟馬鞍有關的知識全都傳授給了佳麗亞公主,不過阿爾薩斯王子心裏狠明白,長耳朵的家夥只是把精靈喜歡高談闊論的本事發揮到了極致而已。佳麗亞公主沈浸在幸福中;泰瑞納斯國王比他女兒更幸福,因爲凱爾薩斯在一次晚餐時曾不經意的提起,精靈的立場並不像矮人那樣亘古不變,在適當的時候,他們也會重新審視局面而做出新的判斷。

  精靈王子啓程趕往達拉然的前一天,洛丹倫王室爲他舉行了盛大的送別儀式。泰瑞納斯國王端著琥珀酒杯,高度贊揚奎爾薩拉斯在獸人戰爭中表現出的勇氣,以及銀月城對聯盟的支持。滿臉謙虛的凱爾薩斯站在人群中央不斷舉杯應付洛丹倫的將軍和貴族們,接受他們的敬意和鼓勵,同時兩眼時不時掃過被一幫貴族子弟衆星捧月的佳麗亞公主。他們的目光多次相遇,那眼神分明已經帶上了不少非政治性的內容。在舞會上這兩人優雅而娴熟的舞步使他們成爲了舞池的焦點,令周圍的貴族們相形遜色。來自卡茲莫丹的矮人親王穆拉丁魯莽地舉起酒杯喊道:“爲了這幸福的一對,幹杯!”佳麗亞公主臉紅到了耳根,但在一片碰杯聲中,只有精靈王子和她的弟弟注意到了她的表情。

  第二天清晨,凱爾薩斯動身了。“當我在達拉然的進修告一段落之後,我會再來拜訪您,泰瑞納斯國王陛下。”凱爾薩斯站在驿道上說。在對其他王室成員一一道別之後,他翻身上了馬背,然後絕塵而去。老國王一邊滿意地捋著胡須,一邊看著他的女兒。佳麗亞公主聚精會神地盯著遠去的精靈王子,幾分鍾後才發現自己的失態。老國王自然不會說什麽,但阿爾薩斯王子則抓住機會揶揄道:“姐姐,我聽說法師的深造不但得禁欲,而且還要持續幾十年。當然對于精靈來說,幾十年不過是一杯下午茶的工夫,希望凱爾薩斯王子再次回來拜訪的時候,你還不用靠化妝來掩飾皺紋。”

  佳麗亞一臉怒氣地扭頭就走,阿爾薩斯得意洋洋地跟在她身後喋喋不休,從法師經常在調配藥劑時被炸得血肉橫飛到長期學習魔法可能導致的肌肉萎縮,什麽事情倒黴他就挑什麽講給佳麗亞聽。公主臉色蒼白,越走越快,最後提起長裙跑回了王宮,王子這才滿足地找穆拉丁練劍去了。至于泰瑞納斯國王,他正在盤算如何趁熱打鐵呢。
apple9630 ( apple9630 ) Lv. 27 | 文章數 : 2080
0
第 5 篇 2010-05-02 13:44:16
當天傍晚,凱爾薩斯王子抵達了達拉然的首都,一座建在小島上的城市。當他進入肯瑞托(*注1)的行政區時,精靈王子被眼前壯觀的景象震撼了。一座座筆直的魔法高塔從地面上一直伸到空中,每座高塔的頂端都漂浮著數顆巨大的紫色水晶,它們緩慢而穩定地繞著高塔旋轉,當凱爾薩斯擡頭去看的時候,經水晶折射的光芒讓他眼花缭亂,整個天空似乎都在不斷變換著色彩,而高塔則披上了一層紫色——這種顔色與天邊火紅的晚霞交相輝映,爲了維持水晶懸浮而不斷進行的魔法吟唱回蕩在城中,讓整個達拉然顯得神秘而高貴。

  “這簡直是……”凱爾薩斯喃喃自語道,他已經找不出什麽詞彙來形容眼前的美景了。突然,一個聲音在他背後說道:“華麗?”“對,華麗,高雅……”凱爾薩斯隨口應道。幾秒鍾後他回過神來,連忙轉頭問道:“誰?”

  但他身後一個人都沒有,身邊也沒有,這太奇怪了。凱爾薩斯滿腹狐疑地四下打量,然後聳了聳肩:“我也許是太累了。”

  那聲音再度響起,這次凱爾薩斯確信那是一個年輕女士的笑聲。“尊貴的客人,大法師安東尼達斯派我來接待您,並給您安排住處。明天一早我再帶您去見您的導師。”那清脆的女聲說道。凱爾薩斯仍然看不到說話的人在哪裏,于是他沮喪地說:“那你起碼得讓我知道你在哪裏吧,要我跟著空氣走嗎?”

  話音剛落,他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影像,一團紫色的影子。那團影子越來越清晰,凱爾薩斯已經可以分辨出綴有紅色花邊的紫色法師袍,以及一根鑲著紫水晶的密銀法杖。一個年輕的女法師出現在他面前,她掀下兜帽,露出金黃色的長發和清秀的臉龐。“歡迎來到紫羅蘭塔,我是見習法師,吉安娜·普羅德摩爾。”


*注1:Kirin Tor,統治魔法國度達拉然的法師議會被稱爲肯瑞托,這個議會是由聯盟中不同種族的法師組成的,他們都擁有強大的力量,足以影響其他國家的政治並解決聯盟的各種問題。他們經常在天空之廳(Chamber of the Air)召開高層會議以討論最重要的問題。不幸的是,平民們對肯瑞托表現出了極端的偏見和不信任——因爲他們掌握的魔法和神秘的行事方式。
快速回文 | 註冊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簽名檔 [ 設定:]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