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love333 ( icelove333 ) Lv. 28 | 文章數 : 2471
0
第 1 篇 2010-07-15 01:45:42
"妳是怎麽死的?"
作爲壹個被遺忘者,我很喜歡問同類這個問題,幾近上瘾甚至沈迷。
在藏寶海灣的旅館裏,我這樣問壹個高高瘦瘦的被遺忘者
他輕啜了壹口晨露酒,盯著我打量了片刻,似乎在揣摩我的用意或者誠意,然後他“艱難”的咧嘴擠出了壹個“微笑”,開始向我講述他的死亡故事。
他說:

----------------------------------1--------------------------------------

我是個生在閃金鎮的普普通通的壹般人,28歲的時候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壹個暴風城的姑娘,她26歲。
我們交往了1年半多,打到三壘,所以我以爲這樁婚事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
兒童周快來的時候,她說她母親從鐵路堡來看她,打算順便打算看看我。于是我就在暴風城請他們母女吃了頓飯,很有些緊張。飯後壹周左右,那姑娘和我說,她媽嫌我長得難看,要她和我分手。她說,得不到長輩祝福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所以還是分手吧。雖然她說,她很舍不得。

這當然是個借口,而且是天下最可笑的壹個搪塞,于是我忍不住的追問,到底是爲什麽要分手,“我曾經問個不朽......”。
我們還經常見面,偶爾壹壘或者二壘。但是她說,爲了讓她媽早點返回鐵路堡,暫時不要再給她家裏打電話了,也不要發什麽短信了。
我們就在MSN上聊天吧,她說。
于是我就再也沒給她打過電話或者發過短信,爲了做到這壹點,我把她的電話號碼給刪了。

----------------------------------2---------------------------------------

火焰節的時候,我們就開始不再見面了,開始漫長的商討怎麽把我送給她的東西還給我。
郵寄吧,她說。
我說不至于吧,畢竟我也在暴風城工作。
類似的話題總是隔三差五的反複。
“翻來覆去在解說,說來說去在羅嗦。”

----------------------------------3----------------------------------------

冬慕節過後,她就說她已經結婚了。
她說她住在法師區的別墅裏。
我問她老公多大,幹什麽的,什麽時候認識的。
她說,隱私。
然後我們又開始始漫長的商討怎麽把我送給她的東西還給我。
郵寄吧,她說。
我說不至于吧,畢竟我也在暴風城工作。

臉書回應

來源IP:183.182.1.* [ 檢舉此文 ]
icelove333 ( icelove333 ) Lv. 28 | 文章數 : 2471
0
第 2 篇 2010-07-15 01:46:12
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我再也沒有在MSN上主動和她打過招呼,但我每天都要看msn幾十次甚至上百次,看她是在線還是離開,是忙碌還是未登錄。
看不到msn上的她,就覺得有點兒不自在。
有時候她問,妳怎麽不說話。
我說,不知道該說什麽。
就這洋,平均壹周她會和我打四次招呼,每次交談時間或長或短,止于她“呵呵”或者“:)”或者我下班。
我下班時從不和她說再見。

----------------------------------5------------------------------------------

又是壹個火焰節。
她約我見面把東西還給我。
先去了暴風城外的石碑湖,在那待了差不多壹個下午。此前我們曾經在那見過14次,劃過2次船。
傍晚時分,我們去鑲金玫瑰吃了頓大餐。我們第壹次見面就是在那裏吃的批薩。
出來的時候,漫天的煙花火焰。
她說:“妳可以來我家坐坐。”
于是我們就去了她家。
在煙花幾近燃盡的時候,她說:“妳可以留下來。”
于是我就留了下來。
她洗過澡,換上那件熟悉的大紅色的睡裙。第壹次見這件衣服的時候,她爲了“成功”的“偷偷”的在走出浴室穿上睡裙而和我耗了半個小時。
她說:“妳可以睡在這間房裏。
于是我就偎依在她身旁。
于是。
在煙花胸勇的時候,她說:“妳可以射在裏面。”
于是我就射在了裏面。

-----------------------------------6-----------------------------------------

半夜的時候,我突然壹陣心痛,痛得醒了過來。
稀微的月光裏,我看到這個暴風城姑娘穿著那身大紅的睡裙騎跨在我身上,兩行淚水流個不停。
蒼白如河藕般的雙臂直伸著,末端的手上握著那把水果刀,水果刀的刀身深深的刺在我的心房。
我擡頭看了看,鮮血已經浸紅了大半個床單,分不出哪兒是她的睡裙,哪兒是我的血迹了。
這時候她問,妳怎麽不說話。
我說,不知道該說什麽。
她說,說!
我說,那我給妳講個笑話吧,可好玩了。
我說:

-----------------------------------7------------------------------------------

從前有個包子在路上走,走著走著,被跑來的馬踩破了。臨死前,那包子擡了擡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說,原來我是豆沙餡的啊。
呵呵,好玩吧。
那姑娘開始哭出聲來。
她哭得渾身亂顫,水果刀也跟著亂顫,我那被刺破的心也跟著亂顫。
窗外壹束煙花炸散,她硬咽著和我說了壹句什麽。
可惜我沒有聽清。
因爲我已經死了。
strog321 ( strog321 ) Lv. 28 | 文章數 : 2469
0
第 4 篇 2010-07-15 01:48:08

“要是我,就不會這樣了。”
壹個低沈沙啞的標准巨魔嗓音說道。
人未到,牙先到,綠頭發的巨魔弓著身子湊了過來,坐在了桌子的另壹側。
“瞧!”他抽出壹柄匕首,毫不猶豫、沒事兒人壹樣切掉了自己左手的中指。
“看!”慢慢的,傷口止血了,新的手指以肉眼剛剛能夠辨識的速度緩慢的生長著。
“要是我,就不會死,即使傷在心口。”他的聲音非常之沙啞,像沙漠,像從林,象深夜,象神話......
也不痛嗎?我問道。
“晤,開始的時候自然會有點痛,不過慢慢就習慣了,現在嘛......”巨魔打了壹個哈欠,說,“直接麻木了。”
呵呵,妳這個人渣!高高瘦瘦的被遺忘者笑著說。
“是啊是啊,地地道道的人渣!”巨魔龇牙壹笑,當然他不笑的時候牙也是龇著的。

“咋說呢,俺聽不大懂這故事,不過嘛,被個娘兒們給弄死這種事在杜隆塔爾倒還真沒聽說過!”這個嗓音更加的沙啞,不,簡直只能用破鑼之聲來形容。
壹個健壯的油膩膩的獸人抱著七八只油膩膩的烤鹌鹑湊了過來,坐下身形,隨手就把那七八只烤鹌鹑扔到了地上,壹只健壯的山獅打著飽嗝湊了過去。
獸人從懷裏摸出壹塊生硬的面包,啃了壹口接著說:“還真沒聽說過。”
他隨手拿起桌上的餐刀,比劃著就要刺向自己的右胸,遲疑了壹下,用抓面包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胸,餐刀轉變了方向朝自己的左胸心口窩刺去。
“铛”的壹聲就像金鐵交鳴壹樣,再看那把餐刀,已然卷了刃。
兀那獸人沒事般將餐刀扔到了地上,咬了壹大口面包,含含糊糊的都囔著:“被個小娘兒弄死?”
人渣啊!巨魔歎道。
豈止啊,簡直是獸渣啊!高高瘦瘦的被遺忘者慨歎道。

濟濟壹桌了,亡靈、巨魔和獸人
我環視旅館,就看到壹個牛頭怯生生的走過來,小聲問到:“阿諾~~ 妳生前是個獵人嗎?怎麽還射到裏面?裏面是哪面啊?”
“撲通”“撲通”“撲通”三聲,我和被遺忘者以及巨魔都跌進了烤鹌鹑堆裏。
“小白了吧!”唯壹還坐著的獸人咧嘴龇牙笑道:“聯盟人類是沒有獵人的。但是呢,不壹定非得是獵人才能裝備弓箭的吧。晤,妳這貓頭鷹不錯,哪兒抓的?”

“哼哼!壹群白癡!”
在旅館的另壹邊,壹個大桌那裏傳來了這麽壹聲冷哼。
細眼望去,壹個視覺系血精靈男子坐在壹群視覺系血精靈女人之中。
他的話音剛落,那群視覺系血精靈女人眼中即迸射出萬點星光。“王子薩馬~~~”、“嗯~~~~”、“麥瑞密!!”等尖叫聲頓時淹沒了整個旅館。

從前,有六個包子在路上走......壹個豆沙餡的、壹個空心餡的、壹個象牙餡的、壹個鐵餡的、壹個白糖餡的、壹個花菜餡的。
gigi360 ( gigi360 ) 手機認證徽章 Lv. 26 | 文章數 : 1219
0
第 5 篇 2010-07-15 01:55:48
3樓此言差矣,此文章題目深得有明一代公安文的風範,獨抒性靈,不拘格套
strog321 ( strog321 ) Lv. 28 | 文章數 : 2469
0
第 6 篇 2010-07-15 01:59:44
引言回覆 gigi360 的話:
3樓此言差矣,此文章題目深得有明一代公安文的風範,獨抒性靈,不拘格套

- -兄台眼光獨到,甚是有見解。
快速回文 | 註冊
討論板頭像 [ 設定:] |簽名檔 [ 設定:]
有人回覆時通知我 【通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