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16:12
  “你還好吧?”喬貞說。 “我……我沒事。”雖然嘴裏這麼說,鮑西婭還是用深呼吸來平靜自己的心緒。艾娜在一旁摟著她的手臂,眼睛盯著地面的沙石。隨後,前方暗月馬戲團帳篷中傳來的野獸吼叫,把她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他們利用閣樓上的繩梯從視窗逃了出來。因為繩梯不夠長,他們不得不在離地還有近三米高的地方跳了下來,鮑西婭又因為身上的鎧甲吃了一番苦頭。 “這是唯一的辦法,”喬...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15:49
  送葬人踏進屋子。雖然視野被面罩禁錮住,但他們不需要四處張望來確定四周的情況。他們很少使用眼睛,除非為了確認足跡。他們能聽見門縫下漏進來的風,把厚厚的灰塵卷起,掠過自己的鞋跟和衣角;聞到在十數分鐘前,有人在這裏停留,並且留下汗液。前幾次來取貨,艾莫瓦夫人都會站在這個房間,故作鎮定地等待他們。但今天她並不在這裏。 他們來到走廊上,分頭觀察房間,搜索人的痕跡。確認...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15:28
  喬貞想起了什麼,立刻走到閣樓的窗戶邊,朝外張望。他的視線從屋子門口延伸到前方的街角,片刻後,兩個雙胞胎一般的黑影出現了,徑直朝這邊走來。喬貞縮回身子。 是送葬人。情況不妙。 “他們來了嗎?天啊,請你們離開,讓我做完自己的事,不然我會受罰的……” “你閉嘴。” “現在怎麼辦?我們不能把這姑娘留在這兒。”鮑西婭說。 喬貞從沒有獨自和送葬人戰鬥的念頭,就算帶上一個...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13:59
  13艾娜摟住了鮑西婭,手臂無力地發著抖。鮑西婭盡力忍受住艾娜身上的惡臭,用婦人所說的止血藥劑給她擦拭起來。 “這姑娘很虛弱。”她說。 “艾莫瓦夫人,你最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我是從你丈夫那兒來的,如果你……”喬貞說。 “我丈夫?他還活著?” 喬貞回答“是的”,但他明白其實這件事並不確定。他還沒有看見過活著的托托羅。 “他怎麼還有臉活在這世上。他給我帶來了多大...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11:18
  一個年輕女子被綁在房間角落,繩子收得是如此之緊,以至於薄衣上浸出了血痕。她的嘴裏塞著布團,右邊裙子被撕開,露出刺著繁複文身的大腿。另有一個中年婦人蹲在她身前,手執利刃,在文身的上方劃出了約四寸長的一道口子,並且正讓刀鋒走著直角,將要繼續朝下割去。血液從刀刃滴落在了中年婦人的膝蓋上,但她似乎毫不在意,只盯著刀刃的走向,眼神中透露出專注和瘋狂。 “停手!”雖然事...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10:58
  在這一瞬間,喬貞想起了曾經在他面前赴死的兩個男人。為了知道自己曾經的愛人發生了什麼事,也為了瞭解自己的命運,鮑西婭擁有了同樣的決心。 “那好,現在告訴你,為什麼我能適應這樣的地方。我是在馬棚裏出生的。生下我的女人用稻草把我蓋起來,免得那些跑來跑去的老鼠咬掉我的耳朵。現在我們平等了。” 喬貞一說完就轉過身去。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這些話。 他們默默地調查完了二...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10:34
  屋子裏彌漫著一股讓人作嘔的氣味。微弱的光線從灰塵層積的窗戶透進來,讓他們可以勉強看見四周的擺設。這的確不像住家的客廳,而是接待客人的房間。兩邊的牆上,貼著展示文身式樣的圖畫。兩張床擺放在角落,鋪著幾乎已經看不出原色的床單。床之間相隔一米,放著一個小櫃子。櫃面上有久未使用的燭臺。 鮑西婭打量著那些圖片。“這些圖案……很美麗。不過,刺在這種地方沒關係嗎?要挨那麼...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10:16
  12按照旅店老闆的指示找到托托羅住處的時候,喬貞還以為自己被騙了。它殘破不堪,而且占地還挺廣,就像一截腐爛的樹根,突兀地佔據著這乾淨、整潔的市街一角;又像是讓行人流連的花園裏,平白無故地豎起一塊漆黑的墓碑。 “就是這?”鮑西婭四處張望了一下,“你沒弄錯吧?” “如果弄錯了的話,回頭找那個老闆算賬就是。不過還是得確定一下再說。” 喬貞上前推了推門。上著鎖。試探...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9:51
  喬貞走上前去,站在那客人的身旁,然後用手指關節敲了敲桌子。對方抬起頭來和喬貞的目光相接了,立刻轉身就跑。喬貞追了上去,在拐角處扯住了她的斗篷,朝自己身邊拉了過來。 “你跑什麼?” “放開我,”鮑西婭掐住喬貞的手腕,想推開他。 “我不是來抓你的,別鬧了。你想被那些衛兵注意到一個女聖騎士在這邊和人幹架?” 鮑西婭看了看望向這邊的衛兵,放鬆了手上的勁,拉上已經松脫...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9:30
  11把馬交給馬夫照料,並且給出一個銅幣的小費後,喬貞來到了閃金鎮的大街上。雖說曾經隨隊伍路過很多次,但這是他第一次在這個城鎮停留,不由得使勁踏了踏雙腳,感受土地的堅實。因為暗月馬戲團將在附近演出的關係,這兒比平常還要熱鬧得多。喬貞的目光越過遠處的樹叢,能夠隱約看見林地裏的空地上豎起彩色的旗杆和頂棚。有些古怪的吠叫聲從那邊傳過來,但是鎮民們已經習以為常。 有衛...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9:01
  鮑西婭把全身緊緊裹在深棕色的長袍裏,使勁蜷起身子,好讓盔甲的棱角不會在袍子表面顯得太突出。即便如此,馬車一移動起來,她身上的物件還是不斷發出磕碰聲。身邊一個婦女揭下了懷中嬰孩的尿布,鮑西婭沒法抵禦臭氣,不得不掩住鼻子,張開嘴呼吸。 “你真好看。”坐在他對面的一個男人說。他在馬戲團做小丑,面部因為長年反復刷塗厚重油彩而滑膩不堪。男人用舌頭舔了舔上唇,鮑西婭感到...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8:37
  喬貞覺得自己最終還是進入了老人的陷阱。老人把他建立起來的對話中心打散了,讓他無所適從。現在他無法揣測老人到底要刺探出什麼。 “你認為崔維斯怎麼樣?” 喬貞有些動搖了。他想起野餐日半路發生的那一幕。崔維斯將要割下流浪漢舌頭的時候,那癲狂而又自得的眼神。達莉亞竟然說不願隨意懷疑這樣的人。 “你看起來不大自在,喬貞。”保持冷靜,不能失態,喬貞心想。他發覺自己剛才手...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8:19
  這個善欺的老賭徒。喬貞只是想拋出和保鏢在會客室裏打鬥的事來試探一下,但是發覺自己走錯了一步棋。老人知道這件事。他在引誘喬貞放棄更多的領地。 “你還在等什麼?我說了,繼續。” 如果現在說出“就這些了”,那麼老人必然會知道他刻意隱瞞了一些事。喬貞只能大膽地走出下一步棋。 “還有達莉亞夫人每個月多獲得一天見面日的事情。” “那是大主教勸說我的結果。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7:48
  10喬貞踏著盤旋樓梯,向上行進。他的腳步聲很輕,但仍然在樓道間產生清晰的迴響。即使最擅長潛入的刺客,也無法登上這樓梯而不留下任何痕跡,這都是為了保證樓梯頂端房間內的七處領袖的安全。 老人在深夜召喚他到總部。在踏上樓梯之前,就有一名黑衣護衛在臺階上背對著他,一動不動。當喬貞抬步後,黑衣護衛也動起步子來,一直以相同的速率走在喬貞前頭。跨上四、五級臺階後,另一名黑...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7:02
  他們本打算中午野餐過後就回到暴風城,但是馬迪亞斯卻躺在達莉亞的膝上睡著了。他們的頂上是一片樹蔭。達莉亞朝喬貞揮手,把他喚過來在自己身邊坐下。 “這樣好嗎?我可不想吵醒他。”喬貞說。 “沒事。他睡得挺沉的。”達莉亞把一隻手平放在草地上。“他平常也都會午睡嗎?” “我不太清楚,也許會吧。不過他這周的體能訓練課程比較緊,大概累了。” “可憐的孩子。” 喬貞看了看遠...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6:47
  流浪漢張開唇邊生滿爛瘡的嘴巴。他的下頜往下沉,同時朝脖子的方向後縮,就像被鐵絲勾住然後再扳開一般不自然。 “天哪,臭死了。嘖,那是我看過最醜陋的牙齒。上面沾著什麼,兔子毛?真噁心。你抖什麼?放心,我不會殺死你的。你不配。” “讓他走。”喬貞說。 崔維斯並沒有理會他。“把舌頭伸出來。”流浪漢把如同一截燒焦木頭般的舌頭探出來後,崔維斯將劍鋒抵在了舌頭和下排牙齒之...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6:20
  今天是十五號。多出來一個母子見面的日子,達莉亞卻突然不知該怎麼做才好了。今天早上,當她在樓道看著馬迪亞斯在保鏢的護送下跨進門的時候,念叨了幾次“我想多花點時間和他獨處”,但或許是出於貴族的習慣性,還是變成了帶上大量侍衛和僕從的野餐。在她的邀請下,喬貞放棄了前往聖光大教堂的調查計畫。 他回頭看看馬車,和艾爾文森林北側的這條僻靜小道。“休假,”他暗自琢磨著這個詞...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2:05:56
  9“馬迪亞斯,你在看什麼?” “樹,母親。還有那些鳥兒。” “你連那些都能看見嗎?我可看不見。馬車走得太快了。” “我能。” 達莉亞撫摸馬迪亞斯的頭髮,然後替他弄平衣領上的褶皺。他沒有回過頭來,只是把雙臂交疊在車窗邊,墊著下巴,望著道路旁不斷移出視線的高大綠樹。車輪行駛的震動,以及從車窗外吹過的風,讓他細密的頭髮在前額飄起。 領在隊伍最前面的崔維斯•塞隆回頭...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1:41:00
  喬貞點了點頭。“我明白了。現在,來談談別的。尼爾的婚禮,是你批准的吧?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在暴風監獄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過吧?” “這種事是第一次。但我認為他值得。” “我聽說他在犯人中的名望太高,讓你們很難管理。” “一般來說,政治犯的名望都比較高,但他們同時也會製造派系,引發暴力。但尼爾不一樣。以我的身份說這些話很不應該,但我覺得,他的歌有著他自己都不瞭...
作者:ifellgood ( 軟軟的曉軟 )  發表時間:2010-03-08 21:37:23
  塞爾沃特看著徽章。 “這讓我有些難以領會了,喬貞先生。”他說。“你為肖爾工作,但是……” “典獄官大人,你知道我們這次談話將是什麼性質嗎?沒有人看見我到過這裏。我們從來沒見過面。這次談話根本不存在。你不需要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這徽章,只需要和我合作,然後我會把這一點告訴大主教,讓他知道是誰幫了他的忙。至於別的事情,從來都沒發生過。” 塞爾沃特考慮了幾秒鐘。“那好...
產生本頁面所需時間:0.630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