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love333 ( icelove333 ) Lv. 28 | 文章數 : 2471
0
第 1 篇 2010-05-31 03:03:37
[轉帖] 渡鴉




這是一個晴朗的早上,屬於五月的那種徹徹底底的晴朗。萊哈德邁著大步穿過十字小巷。進門之前,他借著窗子整了整領帶,又溫習了一遍微笑,普普通通卻精神十足。同事們都喜歡他這個樣子,萊哈德自己也是。
“早上好,朗吉裏恩先生。”新來的信件管理員珊妮爾第一個跟他打招呼。她是個戴眼鏡的小個子姑娘,有點像男孩子。此刻,她正在把昨夜茶壺裏剩的東西倒掉。新人總是來得很早,而且出奇地勤勞。這通常能持續一個月。作為前輩,萊哈德理應好好享受這段時光。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萊哈德指的當然是跳槽。
肖太太坐在對窗臺邊,專心地讀著一本平裝書,身子擺出一個奇怪的形狀。
“什麽書啊?”萊哈德問。
“《七天愛上牛頭人》。”肖太太目不轉睛。
“哦,驚悚題材的吧?”
肖太太擡頭瞥了他一眼。
珊妮爾把茶壺放回桌子上,裏面冒出騰騰熱氣。“莫高雷草原上的戀愛故事,蠻好看的。”
“哦……”萊哈德拖出長長地尾音。
不知怎麽了,肖太太忽然直盯著萊哈德,似乎他一下變成了小說裏的男主角。“對了,萊哈德,你和安琴怎麽樣了?”
“啊?”
“我介紹給你的那女孩,你們怎麽樣了?”
“呃……”萊哈德盡力笑了笑,可惜沒成功,“她很好,很漂亮,很可愛,很活潑,很——”
“很善良,這你上回都說了。我是問,你們還處得來嗎?”
“嗯,我們從沒吵過架——三天以來。我陪她去明鏡湖玩了一下午,她很開心……”
“她父母家就在那,她喝著湖水長大的。”
“是嗎?她可從沒跟我說過。呵呵。”
肖太太嘆了口氣,終於還是覺得小說更省心些。

萊哈德今年34歲,他在暴風城郵局幹了12年,靜悄悄地見證了許多偉大的時刻。他父親是東谷當地的郵差,也就是說,他是土生土長的和平之地的小孩。萊哈德喜歡自己的工作,就像他喜歡每天早上喝杯茶,晚上散散步一樣。但他小時候可並不是個聽話的乖孩子,現在他想起來總有些後悔。當他還是個小信差,他喜歡四處闖蕩,哪裏遠往哪裏去,甚至還報名參加了戰地信使……直到他受了傷,他不敢再回想那個場景。回家以後,萊哈德答應母親不再做蠢事了,老老實實當個郵遞員。多年來他做得一直很好。

“謝謝,珊妮爾。”她泡茶的手藝還很生疏,“味道不錯。”可新人總是需要鼓勵的。
“有時間你應該教教他,萊哈德。”
“嗯……”
“那樣她也能找個好丈夫。”

婚姻大概是萊哈德生活的唯一遺憾。看著老朋友們一個個走上山坡,走進教堂,走向廣場,走到旅店,走出酒館,萊哈德只能木訥地不停微笑。然後他會想到羅莎拉琳,他的同學,他的好朋友,她棕紅色的長發,她也許也還沒結婚。除了母親,她是另一個收到過萊哈德鮮花的女人。只是那時,她的長發已經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頭清爽的短發,摩擦著另一個女人的臉頰。萊哈德的第一次便發生在那天晚上。他喝醉了,舊城區的一個女孩安慰了他。女孩也有一頭紅發,不過是鮮紅色的,在月光下像風幹的血痂。從此萊哈德的相親不斷以失敗告終。還有夥計問過他是不是同性戀,他說不是。

有了珊妮爾幫忙,整理信件的工作輕松了不少,萊哈德幹脆去擺弄郵包。她很有幹勁,有點像年輕時的自己,我覺得她不會跳槽。我希望她不會。萊哈德收拾起這些想法,意識到快吃午飯了,今天的牛排估計會鹹,如果今天再那麽鹹的話……
大門“嘭”地一聲被撞開了,隨後是肖太太的驚叫。萊哈德回頭看見幾個披堅執銳的東西闖進來。暴風城衛兵麽?他們以為他們在幹嘛?
帶頭的家夥環伺整間大廳,寥寥員工和幾名手下都盯著他看,他居然不知所措起來。沈默持續了幾秒鐘後,他用劍指指萊哈德,道:“你手裏拿的什麽?!”
“郵包,大人。”
“裏面裝的是什麽?”
萊哈德敲了敲,“我也不知道,大人。”
“可以查查貨物單。”珊妮爾提醒。
“我去辦。”肖太太迅速跑開。
“別動!”
又是幾秒鐘沈默。
“咳,”他站直了些,“你們有沒有看見一個金發男人從這裏經過?”
“藍眼睛,高鼻子,披棕色外套?”珊妮爾問。
“他在哪了?!”
“往那邊去了。”
“你不早說!”衛兵們飛奔了出去,大廳刮起一陣風。
“尼黎哈特隊長又喝醉了。”萊哈德得出結論。
“是啊,贊美聲光。”珊妮爾合上門,門後出現了那個男人。肖太太差點又叫出聲。

這天晚上,萊哈德沒像往常一樣去散步。月光流進屋子各個角落,弄得他坐立不安。那個自稱叫侯恩的人,還有他那該死的包裹,要多見鬼有多見鬼!萊哈德不知道珊妮爾為什麽要幫他,幫他那麽多。總之,現在自己也不是什麽好市民了。時間如小蟲般滴滴嗒嗒地爬著,一刻不停地爬著,爬過陰冷的雲,啃食灰藍的霧,又吐出一陣陣風,直到教堂頂樓的鐘聲將它拍死,然後又冒出另一只。
不,無論如何,珊妮爾都不能去。萊哈德像是被鐘聲敲醒,抓起外套沖出門。


臉書回應

來源IP:202.133.246.* [ 檢舉此文 ]
icelove333 ( icelove333 ) Lv. 28 | 文章數 : 2471
0
第 2 篇 2010-05-31 03:03:53
遠遠地,珊妮爾聽見了奔跑聲,她催促馬爾讓車停下。萊哈德總算是趕上了。珊妮爾朝他揮揮手,他幾步跨到跟前。
“朗吉裏恩先生,我以為您不會來的。”
“是啊,我也這麽以為。”萊哈德擡頭看著珊妮爾,她穿了件暗紅色鬥篷,領口露出綠色制服,肩膀上斜跨了只背包,腳上的高筒靴穩穩踏著馬鐙,身體挺得直直的。“你這身打扮很漂亮。”
珊妮爾害羞地推了推眼鏡,笑了。萊哈德接受她的邀請,上了馬車,坐在一堆郵包中間。車駕得很熟練。
萊哈德問:“你很會騎馬?”
“我是名郵遞員啊。”
“也對,不過珊妮爾,郵遞員可不是慈善家。”萊哈德覺得自己有了些當教授的潛質。
“我們收了他很多郵費。”
“所以他才更可能是罪犯。”或許我更像家長?
“他只是遇到了些困難,我相信他是個好人。”
“你相信的東西太多了。聽我說,珊妮爾,我們現在就回去,把錢退給他,請他吃頓飯,或者幫他選個旅館,幫他聯系幾個朋友。總之,我們不能幫他送貨。”
“朗吉裏恩先生……”珊妮爾還想反駁,卻被四名騎兵打斷了。
領頭的開口:“對不起,女士。我們接到了——呃,你後面那位先生報案,說這批貨物裏有違禁物品,請讓我們搜查一下。”
另外三名士兵下了馬,開始卸掉馬車。
珊妮爾驚訝地看著萊哈德,讓他很不好受。“對不起,珊妮爾。”為了讓你錯過這班船,我只能這麽做了。
“我以為您是支持我的。”珊妮爾的聲音有些嗚咽。
萊哈德低頭盯著濕漉漉的地面。我很難支持你。
“我以為您知道那種感覺。馬蹄奔波的感覺。”
我已經忘了。
“我只是很想去外面,去那些普通人去不到的地方。給遠方的人送去消息,遊山瀝水,做我喜歡的事業。”
我不能……
“再見了,朗吉裏恩先生。”珊妮爾猛地一夾馬肚,馬兒嘶鳴一聲,其它馬也受了一驚。
水汽氤氳的巷子裏,珊妮爾沖出了他們的視線。
萊哈德趕緊拉住士兵的一匹馬,騎著追進去。石質墻壁在眼前飛速退去,振動透過鞍墊傳給每一個關節,身體隨馬匹一起一伏,潮濕的空氣沖得臉皮發麻,風在耳邊呼呼作響。士兵們也叫囂著趕上來,可惜每個轉彎處萊哈德都能把他們甩下。喔哈!
他越過一排傾倒的架子,一定是珊妮爾撞倒的。珊妮爾……
果然,珊妮爾的影子出現在下個轉角,而她的情況遠比萊哈德希望的糟。她在馬背上左搖右晃,驚恐地胡亂抓著韁繩。眼鏡掛在她臉上,她掛在馬鞍上。
“珊妮爾!抓緊,別亂動!”萊哈德再一次加速,風撓著他的頭皮。珊妮爾……
萊哈德猛鉗住她的手臂,她任由自己脫出馬鞍,剝離地面,感覺像在飛,但只持續了一秒鐘。接著是迎面撲來的石墻,她想閉上眼,可是卻做不到。她無助地看著石頭的斑紋無限接近自己,忽然又遠離,成了天空中蒼白的月亮。
萊哈德緊緊挽住珊妮爾,她坐在馬背上,聽見自己的馬奔向另一條路。
icelove333 ( icelove333 ) Lv. 28 | 文章數 : 2471
0
第 3 篇 2010-05-31 03:04:11
黎明之前,他們到達了閃金鎮,小鎮仍然被睡意籠罩。好在這家叫獅王之傲的旅店通宵營業。他們下了馬,萊哈德把馬拴好,珊妮爾則先進去點幾個小菜。
燈光下,珊妮爾的樣子淩亂極了,萊哈德想自己也不會好到哪去。這下我們真成遊蕩者了。
冷靜,萊哈德!萊哈德先打破了僵局:“我很抱歉,珊妮爾。”
珊妮爾一直沈著的頭擡了起來:“朗吉裏恩先生,該道歉的人是我。”
雙方又沒話了。
“嗯……現在打算怎麽辦?”萊哈德知道沒人能回答,可他總得說點什麽。
珊妮爾搖了搖頭。
“沒關系,珊妮爾,我們明天就可以回去,跟他們把事都說清楚。那麽都沒做,不是嗎?肖太太他們都可以作證。”
珊妮爾似乎不喜歡這個主意,但我們遲早要面對啊。
“反正現在我們也做不了別的了。”
“不。”珊妮爾終於有了反應,她拿下背包,打開夾層,裏面赫然裝著一個翠綠的,寫著“侯恩”字樣的郵包。

當天下午,萊哈德和珊妮爾騎馬走在西部田間的小路上。萊哈德騎的是從暴風城衛兵那“借來”的馬,珊妮爾騎的實在萊哈德父親農場裏借的馬。萊哈德在馬上打瞌睡,珊妮爾貪婪地享受著身邊的風景。
金黃的麥浪再她周圍翻滾,麻雀和稻草人做著緊張而愉快的鬥爭。雲有時飄得很慢,有時又很快,陰影與陽光交替撫摸著她的臉頰和脖子。萊哈德不時會搔搔頭,又睡過去。
之前在萊哈德父母家,那是珊妮爾經歷過最荒唐的時刻了。萊哈德告訴父母說珊妮爾是他的女朋友,兩位老人高興極了,珊妮爾也順意跟萊哈德配合了好幾個鏡頭。最後他倆拿了些錢、幹糧、衣服,還有一匹馬離開了。萊哈德一直感到很愧疚。
“醒醒,萊哈德。”不知不覺間,叫出他的名字已變得很自然。
萊哈德十分茫然地點點頭:“什麽?”
“渡鴉。”
“什麽?”
“那!”珊妮爾指著遠處的一片天空,蒼白的雲朵裏,一只黑鳥若有若無。
“嗯,怎麽了?”
“那是一種十分善飛的鳥,以前人們都喜歡用他們傳信。”
“我只聽說過信鴿。”
珊妮爾的熱情並沒怎麽打動萊哈德,可她絲毫不在意:“信鴿是種聽話的鳥,所以人們漸漸選擇了它。但渡鴉比它們飛得快很多,也堅強很多,只是它們更向往自由,不願受拘束。”
“老鷹也不願受拘束。”
“但鷹是不能送信的!”珊妮爾有點急了。
“是啊,哦。”萊哈德勉強答應了,就像他答應過的每件事一樣。
其實你也不喜歡受約束,珊妮爾想,但是你答應過的事便一定會做到。

夜晚時,萊哈德升起一堆篝火。充分的休息讓他精神好了很多——相對而言。
珊妮爾背靠一塊大石頭,望著火焰出神。火焰映在她眼睛上,挺滑稽。她披的是萊哈德母親送給她的絨毛外衣,萊哈德對那件衣服還很有印象。他小時候貪玩,經常很晚不回家,最後總是母親把他拉回去。雖然她很生氣,可每次都還脫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小萊哈德身上。現在,萊哈德似乎知道為什麽母親要送給珊妮爾這件衣服了。我騙了他們,但我今天很開心。開心?
珊妮爾許久沒有動靜,萊哈德拿起一條毯子蓋在她身上。
“萊哈德,”他顯然低估了這位女士的精力,“跟我講講你以前的事吧。”
“有什麽好講的?”
“就講一講,我想知道。”珊妮爾的嘴唇動得很輕,很安詳。
“嗯……咳,”萊哈德抓抓後腦,“我天生就是個郵遞員……”
萊哈德自己都很驚訝,他那晚講了那麽多。他的家,他的年少輕狂,他頭一次泡茶,他的學校,他的初戀也是唯一一次相思,他工作的最初幾年,他在西瘟疫之地的所見所聞,他被襲擊時的恐懼,他失去的同伴,他所作出的每一個決定。他唯獨沒提他後來的安寧生活,因為他發現,那真的不值一提。珊妮爾有時微笑,有時輕聲嘲笑,有時很疑惑,有時憂傷。她甚至有那麽一瞬間露出羨慕和崇拜的神色。
那晚很快過去了,兩人倚在大石頭上睡著了。
icelove333 ( icelove333 ) Lv. 28 | 文章數 : 2471
0
第 4 篇 2010-05-31 03:04:30
侯恩的郵包是寄到塔納利斯的。珊妮爾原本是想在暴風城碼頭坐最早的一班船到奧伯丁,再經由卡利姆多大陸過去。現在這肯定是不行了,所以他們選擇走藏寶海灣到棘齒城的路線。盡管這兩條路長短差不多,但人人都知道,到了藏寶海灣就沒有不麻煩的事。
“我們有自己的船就好了。”萊哈德一邊研究航海日程表,一邊抱怨。
血帆海盜們會吃了你的。”珊妮爾吃著帶腥味的面包說,“除非你把自己餓上十天。”她也學會了萊哈德的這一套。
珊妮爾似乎比萊哈德更能適應這裏,萊哈德畢竟不再年輕。
他看著窗外蔚藍的海水,問:“完成了這次任務,你還回去坐辦公桌嗎?”
“當然不。你呢?不會是要回去?”
“那也得他們讓我回去才行,我們現在可是逃犯!”萊哈德笑了。
萊哈德看見爐子上冒出滾滾蒸汽。“水開了。”
珊妮爾連忙跑去泡茶。她的動作生澀卻謹慎,努力而優雅。一會兒,她端了兩杯茶上來,茶在陽光下顯出寧靜的紅色。
“味道不錯。”萊哈德說。
“你上次就是這麽說的。”她居然還記得。
“上次是假的,這次是真的。”萊哈德承認。
又一絲陽光漫進屋裏,兩人靜默。
珊妮爾上前一步,輕輕吻了萊哈德的臉。“謝謝你。”
“榮幸之至。”萊哈德將她擁進懷裏,兩人再也無法分開。

晚些時候,萊哈德從午睡中醒來。太陽照得他暖和和的,透著一股海岸特有的鹹味。他覺得此時的他一切都是完整的,不再被約束,也沒有負擔,只有自己熱愛的的東西和想做的事兒。他應該感謝侯恩,他的出現、請求、郵報,他的黃頭發、藍眼睛、高鼻子……
不,不會。萊哈德眼前浮現的卻是珊妮爾躺在他懷裏的樣子,她摘下眼鏡時的樣子。
“珊妮爾!珊妮爾!”萊哈德在旅店周圍四處尋找她的蹤影。他抓起酒保詢問,他抓起醉鬼詢問,他抓起流浪漢詢問。沒有人能給他答案。
萊哈德跳上屋頂,從一個屋頂跳上另一個屋頂。他打了兩架,被人丟在垃圾桶下。最後他闖進海運辦公室,用餐刀威脅那個地精給他看了乘客登記簿。上面沒有珊妮爾的名字,但他看到了——渡鴉。
萊哈德不知所措地站在那,任由衛兵把自己扔出去。他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陰冷的月與潮濕的風,他想起他和她逃出暴風城的夜晚,想起第一次失戀的那個夜晚,想起和同伴被圍困在戰場上的夜晚。他想去喝杯酒,卻又想起自己被掏空了錢。但不管他想著什麽,最終都會拼湊成珊妮爾。萊哈德只好回旅店,他曾走過許多荒唐的路,但沒有哪條像今夜這麽漫長。

然後,他看見了她。還有侯恩。
珊妮爾躺在床上,像那晚躺在石頭上一般安詳。萊哈德跪到她身邊,手指輕輕撫摸她沾了血的金發。她的胸口有一道血痕,就在白天他吻過的地方。珊妮爾緩緩張開眼,眼裏有微弱的藍。
“告訴我,都不是真的……”
“萊哈德。”她擡起手想要觸碰他的臉,萊哈德捧起它貼在臉上。她的眼神靜止了,手掌滑下去,在萊哈德臉上留下了一抹血紅。

他們把珊妮爾葬在一座面向大海的山丘上,她不喜歡拘束。
侯恩告訴了萊哈德他們兄妹三人的事。他們是血帆海盜的子女,理應為他們的戰旗奉獻一生。可妹妹珊妮爾從來都不喜歡過海盜的生活,17歲時她離開家去了暴風城。每隔幾個月,家裏就會收到珊妮爾的來信。聽說她在那邊過得很好,家人都很高興。無論如何,他們都是一家人。上個月,血帆海盜南海海盜發生了一起沖突。他們的小妹克羅婭被對方劫走。南海海盜私下通知侯恩,讓他偷出血帆船長的龍骨項鏈做交換。侯恩終於找到機會成功下了手。為了躲避追捕,侯恩逃到暴風城碼頭,打算從那裏坐船去赴約,可是卻被衛兵識破。他跑到妹妹珊妮爾工作的郵局找她幫助。當天下午,侯恩對珊妮爾說出了他的計劃:利用郵局裏的人幫他們完成這次交易。他們選中了萊哈德。沒想到一開始就不順利,他的失算讓萊哈德和珊妮爾不得不再回到藏寶海灣。而珊妮爾最後也動搖了,她選擇自己去赴約。結果登船時血帆間諜不幸發現了她。

“你走吧。”侯恩看著遠方的海平線,太陽即將露出頭,呈現出一片混沌的金色。海風把兩個人都吹得涼涼的。
“我會去。”
“為什麽?”
“渡鴉。渡鴉不願受拘束,但是綁在它們腳上的信,便一定會送到。”
icelove333 ( icelove333 ) Lv. 28 | 文章數 : 2471
0
第 5 篇 2010-05-31 03:04:59

創作談——
咳,挺累的我是說。
這個故事,尋找曾經擁有的事物。我主要想讓它表現的是,過著盲目生活的萊哈德尋找曾經的夢想,曾經的自我。不過整個過程他都挺被動的。
除了萊哈德,珊妮爾與侯恩也算是在不惜一切來解救她失去的妹妹。珊妮爾利用了萊哈德,卻也喚醒了萊哈德。對萊哈德來說,珊妮爾既是天使也是魔鬼……對珊妮爾來說,萊哈德估計即是一面牌兼件藝術品吧……
我對自己的敘事能力一直不大自信,經常有尷尬的句子從紙上蹦出來。有時候寫的東西都不敢重讀……至少這篇我很努力了。
這篇文章只有概念,沒有大綱,大多數情節都是一面寫一面編出來的。我很想列綱,但每次都是剛寫上一句話就沒靈感了……好吧,其實從衛兵一闖進郵局情節就開始失控了……所以前面像是情景劇,後面變成了戀愛物語……(我也不覺得這樣很糟餵)。而且在三天前,我剛開始寫的時候,珊妮爾她還不是黑的——老實說,她的失控完全是因為我沒能把她表現得像個正常人……
寫文比自己當初想象的困難太多了,不過寫進去的之後感覺確實很棒。就是打字很累,PC在天邊的煩惱……
嗯,我想說的大概就這麽多了。
strog321 ( strog321 ) Lv. 28 | 文章數 : 2469
0
第 6 篇 2010-05-31 03:05:38
從一開始就覺得語言挺好,很想往下看。但後半部分實在是快了點……感覺轉折以後就是給一古腦兒灌輸了一堆故事梗概,實在是可惜。
thunderfury ( 斷線王子 ) 家族板板主 Lv. 10 | 文章數 : 882
0
第 7 篇 2010-05-31 09:45:30
我還以為這是星海爭霸的故事
簽名檔
每個戰士心中都有一把逐風者
來源IP:60.199.248.* [ 檢舉此文 ]
快速回文 | 註冊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簽名檔 [ 設定:]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