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攻略

魔獸世界 - 小說『大毀滅』

Wekey搜尋

Novel “The Shattering” 小說大毀滅』


主要人物
Thrall(索爾):
部落大酋長,同時還是陶土議會的長老薩滿,在面對災難來襲的危機時他該如何做出最適當的抉擇呢?



索爾

Cairne Bloodhoof(凱恩·血蹄):
隸屬部落牛人部族的最高族長,雖然年紀很老卻依舊是個強壯的戰士,他始終相信耐心與智慧才是事情的解決之道。



凱恩·血蹄

Baine Bloodhoof(貝恩·血蹄):
為 Cairne 唯一的獨子,他一直將自己的父親視為效法的對象,努力成為一個讓父親能夠驕傲的牛人。



貝恩·血蹄

Garrosh Hellscream(卡爾洛斯·地獄吼):
部落英雄 Grom(葛羅)之子,曾經一度因為父親的墮落而消沉,後來被大酋長 Thrall 激勵之後成為部落好戰派的代表,雖然重視榮譽卻莽撞又無禮。


卡爾洛斯·地獄吼

Aggra(阿格拉):
是個年輕的瑪格哈獸人薩滿,為大酋長 Thrall 的祖母 Geyah(吉雅)親自傳授的得意門生。



阿格拉

Magatha Grimtotem(瑪加薩·恐怖圖騰):
牛人 Grimtotem 部族的首領,她一直對最高族長Cairne 的領導表示不滿,抱著統帥全牛人部族的野心。



瑪加薩·恐怖圖騰

Varian Wrynn(瓦里安·烏瑞恩):
人類 Stormwind(暴風)王國的現任國王,總是為了聯盟的利益著想,卻飽受人格分裂之苦。



瓦里安·烏瑞恩

Anduin Wrynn(安杜因·烏瑞恩):
Varian 之子、Stormwind 王國的王子,他年紀雖然不滿15歲卻是個早熟的少年,渴望自己能夠為全世界的和平盡一份心力。



安杜因·烏瑞恩

Jaina Proudmoore(珍娜·普勞德摩爾):
當代最傑出的女大法師,同時還是海港城邦 Theramore (塞拉摩)的城主,她的目標是建立部落和聯盟能夠和平相處的世界。



珍娜·普勞德摩爾

Magni Bronzebeard(麥格尼·銅鬚):
矮人 Khaz Modan(卡茲莫丹)王國的國王,第二次大戰的聯盟英雄之一,是個人人尊敬愛戴的好國王。



麥格尼·銅鬚

Moira Bronzebeard(茉艾拉·銅鬚):
矮人 Khaz Modan 王國的公主,後來因為愛上敵對的黑鐵矮人皇帝而逃家,讓自己的父王感到苦惱悲傷不已。


茉艾拉·銅鬚



時間點與背景
這本小說的事件主要是發生在巫妖王 Arthas(阿薩斯)敗亡之後,凡人們又成功的在夢魘之戰擊退來襲的恐怖夢境,部落大酋長 Thrall 與聯盟代表人類國王 Varian 正式簽訂和平條約,表明雙方之間不再互相攻擊,讓和平終於降臨 Azeroth (艾澤拉斯)世界。戰爭之後是重建的日子,連年的戰亂特別以天譴軍之戰為最,耗盡了部落和聯盟的物資與經濟力,然而全世界的氣候卻不給予享受和平日子的人們一點慰藉,沒了戰爭卻天災不斷,洪水、旱災、暴雨、地震、龍捲風等等越來越加頻繁,使得雙方在重建之路上舉步維艱。但是身為與大自然的元素之靈溝通的薩滿們卻發現元素們不再回應,隨著溝通與呼喚元素的力量一天比一天還要衰弱,整個世界要面對的將不再是戰爭,而是毀天滅地的末日。


戰士歸鄉
部落大酋長派 Cairne 前往北方迎接對抗巫妖王的勇士歸鄉,畢竟大部份士兵在天譴軍之戰結束之後還必須留下來善後,等到一切都確定結束之後才能回家。部落只留下傳奇戰士 Varok Saurfang(瓦洛克·薩魯法爾)與一點士兵在北方監視天譴軍的殘黨,其餘人包含這次率領北伐軍的 Garrosh 都會一起搭上回程的船,Cairne 知道 Varok 是自願留下來的,畢竟這位年老的獸人在愛子 Dranosh (德拉諾斯)死第二次之後就完全心碎了,留在北方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歸宿。同時 Cairne 還發現他實在很不喜歡 Garrosh,這傢伙講話對長者沒大沒小、口氣又嗆,但不可否認是個絕佳的戰士戰鬥指揮官,而且再基層的工作都會願意親自動手,和軍隊弟兄同甘共苦,難怪在年輕的這一代中 Garrosh 是這麼的受歡迎。


瓦洛克與卡爾洛斯是部落遠征天譴軍的主要統帥

天候在他們的歸途中變得極度惡劣,突然降臨的狂風暴雨打亂了艦隊的路線,等到好不容易脫離暴風圈之後卻意外的遇上另一個同樣被海上風暴襲擊的聯盟船艦,當時因為他們還在部落的領海中,所以意外被風暴吹入的聯盟船艦就被 Garrosh 當做攻擊目標,畢竟簽訂的和平條約有規定雙方武裝部隊不得進入對方領土,否則將視為違反和平條約,是可以進行反擊的。Cairne 阻止並勸誡 Garrosh 這個聯盟船艦根本就沒有任何敵意,被捲入我方領海也是風暴影響導致,再加上聯盟船艦已經殘破不堪,不攻擊他們過沒多久也會沉沒,在這個時候就應該要協助聯盟救助船難者,如此才是真正的榮耀戰士,還可以增進部落和聯盟之間的友好關係。但是 Garrosh 非常的偏執,他認定榮耀只有在戰鬥中殺敵才算,更何況天譴軍之戰他根本打的不過癮,而且當初 Thrall 在簽訂和平條約時他就在反對了,他覺得部落應該要對聯盟宣戰,讓他繼續在戰場上追求榮耀來當個人人歡呼的大英雄。


現在聯盟被惡劣的氣候吹入部落領海,給了 Garrosh 一個絕佳的攻擊理由,然後 Cairne 根本管不動其他一起回來的士兵,畢竟他們都是 Garrosh 的手下而非 Cairne 的。於是一場海上的屠殺就這樣展開,Cairne 痛心的看著毫無抵抗能力又錯愕的聯盟士兵一個接著一個被殺,自己完全沒有能力阻止如此殘暴好戰的惡行。突然間 Garrosh 下令停手,接著把殘存下來的聯盟士兵抓來審問,接著大聲的對聯盟俘虜說自己是部落大英雄 Grom 的兒子,要這些聯盟記住今天是他打敗了聯盟的侵略船艦,然後也是他大發慈悲才饒了剩下人的命,要他們回去跟自己的國王 Varian 如此報告,接著送給了這些聯盟士兵兩台小船和一點物資讓他們可以划回去。這表面上看起來是 Garrosh 好像終於聽進一點勸誡,然而 Cairne 知道這個好戰嗜血的獸人到底在想啥,他知道 Garrosh 饒了聯盟士兵根本不是出自慈悲心,而是要讓他們回報後好對人類國王 Varian 嗆聲,一個蠻橫的挑釁行為罷了。


回到了首都 Orgrimmar(奧格瑪)並沒有讓 Cairne 開心多少,Garrosh 堅持要辦一場閱兵典禮來榮耀每一個歸國的勇士,而他自己當然會站在軍隊的最前面接受人民的歡呼。對於戰後經濟狀況不佳的部落來說,奢華浪費的閱兵典禮無疑又是一記打擊,大酋長 Thrall 卻又沒辦法反對,畢竟人民都在慶祝、享受勝利的光榮時刻,況且 Garrosh 真的在對抗巫妖王的戰爭中立下不少功勞,確實必須給他一個獎賞。Thrall 在這場慶功宴中親手將 Grom 的傳奇武器 – Gorehowl 血吼之斧賞賜給 Garrosh,並諄諄教誨務必將這把武器用在正途,用來服務人民、用在部落的真正利益上,Garrosh 接過武器之後開心不已,他覺得自己離成為父親那樣的大英雄又更近一步了。


索爾贈與卡爾洛斯傳奇武器 - 血吼之斧

大酋長 Thrall 在慶功宴的同時召集了所有的部落重要人士進行開會,告訴大家部落因為戰爭勞民傷財和天災造成農作物嚴重不足,現在物資非常的困乏,必須大家一起尋求解決之道。此時 Cairne 和大德魯伊 Hamuul Runetotem(哈繆爾·符文圖騰)認為附近的森林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只要讓他們透過牛人和夜精靈的友好關係,就能重新開啟部落和聯盟之間的貿易,讓部落可以使用這些資源來熬過現在的困境。Garrosh 又立刻起來嗆聲,他指出部落需要什麼就直接拿直接搶就好,和聯盟低聲下氣的溝通和協調是在侮辱自己和浪費時間,他自願帶兵殺入 Ashenvale (梣谷)把這些資源帶回來餵飽人民。結果被 Thrall 念一頓之後 Garrosh 就氣衝衝的離開會議,這時年老的女牛人長者 Magatha 趁機和這個獸人攀關係,說她認為 Garrosh 才是部落最適合的首領,而且願意支持他的每個行動,Garrosh 感覺到很開心、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別人玩弄在股掌間。


一場屠殺
聯盟並沒有慶功宴,他們選擇在 Stormwind (暴風)王國的聖光大教堂進行追思在戰爭中逝去勇士的集會,不過就在追思會剛開始沒多久兩個夜精靈哨兵立刻衝入現場表明有緊急事態要報告,原因是部落違反了和平條約。夜精靈哨兵指出他們的一群運送物資的隊伍被部落襲擊,每一個人都被殘忍的殺害,除了每個人都被剝皮外還被分屍成好幾塊,物資當然也全部被搶走,掛著人皮的樹旁邊則用夜精靈的鮮血畫上一個部落的標誌。國王 Varian 馬上當場發飆,指出這一定是 Thrall 在背後搞鬼、該死的部落全部都不可信任,前來參加追思會的大法師 Jaina 立刻嘗試安撫 Varian,告訴他目前沒有證據指出是 Thrall 這樣做,然而當時的 Varian 已經失去理智,他對 Jaina 做出非常多的人身攻擊,直到王子 Anduin 闖進來。事實上 Anduin 躲在旁邊偷聽很久了,他對父親經常失去理智的行為感到厭惡,他很討厭現在的父親,他希望自己以前的那個真正的父親可以回來,而不是狂暴不講理的人格。


洛戈許是潛藏在瓦里安體內的殘暴人格

Anduin 的打斷讓 Varian 恢復了理智,他這時才後悔自己在兒子面前做出了最壞的示範,並且立刻對 Jaina 表示歉意,接受用溝通的方式解決部落的屠殺案,他寫了一封信要求部落官方為違反和平條約道歉,並且交出犯人給聯盟處置。至於對 Anduin 的話,Varian 一直都很苦惱自己這樣不穩定的情緒可能會對愛子近一步造成傷害,此時 Jaina 提供了一個解決辦法,她手邊剛好有個傳說寶物 – 爐石,而且是綁定在 Theramore 城市的法師塔內。Jaina 將爐石送給 Anduin 使用,讓他可以在自己父親失控的時候遠離,順便離開自己的國家增長見聞。Anduin 非常開心的接受了,並且表示他可能會經常去煩 Jaina,畢竟他老早就想要脫離父親的陰影,現在 Varian 都同意此事真是再好不過了。


可惜她不是獸人
Thrall 和他信任的顧問 Eitrigg(伊崔格)在不久之後與 Jaina 進行了一場密會,內容當然就是針對先前的那場夜精靈哨兵屠殺案,然而進行的過程並不是非常的順利。Thrall 對於此案感到極度憤怒,可是在他的人民心中卻不是如此,很多部落人民對於這件慘案感到幸災樂禍,當然也沒有人願意承認是自己做的。很多人都懷疑到是先前公然嗆聲的 Garrosh 所為,不過根本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是 Garrosh 做的,因此 Thrall 也沒辦法交出犯人給聯盟,他只能夠對聯盟表示他譴責這樣的行為,至於 Varian 要求的更多事情他都做不到。Jaina 起初對於 Thrall 的反應感到生氣和失望,但是隨著 Thrall 的解釋她終於瞭解部落現在的狀況,事實上現在的 Thrall 被部落的內政問題弄得非常煩躁,他雖然受到自己的族人尊敬,卻無法贏得民心的支持和愛戴。更甚者,如果 Thrall 公開為沒有證據的事情道歉甚至交出嫌疑犯,將會被認為是個怯弱的表現,此時將引發部落好戰派對他的公開挑戰,那麼他的大酋長職位也岌岌可危了。而且事實上 Jaina 也瞭解就算 Thrall 真的公開道歉,Varian 也聽不進去,畢竟這個國王天生對 Thrall 就有偏見。


這次索爾和珍娜密會的地點在狂潮灣

他們兩人都對現在的處境感到憂心,不過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最後兩人溫柔的握著對方的手微笑告別。Thrall 望著 Jaina 離去的身影,想到了死去的那位照顧自己的人類姐姐 Taretha(塔蕾莎),突然間 Eitrigg 說像 Jaina 這麼有智慧又堅強的女人,一定可以生下勇敢有為的孩子,只可惜她不是獸人,不能當 Thrall 的伴侶。他們兩人閒聊了一下有關結婚生子的事情,讓 Thrall 真的希望身邊有個人可以無時無刻的陪伴著他,接著又轉到了現在部落的內政問題,兩人都非常的擔心部落會走回以往那條暴力嗜血的黑暗之路,擔心歷史會再度重演,而且 Thrall 知道自己的薩滿力量不斷的變弱,元素之靈都混亂成一片,或許他應該前往 Outland (外域)請教奶奶 Geyah,畢竟他的奶奶是個非常厲害的薩滿,而且又經歷過星球毀滅、詛咒密碼等和元素相關的重大事件,可能可以幫助 Thrall 解決困擾他的難題。


真正讓 Thrall 下定決心前往 Outland 的主因來自一場大火,失控的火元素到處在 Orgrimmar 城市內亂竄,Thrall 集結城內所有的薩滿試圖與混亂的火元素溝通,他們誠心誠意的安撫憤怒害怕的火元素之靈,試圖將火焰導回正途而不是傷害人民。起初大部份的火元素接受他們的誠摯的懇求,答應不再破壞,但還是有不肯屈服的繼續在破壞,眼看就要束手無策的 Thrall 直接用自己的力量來逼迫那些火元素屈服他的意志,才結束了全城被燒毀的危機。這一點毫無疑問是違反了傳統的薩滿之道,Thrall 深刻的知道這一點,可是他實在搞不清楚為何元素們會如此驚慌失措,現在侵襲全世界的天災異象毫無疑問都是元素們引起的,但是每當薩滿們請教或是試圖溝通時卻都得不到答案。Thrall 終於決定起程去拜訪奶奶,他認為如果能夠解決元素引發的災難問題,那麼不論部落或是聯盟的經濟困境都可以受到改善,也不會再有因搶奪資源引起的紛爭,和平就能真正降臨。


元素肆虐奧格瑪

Thrall 打算以一個普通薩滿的身份謙卑的學習,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需要花費多少的時間,因此在自己離開的時候部落會需要一個人來領導。其實 Thrall 考慮到接班人的議題很久了,他原本最希望 Dranosh Saurfang 來接任大酋長,Dranosh 是個勇猛的戰士,卻同樣擁有精明的處事智慧與公眾魅力,是部落的明日之星。然而 Dranosh 已經死亡,讓他不得不做出最下等的選擇:Garrosh。畢竟牛人 Cairne 年紀太老而且又非常多獸人對他不服氣,至於其他年紀太大、血統不純正、聲望不足的就更連考慮都不用考慮了,因為獸人是個自傲的民族,他們只會接受傳統的獸人當領導人。


麥格尼與安度因的父子情結
Varian 收到 Thrall 的回覆之後又大發雷霆一次,讓 Anduin 對自己的父親的暴躁人格感到可悲,逃去和 Jaina 聊天談心也沒辦法解決家中這本難念的經。雖然 Varian 再度因為自己的兒子才恢復理性,可是他想到父子之間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代溝,主因就是 Anduin 不是個戰士、他還太嫩太軟,而且他雖然真的很懂事,卻還是不瞭解政治之間勾心鬥角的黑暗面,因此決定送他去拜訪 Khaz Modan 王國的矮人盟友,並且私底下交代矮人王 Magni 務必好好幫他訓練 Anduin,把這個孩子訓練成堅強的戰士,而不是老是抱著和平理想的軟弱小鬼。


Anduin 則是對於可以前往矮人王國的首都 Ironforge (鐵爐堡)興奮不已,他一直都非常喜歡矮人和探險者協會,對於可以用這個機會見識一番當然不想錯過,不過他一到之後才知道受了父親的欺瞞,現在每天都必須接受讓他全身酸痛難熬的戰士訓練。好險專職訓練 Anduin 的是一個漂亮的矮人戰士 Aerin(艾琳),Aerin 的個性樂觀又大方,而且總是耐心陪伴 Anduin 到處參觀導覽,她爽朗的笑聲讓 Anduin 每天都過的很開心。



洛漢經常在安度因王子拜訪鐵爐堡的時候指導他聖光之道

但是讓 Anduin 最感到窩心的是矮人王 Magni 對待他的態度。Magni 將 Anduin 當做自己親生的兒子般疼愛,而且比 Varian 還要更瞭解 Anduin 身上潛藏的資質和能力,他安排 Anduin 參加戰士的訓練只是要強化他的體格,而不是像 Varian 原先構想的要將 Anduin 訓練成真正的戰士,他知道 Anduin 更適合成為一位指引自己人民、治療人民傷口的牧師,因此非常的激勵這個人類王子多多前往拜訪矮人們的高階牧師 Rohan(洛漢),學習聖光的道理。Magni 甚至毫不忌諱的邀請 Anduin 參與解讀一塊來自 Ulduar (奧杜亞)的古老石板的研究,或是邀請這位人類王子到他的私人房間兩人獨自吃飯聊天,就像是享受純粹的家人溫馨時光。心思靈敏的 Anduin 除了一面快樂的在 Ironforge 過日子外,他也很快就從各方面察覺到為何 Magni 會對他這麼好,原因無他:Magni 失去家人的溫暖很久了。


這位矮人國王的兩個弟弟都熱衷考古,一天到晚在外雲遊挖掘古跡,而他自己則是一直希望有個兒子可以繼承自己,可是命運卻只給了他一個女兒,讓 Magni 大失所望。Magni 一直沒有公平的對待女兒,直到公主 Moira 突然離家出走並且嫁給了黑鐵矮人皇帝 Dagran Thaurissan(達格蘭·索瑞森),這時 Magni 才知道自己鑄下的錯誤,想要彌補已經太慢。Magni 因為三錘之戰傳下來的教訓而把黑鐵矮人當做是敵人,認為 Moira 是被綁架然後下了愛情魔法才會愛上敵人,所以他派出了一群精英部隊潛入黑鐵矮人的城市 Shadowforge(影爐堡),暗殺皇帝 Dagran 來救出女兒,卻想不到事成之後 Moira 卻憤怒的趕走自己父親派來的刺客,指出她是真心的愛著 Dagran 並且懷了皇帝的子嗣,她憎恨父親的行為並拒絕回家


莫艾拉自稱愛上黑鐵皇帝達格蘭

Magni 的精神因為女兒絕情的反應而大受打擊,他從此之後不再對任何人提這件事情,但是在他的內心卻還是不斷的期盼 Moira 可以回來,並且依舊指定 Moira 為下任王位的繼承人,只可惜過了好幾年都完全沒有任何的消息。Magni 失去了家人的溫暖,而自己的人民儘管都很愛戴這位國王,卻因為地位的不同始終無法給 Magni 相同的感受,於是同樣來自王家世族又乖巧懂事的 Anduin 自然而然成為了家人的替代品,更何況 Anduin 還是個男生,是 Magni 一直以來都最想要的兒子。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Magni 和 Anduin 發展出一段近似父子的情結,他甚至直接將 Bronzebeard 家族好幾代的傳奇武器 – Fearbreaker 破懼者送給 Anduin,讓小王子可以用它實現自己的聖光之道。


大地會哭泣
好景不長,天災更加的劇烈,一次大地震讓 Anduin 深刻的體會到自己的渺小和無力。矮人的王國受到地震重創,Aerin 因為陪伴 Anduin 去拯救被倒塌房子壓住的矮人平民而被餘震造成的進一步房屋崩塌壓死,這是 Anduin 第一次親眼看見自己喜歡的人在眼前喪命,他傷心後悔不已,責怪若不是自己好管閒事想要去救人也不會害死 Aerin。


卡茲莫丹王國發生大地震

Magni 也為人民的苦難困擾很久,因此決定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他認為那塊來自 Ulduar 的大地石板能夠解決問題,畢竟現在全世界的薩滿都沒辦法和元素溝通,所以他打算找其他的方法,使用根據石板的記載進行儀式來和大地溝通,然後找出問題的根源就能夠解決全世界天災不斷的困境,還能夠消弭部落和聯盟現在為了資源產生的衝突,身為一個國王必須為人民著想。這塊大地石板是土靈的聖物,也就是矮人在經過血肉詛咒以前的種族,上面記載的儀式內容是這樣子的:

For behold, we are earthen, of the land. For who would not wish to return home? And so it shall be that you shall become as you once were. You shall return home, And you shall become one with the mountain.
看著吧!我們是歸屬於大地的土靈,而誰又不想要回家呢?那麼你就該變成你原本曾經是的樣子,你應該回家,你應該成為山脈的一部份。


Magni 和探險者協會對這個碑文的解讀是經過儀式的施展之後他們就可以聆聽山脈與大地的聲音,這樣自然能夠尋求問題的根源來找出解決之道,因此他們打開了通往 Ironforge 底下的山脈通道,決定進入山脈的深處以方便和大地之靈溝通。而因為受到了 Magni 的疼愛,小王子 Anduin 是唯一擁有見識這個偉大儀式特權的人類,他們一路到達了一個山壁充滿美麗鑽石的祭壇,這裡就是 Magni 預定要執行儀式的地點。他們按照石板碑文的指引成功的完成了儀式,Magni 果然聽到了大地的聲音,他能夠清楚的體會到山脈與元素的感覺,但就在此時狀況發生了。Magni 突然臉上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接著發出了恐懼的哀號之聲,仿佛整個大地正在透過 Magni 的身體表達他們現在是受到了多大的折磨,在那一瞬間他的身體從腳開始向上發生變化,被像是黏液般的鑽石覆蓋直到整個人變成一個鑽石雕像。


麥格尼執行儀式的祭壇

是的,大地正在哭泣,Magni 透過儀式成功的證明了這點,卻也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做代價。因為儀式的內容寫得清清楚楚,執行的人將會化為山脈的一部份,就像是土靈是從山脈中創造出來的,而 Magni 已經回到了他最原始的家。整個儀式內容沒有絲毫的偏差,這不是儀式出錯的問題,因為當初探險者協會對於這個僅僅只以為是字面上的形容,他們認為所謂化為山脈的一部份就是代表可以聽到山脈與大地的聲音,卻不知道執行之後結果就是如此。Anduin 再度親身體會到一個自己所愛的人逝去的痛苦,他不斷的流淚卻無能為力,不禁擔心矮人們的未來該如何走下去。


老國王驟逝的消息撼動整個 Khaz Modan 王國,正統繼承人 Moira 已經好幾年沒有任何消息,因此王國高層立刻派人外出找回第二繼承人,也就是國王的弟弟 Muradin(穆拉丁)和 Brann(布萊恩),不過他們也因為考古不知雲遊到何處去了,總之現在全國陷入一片混亂,由原國王顧問 Belgrum(貝爾格拉姆)暫攝領導人位置直到繼承人回國。聯盟所有的高層不是親自就是派出代理人前來參加葬禮,就連哥布林的企業公司也都有派出代表來獻上哀悼之意,部落方面大酋長 Thrall 一收到消息就立刻派出使者去弔唁 Magni,以表示部落也為老國王的犧牲感到難過。Varian 和 Jaina 也都有到場,面對這樣混亂的情勢,他們一致認為繼續讓王子 Anduin 留在矮人國度內可以代表他們對矮人這個盟友非常重視,這是更加緊密結合兩國友好關係的政治管道。


索爾的告別
交代完一切交接的事情之後,Thrall 馬上啟程前往 Nagrand(納格蘭),不過出發前卻被 Cairne 攔下來,Cairne 告誡他不應該把部落的大權交給 Garrosh 這個心智未成熟、缺乏領導人所需的智慧和能力的人,把部落交給這種人只會讓 Thrall 和 Cairne 兩人以往的努力全都白費!事實上 Thrall 當然知道這點,但是現在的他根本沒有任何選擇,廣大的人民都在歡呼 Garrosh 的名字,很多好戰分子甚至想要在矮人王死去的混亂時機攻打聯盟,他好不容易才壓下來然後派出和平使者前往致意。Thrall 懇求 Cairne 務必用自己的智慧引導 Garrosh,當個在旁邊控制 Garrosh 行為的顧問,這樣就不會讓事情變得太糟糕,但是 Cairne 還是依舊堅持不應該交給 Garrosh,最後雙方鬧得很不愉快。

凱恩:
You ask me for wisdom and common sense. I have but one answer for you. Do not give Garrosh this power. Do not turn your back on your people and give them only this arrogant blusterer to guide them. That is my wisdom, Thrall. Wisdom of many years, bought with blood and suffering and battle.
你想要我的智慧和常識?那麼我只能給你一個答案:不要給卡爾洛斯這個權力,不要背離你的人民,不要丟一個自大的傲慢狂去帶領他們。索爾,這就是我的智慧,這是經年累積下來的智慧,從鮮血、痛苦和戰爭中磨練出來的智慧。

索爾:

Then we have nothing more to say to one another. My decision is final. Garrosh will lead the Horde in my absence. But it is up to you as to whether you will advise him in that role, or let the Horde pay the price for your stubbornness.
那我們之間已經沒什麽好說的了。我意已決,卡爾洛斯將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中領導部落,至於你要扮演好顧問的角色去引導他或是讓部落為你的固執付出代價都隨你的便!


Thrall 帶著一絲愧疚之心離開,在他的內心其實是再同意 Cairne 不過了,可是現在的情勢就是這樣,他已經被逼的沒有其他路可以走。旅行一段時間終於到達 Nagrand,這裡的美麗讓 Thrall 的心中再度升起一絲希望,想不到此時來迎接他的是個名叫 Aggra 的年輕美麗女人,原來他的奶奶 Geyah 因為年老身體不好而沒有足夠的體力指引 Thrall 所需要學習的事物,所以派出自己的得意門生前來代替。只不過 Aggra 打從一開始就對 Thrall 極度不客氣,講出來的每一句話都語中帶刺,讓 Thrall 搞不懂自己是怎麼樣得罪了這個女人,讓她如此的討厭自己。


阿格拉代替祖母吉雅指引索爾需要學習的知識

Aggra 覺得 Thrall 這個名字非常的骯髒噁心,因此總是以他本來的真名 Go'el(高爾)稱呼 Thrall,這兩位年輕的薩滿就在主母 Geyah 的開導下勉強相處下去,在這裡 Thrall 所要學習的是在一個已經毀滅的災難世界中,元素是如何和人們相處,而面對強烈攻擊性的元素薩滿又該如何應對。畢竟 Thrall 出生在元素相對和諧許多的 Azeroth 世界,那時大部份只要透過誠心的祈禱就能夠跟元素借取力量,直到最近元素們不再回應他,Thrall 才發現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種狀況。Geyah 和 Aggra 教導的方法其實並不困難,重點是一個再混亂的世界也一定會有健康純淨的元素,因為就連殘破不堪的 Outland 都有了,因此只要能夠找到這些純淨不受污染的元素,用同樣誠摯的態度懇求借取力量,再用這個力量強硬導正邪惡只想破壞的元素就行了,現在 Thrall 需要做的就是學習這點。


莫艾拉的和平夢想與野心
Magni 的葬禮結束之後幾周,依舊沒有 Muradin 和 Brann 去哪裡考古的消息,此時一個美麗的矮人女子帶著一群黑鐵矮人回到了 Ironforge 的王宮,而且沒有任何人阻止他們,因為這個女子正是 Magni 失連好幾年的女兒 Moira!Moira 帶著兒子回到母國宣佈繼承王位,當時還留在矮人國的 Anduin 對於這樣的政治改變感到訝異不已,他一開始以為這是 Moira 發動的政變,後來才瞭解事實上 Moira 就是合法的繼承人,擁護她為女王對矮人們來說是再正常不過了,只是她把原來的敵人都帶回自己的王國,確實讓許多人感到訝異又不滿,不少人都無法接受這點。


Moira 的目標是想要團結兩個矮人的國家,因此她生下的小王子就是關鍵人物,她打算動用自己所有的精神和力量來替兒子打造一個強盛的矮人帝國,不再是單單一個小王國而已。因此 Moira 一上任之後就宣佈全國戒嚴,封閉所有對外的道路和交通,把所有的地精法師都監禁起來以免他們製造傳送門,同時讓自己手下的法師架設防護召喚魔法的結界,任何人沒經過同意都不准離開首都。Moira 強制用自己的權力逼迫人民接受黑鐵矮人的回歸,她認為只要時間一久人民自然而然會習慣這樣的社會變動,而且原先國內實在動盪不安,戒嚴的體制下自然而然生活就會趨於平靜,如此就可以達到她想要的和平和兩個矮人國家的合併。


莫艾拉帶著一群黑鐵矮人回歸卡茲莫丹王國

Anduin 則成為 Moira 手中的一張王牌,因為 Anduin 的身份是鄰國的人類王子,因此如果能夠控制這個王子自然就能夠讓其他聯盟的國家認同她的政權。於是 Moira 派人嚴密的監視 Anduin 的一舉一動,她依舊讓 Anduin 自由的在城內活動,而且依舊給他高規格的王室待遇,目的就是要拉攏這位小王子的合作。Anduin 也知道自己實際上已經成為 Moira 手上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人質和王牌,所以 Moira 絕對不會輕易讓他受到傷害的,他則相對來說利用這個機會和 Moira 鬥智,將矮人目前的所有政治狀況摸清楚,這時他才瞭解 Moira 許多不為人知的過去。


Moira 從小就因為自己是個女生而得不到父愛,甚至經常被有意沒意的提醒她身為女兒身就是個失敗,因此在自己的國家內她一直過的很不好,就這樣子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她遇上了黑鐵皇帝 Dagran,黑鐵矮人給了她從來沒有感受到的尊重和寵愛,讓她瞭解就算是個女人也是能夠做一番大事,更何況她在與黑鐵矮人相處之後得知這些矮人終究也是土靈的子嗣,大家都是同一族的根本沒必要這樣彼此征戰。Anduin 知道 Moira 有個崇高的理想,但是認為她的方法完全錯誤,而這個導致她用錯方法的主因正是來自小時候所受到的心理創傷,畢竟用戒嚴權威的手段弄出來的只是個虛偽的和諧,如果不用更好的理性方式處理那麼潛藏在兩族人民內心的矛終將爆發。



凱恩和卡爾洛斯的生死決鬥
Thrall 離去之前千萬交代務必新手和聯盟之間的和平條約,而且吩咐大德魯伊 Hamuul 想辦法和夜精靈重新建立貿易關係,Cairne 雖然先前和 Thrall 大吵一架,終究還是選擇按照他的話去做,Garrosh 起初表現也很安分,沒有任何的不智之舉。就這樣一段時間之後夜精靈終於答應正式會面談論細節,雙方都是由德魯伊代表出席,想不到這個和平的貿易會談卻以一個悲劇收場,一群暮光之錘的獸人假扮成部落好戰派突襲會談現場,他們用數量和背後偷襲的卑鄙方式殺的這些德魯伊措手不及,全部人除了 Hamuul 僥倖沒死之外全部慘死。暮光之錘成功的嫁禍到 Garrosh 身上,讓完全誤會的 Cairne 氣憤到立刻衝去找 Garrosh 理論,而 Garrosh 本人的態度也非常的差勁傲慢,弄到最後兩個人鬧翻了。

Garrosh suddenly grew cold. “You are an idiot to think me a schemer. Age has addled your wits. Because of the esteem in which Thrall inexplicably holds you, I shall ignore your prattlings as that of a mad man. Thrall put me in charge of the Horde, and I will always do what I believe is best for it. Go now, and spare yourself the indignity of being bodily tossed out on your tail.”
卡爾洛斯的口氣突然間變的冰冷。你真是個白癡才會認為我是個陰謀家,年老已經降低你的智商,要不是索爾對你莫名其妙的尊敬,我老早就把你的那些鬼話當做是個老翻癲的言語了。索爾指定我為部落的領導人,而我會永遠依照我認為最好的方法來治理。現在給我滾,以避免你受到整個人被擰著尾巴扔出去的恥辱!”

For answer, Cairne backhanded Garrosh right across the face, striking the fresh tattoo. So powerful was the blow that Garrosh staggered and nearly fell, crying out sharply in pain and flailing his arm in an attempt to keep his balance.
作為回答,凱恩反手一掌打在卡爾洛斯的臉上,直擊那塊剛刺青過的皮膚。其力道之強硬讓卡爾洛斯顛簸了好幾步還差點跌倒,他發出痛苦的尖銳哀嚎聲並揮舞著自己的手臂以試圖保持平衡。

“It is I who shall toss you out on your tail, impudent pup,” Cairne said. “That blow has been long in coming”
是我才要把你整個人被擰著尾巴扔出去,放肆的小狗。凱恩道。那一掌已經等很久了。


卡爾洛斯下巴圖上刺青、手持血吼之斧

Cairne 接著要求一場挑戰大酋長職位的榮耀決鬥,但是 Garrosh 嗆聲如果不是最傳統那種打到對方死亡的他不接受,他看不起 Thrall 規定下的點到為止的表演,想不到 Cairne 也一口答應了,情況就這樣演變成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戰鬥。人潮擠滿 Orgrimmar 的競技場,根據規則雙方武器一旦武器落地就不能拾起,武器可以找一個自己信任的薩滿給予法術祝福,同時任何盔甲衣服都不能穿,只能留一件遮蔽下體的簡單褲襠。此時 Cairne 居然看到幫 Garrosh 祝福武器的是同樣身為牛人的 Magatha,這讓他感到相當的痛心,想不到自己的族人居然如此背叛,Garrosh 會讓 Magatha 這樣做也是因為先前這個老母牛的一番話語才信任她。一切準備就緒之後雙方踏上了競技場,Cairne 的武器是祖傳二十多代的符文之矛,Garrosh 的也同樣是家傳武器血吼之斧。


凱恩和卡爾洛斯生死決鬥之地 - 勇士之環

決鬥一開打 Garrosh 馬上就落下風,他敵不過 Cairne 多年累積的戰士經驗與智慧,完完全全的被壓制住,不過 Cairne 要給予致命一擊之際卻想到這樣殺了 Garrosh 對部落來說真的是個損失,而這樣的遲疑給了 Garrosh 一個機會做出全力的反擊。Cairne 穩住腳步擋下這一擊,想不到武器交會的那一刻他的符文之矛碎裂了,讓血吼之斧在他的胸口和和手臂劃出了一道淺淺的傷口。Cairne 知道這樣並不礙事,況且 Garrosh 剛剛那樣全力的一擊已經用盡力氣而無力再做出第二擊,他立刻伸手接住一塊符文之矛的尖銳碎片,對準敵人要害準備刺下以奪得勝利。想不到這時 Cairne 的身體突然不聽使喚,他的視力變得模糊、手腳變的麻痹沉重、嘴巴發不出任何聲音,這時他才知道血吼之斧上面餵有劇毒,這意味著他接下來只能夠任人宰割。Garrosh 一面喘氣一面聚集力量,絲毫沒有對 Cairne 突然間的怪異舉止感到疑問,他認為 Cairne 已經太老而用盡力量,於是再度舉起血吼之斧對準麻痹動不了的對手脖子砍下去,讓鮮血立刻濺滿競技場的地板和他自己的身體,Cairne 已經斃命。


雷霆崖的劇變

Garrosh 獲勝之後立刻開慶功宴以慶祝自己殺了部落的一個傳奇英雄,對於一個獸人來說能夠在這場傳統的決鬥獲勝是莫大的榮耀,許多人都在歡慶 Garrosh 是個真正的英雄。此時 Magatha 馬上吩咐手下開始進行政變,她剛剛利用祝福武器的時機將劇毒抹在血吼之斧上,Cairne 死後正是行動的最好時機,目標是將首都 Thunder Bluff(雷霆崖)納入自己的控制當中,她派人把所有有可能威脅到自己地位的人一一剷除。Magatha 本來下令 Baine 是第一要暗殺的目標,不過卻被一位背叛的手下走漏消息,但在寧靜的晚上這個和平的城市終究被血洗,許多人都在睡夢中慘遭殺害,隔日升起的火紅太陽就像是在象徵 Magatha 的恐怖統治時代已經來臨。


恐怖圖騰的政變

Baine 在父親決鬥的同時留守在家鄉中,他是在恐怖圖騰部族襲擊前收到警告的,一位叫做 Stormsong(風暴之歌)的恐怖圖騰薩滿認為 Magatha 的行為已經逾越薩滿的本職太多,他看不下去這樣殘暴背叛的行為,於是 Stormsong 私自脫離部隊偷偷警告 Baine 事態的嚴重性,包含 Cairne 的死訊和預備來襲的恐怖圖騰部族,他要 Baine 務必活下去,絕對不要因為一時逃跑就感到屈辱。Baine 雖然想要留下來陪大家一起奮戰,可是他知道摯愛的父親已經慘死,如果不努力活下來領導人民對抗暴政,那麼他就辜負當時父親交付給他的任務:在我離開的時候照顧好我們的人民。因此 Baine 接受了 Stormsong 的幫助和建議,並且和大德魯伊 Hamuul 等人會合之後暫時撤退,以保住 Bloodhoof 家族的最後血脈。


Baine 逃跑成功之後就是要開始召集反抗軍,但是在現在毫無依靠的情況下他不知道該對誰尋求協助,Garrosh 和他所領導的部落根本就不能信任,剩下最後的選擇:聯盟。Baine 認為一個有榮耀感的敵人比沒有榮耀感的朋友還要值得信任,因此他決定去拜訪人類法師 Jaina 向她請求協助。想不到 Jaina 一口答應了,她很快就安置好 Baine 並開始策劃方法。



幻象試煉
Thrall 學習完在混亂墮落元素充斥的世界中應付元素的方法後,Geyah 告訴他在古老的獸人傳統中,傳統的幻象試煉並不是像原本 Thrall 在他的世界經歷的那一套,也就是說如果 Thrall 想要進一步從 Outland 的元素學習就必須通過這裡的幻象試煉,而這個和 Azeroth 世界的那一套並不相同。Aggra 交給 Thrall 一套簡單的法袍和串珠以協助他和 Outland 的元素之靈溝通,畢竟位在 Throne of the Elements(元素王座)的四大憤怒元素是當地最強的幾個元素代表,如果能夠得到他們的認同,那麼或許他們會願意指引 Thrall。Aggra 全程像個導師一樣帶領 Thrall 進行這場不一樣的試煉,其中最重要的主題是自我認知,唯有瞭解自己才能夠進一步挖掘出更多的潛能。


元素王座與四大憤怒元素

在試煉中他們兩人化為靈魂之,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幻象則是 Thrall 的過去和回憶。奴隸格鬥士的生死之戰象徵火、Thrall 與人類姐姐 Taretha 之間的感情象徵水、薩滿師父 Drek'Thar(德雷克塔爾)的教誨象徵地、與 Cairne 和 Jaina 絞盡心思商討國家大事則象徵風,在這裡的每一幕都牽動 Thrall 的心智,目的是考驗他是否能夠克服過去的自己,是否會為過去的決定後悔不已。Thrall 也真的成功的通過了試煉,得到四大憤怒元素的認同,但就在此時一個元素的預示在他眼前展開:Thrall 看到正在領導著部落的自己臉上充滿恐懼表情,突然間身上的盔甲連同傳奇武器末日錘全部崩裂脫落,只剩下穿著基本薩滿法袍的 Thrall 跪倒在地上。試煉結束了,Thrall 成功的通過卻看到了最新的預言,雖然一個預言會發生與否在於自己如何解讀以及如何面對處理,可是他卻感到驚恐不已,這似乎在預告 Thrall 終將失敗。


Aggra 接著引導 Thrall 去參見四大憤怒元素,Thrall 對他們一一告知在 Azeroth 的狀況,請求他們給予協助,但是他們都表示另一個世界的元素對他們來說都太遠了,因此沒辦法給予直接的幫助,所以他們分別都把自己的一點力量分享給 Thrall,讓他充滿風的思考、火的熱情、水的感情、地的知識,其中這個知識尤其重要,因為這讓 Thrall 瞭解到他的世界所遭受的危機,地之憤怒元素從他帶來的一顆來自 Azeroth 世界的小石頭感應到那些元素害怕的理由,原來 Azeroth 的大地懼怕遭受撕裂和毀滅的危機,因此元素們才會如此的不受控制、不聽祈求的到處肆虐製造災難,因為他們就像害怕的小孩子那樣不知所措,而上一次在 Outland 有同樣的感覺是發生在這個星球要毀滅前。


傳承
Anduin 在覺得自己瞭解發生在 Ironforge 的事情之後就決定離開,他根本不用怕任何防止他逃跑的方法,因為他有 Jaina 送給他的傳奇寶物爐石,靠著這顆爐石不論在哪裡他都可以輕易的逃走,就這樣 Anduin 突然間現身在 Jaina 的房間內,嚇到了 Jaina 和另一個在場的 Baine。有了 Jaina 在中協助調解,這一人類少年一牛人戰士很快就成為了好朋友,他們都將自己的遭遇和故事分享給對方聽,讓 Anduin 對於部落牛人們的悲劇感到同情,還發現現在 Baine 內心搖擺不定、充滿疑問和恐懼。Baine 渴望復仇,可是如果他這麼做就是辜負了父親用自己生命換來的結果,畢竟當時 Cairne 是為了部落的未來才挑戰 Garrosh,但是大地之母卻讓 Cairne 失敗,恐怕是祂認為如果 Cairne 贏了將引發部落內戰,而他用自己生命想要守護的部落將會毀滅。因此雖然 Baine 想要殺了 Garrosh 和 Magatha,但他不能就這樣盲目的對這些人復仇,否則自己的父親就是白白死去,他也將對牛人的傳統文化和信仰做出了最大的褻瀆。


Anduin 聽到了Baine 面對抉擇的痛苦時突然靈機一動,便拿出了 Magni 贈送給他的傳奇武器破懼者,然後將這把錘子贈送給 Baine。破懼者有個會自我選擇主人的特性,只要合適的人握住錘子就會發出光芒,當時 Anduin 就是得到了認可 Magni 才送給他的,而現在沒想到 Baine 也獲得了錘子的認同!Anduin 認為或許當初 Magni 傳承給他時就已經註定要讓他再把這把武器交給 Baine,這是個跨越種族的傳承與認同,而 Anduin 已經完成了他的任務。獲得破懼者的 Baine 現在感覺到信心充足,不管這是來自聖光、或是所謂太陽神的力量,他再也不會感到恐懼了。



瑪加薩的下場
開完殺了 Cairne 的慶功宴之後老顧問 Eitrigg 突然出現,並對 Garrosh 指出他的愚蠢讓部落蒙受一個巨大的損失,Eitrigg 說 Garrosh 已經成為 Magatha 借刀殺人的兵器,居然還以為是靠自己的實力打敗 Cairne。仔細調查之後真相終於公開,Garrosh 果然是靠著抹上劇毒的武器才獲勝的,讓這個魯莽獸人對於自己被 Magatha 設計而憤怒不已,他認為 Magatha 搶走了他的榮譽擊殺,害他現在要背負靠別人下毒才有辦法殺死 Cairne 的惡名,對於一個終生追求在戰鬥中獲得榮譽的獸人來說實在不榮耀至極。


Magatha 政變成功之後就一直在防著 Baine 組織的反抗軍,因此她向大酋長 Garrosh 請求支援,卻想不到 Garrosh 在知道真相後並沒有感謝她幫忙除去一個政敵,反而寫了一封信誠心的敬祝 Magatha 可以擁有一個緩慢而且痛苦的死亡,Garrosh 表示他對 Magatha 的背叛行為感到噁心,因此他不會再受到 Magatha 的欺騙也不會出兵協助她,Magatha 的命運將交給大地之母做抉擇。這樣的反應讓 Magatha 陷入了困境,她原本以為頭腦簡單的 Garrosh 完全在她的掌控之中,卻想不到這個獸人的頭腦就是這麼的簡單耿直,認為榮譽就是榮譽,一旦遭到他人玷污即不可原諒。



棘齒城城主加茲魯維破例替貝恩打折

另一方面 Baine 積極的招募反抗軍,雖然聯盟因為政治因素不方便直接協助,但 Jaina 還是私下送給他一筆資金,讓他可以雇請厲害的傭兵團來協助戰鬥,而且熱砂企業的 Ratchet(棘齒城)城主 Gazlowe(加茲魯維)也看在老牛生前的份上打了很多折,提供 Baine 許多便宜的戰備物資。除了 Garrosh 和他手下的那些人之外,很多部落的成員都自願出手協助 Baine,甚至連被遺忘者血精靈都有幫忙,就這樣一支聲勢浩大的反抗軍在 Baine 的親自帶領下攻入 Thunder Bluff,他們採取的是哥布林飛船的空襲戰術,殺的 Magatha 措手不及。


反抗軍很快就把恐怖圖騰們全部打敗,Baine 也沒有讓他的憤怒淩駕到自己的理智上,他擊碎了 Magatha 與元素之靈溝通的圖騰,讓 Magatha 短暫失去了力量,並且表示她和不願意降服的其他背叛者將一起被放逐到資源極度貧乏的國境邊界,而如果他們膽敢再闖入就絕對不會有任何憐憫了。有將近四分之一的恐怖圖騰牛人願意為了自己的孩子和家人來臣服在 Baine 的領導下,他們誠心的歸順,讓整件事情完整落幕。重新統合所有的牛人部族之後 Baine 決定帶他們回歸部落,畢竟這是他父親用自己生命去守護的事物,他如果就這樣離開那父親就白白犧牲了,況且剛經過內戰的牛人部族會需要一個強權勢力來保護,因此儘管他非常討厭 Garrosh,儘管 Garrosh 在整場反抗行動完全都沒有派任何人來協助,Baine 還是控制自己的情緒,將人民所需擺在第一。


貝恩收復雷霆崖、繼承矮人傳奇武器破懼者

三錘議會
Anduin 在傳送到 Theramore 城時就有和自己的父親聯絡,以確保他老人家不會再為兒子失連感到擔心,可是想不到透過魔法鏡子聯繫之後,他在鏡子後面看到父親的情緒似乎不太穩定,隨時處在爆發邊緣的樣子,那時他就感覺到心中不太妙。後來隨著 Jaina 的一個說溜嘴,Anduin 發現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Varian 居然要帶兵襲擊矮人的首都 Ironforge,而且用的還是軍情七處,目的是要暗殺女王 Moira。國王 Varian 將 Moira 認定是發動政變的暴君,因為這個女人居然把邪惡的黑鐵矮人帶回來然後下令戒嚴,最可恨的是還軟禁他的兒子為人質,完全不能原諒!因此 Varian 在確定 Anduin 已經逃走之後就立刻策劃一場暗殺,他將要親自帶著軍情七處的專業殺手潛入矮人城市,將 Moira 當衆斬首以解放矮人城。


這點讓 Anduin 完全無法接受,他認為父親根本就什麼都不瞭解,完全只用自己的觀點去看待另一個民族,如此貿然的暗殺一個合法繼承人是愚蠢又莽撞的行為,一個人類的國王有什麼資格來干涉矮人內政?而且當衆斬殺領導者對於一個民族而言是莫大的侮辱,Varian 的行為只會引爆矮人內戰,屆時人類王國和其他聯盟成員可能都會被捲入,造成的只有更多的傷害而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因此 Anduin 努力地用自己的話語說服 Jaina,讓 Jaina 決定帶著他一起傳送到 Ironforge 去阻止他的父親犯下大錯。事實上矮人們也對 Varian 的行為感到不滿,高階牧師 Rohan 指出就算 Moira 做的再不好依舊是他們的女王,何況她的立意是善良的,她想要團結矮人民族創造出一個和平強盛的國家,只是和人民之間的溝通沒做好、本身做法也有錯而已,這樣子就要被殺掉根本一點都說不過去,更不用說經過一些日子的磨合已經有市民認同 Moira 了。



瓦里安帶著軍情七處潛入鐵爐堡意圖刺殺莫艾拉

殺手們利用他們高超的暗殺技巧一路殺進王宮,Varian 已經殺到失去任何理智,強硬把穿著睡衣的 Moira 拖行到公眾廣場,大聲的宣告他已經擒獲篡位者,在矮人市民面前一一數落 Moira 的罪行,所有人民都看得目瞪口呆,沒有人敢動一步,讓 Moira 像個普通的小女孩那樣驚嚇的發抖。就在此時 Anduin 即時趕上了,父子在眾人面前爭辯起來,結果很明顯的 Anduin 重新把理智打入 Varian 的頭腦內。

“She held you hostage, Anduin!” Varian’s voice echoed, and Anduin flinched slightly. “You, my son! She can't be allowed to get away with that! I won't let her hold you and a whole city prisoner. I won't, do you understand?”
她把你當做人質,安度因!瓦里安的聲音迴響著,讓安度因些微退縮了點。你可是我的兒子啊!我可不能就這樣輕易放過她!我不會讓她把你和整個城市都挾為人質的,我絕對不會的,你瞭解嗎?

His boy, his beautiful son... it was hard not to simply bellow in anger and plunge the blade into the usurper’s neck. To not rejoice in the feel of hot, wet blood spurting over his hand. To know that the threat to his son was forever ended. He could do it. He could do all that. And how he wanted to.

他的孩子,他美麗的兒子…控制不讓怒氣隨意的爆發和不把刀刃刺入篡位者的脖子真的很困難,不去對濕熱的鮮血濺到手上的感覺感到開心,又要去確保他兒子的威脅永遠的消失。他可以做到的,他可以全部做到,而且他是多麼想要這麼做。

“Then let her answer to the law, to her people, for what she has done to them. Father – you're a king, a good one, one who wants to do the right thing. You believe in the law. In justice. You're not some – some vigilante. Destruction...” Anduin paused in midsentence, a strange but calm look coming over his young face, as if remembering something. “Destruction is easy. Creating something good, something right, something that lasts - that's what's hard. It'd be easy to kill her. But you have to think of what's best for the people of Ironforge. For the dwarves – all of them. What is wrong with the dwarves' deciding how much or how little they want to participate in the world's politics? What is wrong with reaching out to the Dark Irons if they are amenable?”
那就讓她去面對他們的法律和人民,為她自己的行為負責。父親,你是個國王、是個好人,而且你是個想要做出正確事情的人。你是相信法律和正義的,你不是一些什麼暴力的私刑者。破壞…安度因在這句停頓了一下,一股古怪但是冷靜的表情從他的年輕臉上顯露出來,就好像他想起了什麼重要的字語。破壞很簡單,但是創造好的、正確的、持久的事物卻很困難,就像這樣殺了莫艾拉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但你必須仔細想想怎樣做才是對鐵爐堡的人民最好的做法,這是為了全部的矮人人民著想。矮人們對於他們政治的參與要深要淺有什麼錯?他們想要和服從配合的黑鐵矮人同胞溝通又有什麼錯呢?


在 Anduin 的開導下,Varian 失控的暴躁人格終於再度冷靜下來,他對大眾道歉,承認自己就像 Moira 一樣做的不好,接著告訴 Moira 如果她想要贏得民心就要用自己的努力去爭取,而不是靠權力強迫人民屈服,因此他建議將矮人的三個族群全部找回來組成三錘議會,Moira 必須在議會中取得所有人民的認同才可以獨掌大權。想不到這樣的決定意外的引起所有市民的共鳴,Moira 也點頭答應她會這麼做,這時所有矮人大聲的歡呼著銅鬚黑鐵蠻錘的名字,Anduin 終於再度露出燦爛的笑容,他已經好久沒有為自己的父親感到驕傲,這一次沒有任何的隔閡了。



世界將毀滅
Thrall 完成了他所需要學習的事物,同時也得知 Azeroth 世界將要面臨毀滅的危機,因此他必須立刻趕回去拯救世界,就在此時一個牛人信使出現,將最近部落發生的劇變都告訴 Thrall,他才知道自己不在的這一段時間內他的好友 Cairne 已經逝去,而且還是因為被人背叛而死。Thrall 的心中感到一陣抽痛,他想到臨別前雙方的那次爭吵,而自己對他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居然是那麼的刺耳,他突然間感覺到自己像是一千歲那麼老,其沉重感無以言喻。


Aggra 在這時候走了過來,讓 Thrall 以為這個女人又要來嘲笑攻擊他,想不到她的臉色是意外的溫柔,原來她是來安慰 Thrall 的。Aggra 說這段相處的日子下來,她之所以會對 Thrall 敵意這麼深全都是來自她從小就經常聽奶奶 Geyah 講述 Thrall 父母的故事,她特別崇拜 Thrall 的母親 Draka(德拉卡),因此一直以成為這樣勇敢堅強的女人為目標。後來黑暗之門重開而部落的消息傳到了 Aggra 的耳中,讓她既興奮又期待,她期待 Thrall 會歸鄉留在這裡陪伴真正的族人,卻想不到 Thrall 僅僅只回來探望奶奶一下就離去,而第二次要來的時候卻是想要從這裡學習拯救另一個世界的方法,她感覺到自己被遺忘、被大酋長背叛,一直為此憤憤不平,才會在前面那段日子故意惡劣的對待 Thrall,因此她現在覺得自己過去真是自私又膚淺。



阿格拉先前討厭索爾的原因正是當初索爾只有探望一下奶奶就離開

然而 Thrall 卻從來不因為 Aggra 的惡劣而改變自己學習的謙卑態度,也不會想要動用特權要求奶奶把 Aggra 趕走,Thrall 誠摯堅定的心感動了 Aggra。尤其在幻象試煉這一段,Aggra 看到 Thrall 的真實過去、看到 Thrall 是如何努力為自己人民做最長遠的規劃,她發現 Thrall 要的不是只有對自己的人民最好而已,甚至希望他的對手也能夠獲得最好的結果,Aggra 發現她愛上了這樣子的男人。因此 Aggra 激勵了 Thrall,告訴他不必要為了 Cairne 的死亡感到難過,因為 Thrall 來到這裡學習到的可是具有拯救全 Azeroth 世界的關鍵,接著還說她願意陪伴他一起回到 Azeroth,陪伴他走到天涯海角。這點讓 Thrall 感到非常的窩心,畢竟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同時在他有錯的時候隨時糾正他,在他迷惘的時候指導他,在他最需要慰藉的時候陪伴他,這就是他渴望已久的終生伴侶。


牛人們打算用傳統的火葬來讓他們尊貴的前任大族長回到祖先之靈的身邊,而 Thrall 和 Aggra 一起回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來參加葬禮,他得到了 Baine 的同意而可以和 Cairne 的遺體獨處一段時間。Thrall 聲音沙啞的在 Cairne 的遺體前痛哭懺悔自己犯下的錯,這是發自內心的告解,他覺得自己對不起這位摯友、忽略了他的智慧才害死了 Cairne,而現在他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希望這位逝去的好友可以指引他。突然 Thrall 又看到一次先前在幻象試煉最後展現的那個預言,而這一次他終於瞭解這個預言的內容是在代表什麼,這是一個警訊:如果 Thrall 回去領導部落並且找 Garrosh 算帳,部落終將步入內戰而四分五裂,世界也真的會毀滅了,因此就像預言的最後一幕所暗示的,他必須徹底卸下部落大酋長的枷鎖,以一位薩滿的身份謙卑的走下去才有成功的機會。



徹底卸下部落的色彩、以全職薩滿姿態重生的索爾

於是在這裡 Thrall 將自己身上那套象徵部落精神的黑色盔甲一片一片脫下來,並穿上 Aggra 送給他的那套法袍、戴上與元素之靈溝通用的串珠。Thrall 已經下定決心並選好了自己未來的路,他的責任不再存在於部落之中,而是全職守護 Azeroth 世界和諧的薩滿,透過他誠摯全心的專注,他的身體已經和元素們締結堅韌的靈魂連結。此時突然間大地劇烈搖晃,大地在 Thrall 的眼前裂成兩半,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元素們的痛苦和恐懼,是大災變發生了,其巨大的傷痕裂口來源正是在無盡之海中央的大漩渦。


Thrall 寫了信給熱砂企業的 Ratchet 城主 Gazlowe,請他幫忙準備一臺航往大漩渦的船,以 Thrall 的母親為名叫 Draka's Fury (德拉卡之怒),這一次除了他和 Aggra 之外還有一批忠心的獸人追隨者也願意跟隨他們的前任領袖到天涯海角。命運之風已經吹起,Thrall 也回應了呼喚,他的身份不是部落大酋長而是代表自己、是代表薩滿,拯救世界的旅程就此起航!


大漩渦 - 大災變的中心點



其他一些在書中提到比較有意思的部份

黑毛的 Grimtotem 部族從未正式加入部落,他們和部落的關係僅僅只是非敵的狀態。

Cairne 的妻子名叫 Tamaala(塔瑪拉),是在第三次大戰前不久死去的。

Thrall 在第三次大戰之後選擇在蠻荒之地替自己族人建國的理由是要自己的族人銘記曾經受到惡魔腐化的教訓,同時也是希望借此鍛煉族人的意志和力量,以及將富饒之地讓給聯盟作為以前兩次大戰部落惡行的贖罪。

聯盟在天譴軍之戰的總死亡人數逼近五萬,而光是憤怒之門一戰就死了快五千人。

Anduin 的全名是 Anduin Llane Wrynn(安杜因·萊恩·烏瑞恩),他稱呼 Jaina 阿姨,讓 Jaina 每次看到都想摸摸他的頭;他也叫 Magni 伯伯,讓 Magni 的心中感到溫馨又溫暖。

部落的老顧問 Eitrigg 在大災變發生時年紀大約快60歲,這意味著他快40歲時離開舊部落,50歲左右和大領主 Tirion Fordring(提里奧·弗丁)結為生死之交。

大領主 Bolvar Fordragon(伯瓦爾·弗塔根)在憤怒之門是因為被紅龍的火焰焚燒之後才活下來的,不過 Anduin 並不知道 Bolvar 已經成為新任巫妖王。

儘管在遊戲中沒有看到,但是石頭的維庫人確實存在。

第一次屠殺夜精靈哨兵的兇手和襲擊德魯伊和平會談現場的暮光之錘教徒是同一批人。

曾經一度協助聯盟在 Alterac Valley(奧特蘭克山谷)戰鬥的大德魯伊 Elerethe Renferal(伊蕾瑞絲·雷弗拉爾)是代表聯盟參與德魯伊和平會談的代表,她已經確認死在暮光之錘的突襲中。

牛人們除了信仰大地之母外,還信仰 Sky Father - 天空之父。天空之父這個名字是第一次在 Warcraft 的世界中被提到的。

大酋長 Thrall 在面臨好戰派的壓力和騷動時,曾經在心中用篡位者的字眼形容 Garrosh,不過他不敢多想也不願意相信 Garrosh 是這樣的人。

Thrall 吩咐 Garrosh 接下大酋長職位後要進行重建被燒毀的首都工作,承包商哥布林看在 Thrall 的份上降價很多,結果 Garrosh 卻要哥布林們用金屬將城市改造成軍事專用的形態,理由是防火。而新的 Orgrimmar 建築風格讓 Cairne 聯想到墮落魔獄獸人的 Hellfire Citadel(地獄火堡壘)。

Garrosh 很崇拜自己的父親,所以請了刺青師傅幫他把下巴刺上黑色的圖案,就像他的父親一樣。

矮人王 Magni 的孫子、也就是 Moira 之子的真正名字叫做 Dagran Thaurissan II(達格蘭·索瑞森二世),而不是 Magni 惡夢中的那個 Fenran(芬蘭)。

夜精靈和部落雖然經常因為伐樹的問題在爭論,但其實雙方一直都有來往貿易,造成貿易中斷的是憤怒之門事件,在巫妖王死後簽訂和平條約之後貿易依舊沒有恢復。

Jaina 在大災變逼近時是施展龍息術來抵擋襲擊 Theramore 海港的暴雨和洪水。

Thrall 最後完全沒有回去首都也沒有和 Garrosh 會面,他只請人把脫下來的傳奇黑色戰甲送回去而已。

大酋長 Thrall 的導師 Drek'Thar 自從夢魘之戰結束後精神狀況就非常不穩定,表面上像個老番癲,實際上他講出來的話都變成了非常真實的預言,小說 Drek'Thar 最後的預言是有某個非常可怕的入侵者要突破封印了。




以下為個人主觀讀後心得,若有冒犯請見諒。

這本小說從標題來看就知道是資料片 Cataclysm 的前傳,由作家 Christie Golden 撰寫,正本內容相當豐富、劇情引人入勝,不得不說是目前出版的所有小說中最好的一本。不過 Golden 寫作的缺點也真的非常的明顯,而且甚至可以說是全世界廣泛女作家共同擁有的缺點,她在戰鬥和戰爭戰況的描寫就是不夠深刻,場面塑造觀不夠宏大,讓人難以體驗到熱血沸騰、史詩澎湃的感覺。


當然這都是我個人在雞蛋中挑骨頭,而且有這樣的缺點也是瑕不掩瑜。在 Golden 的細膩文筆下,每個書中的主要人物全部都像是活了過來一般,如同真實世界的人一般,不再是普通的平面人物,每個角色的塑造、心境轉折全部都詮釋的非常到位,角色的邏輯和心中思考方式都讓人與其產生共鳴,閱讀的時候真的很容易就讓自己融入書中,和這些故事角色產生感同身受的體驗。


本書透過三條主線 – 部落、聯盟、Thrall 的尋知之旅同時進行,卻又在許多關鍵的時刻交會,交織成一場精彩的戲劇,尤其是面對一個大家老早就知道結局的故事,要怎麼樣寫才能夠讓讀者會去喜歡它、想要繼續讀下去,這點 Golden 就真的做的非常成功。Golden 靠著她的敘事功力成功的把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說明清楚,每個角色的想法和動機也都變成能夠理解的行為,不再是莫名其妙冒出來的詭異劇情,畢竟我相信很多人一直都對牛人大族長 Cairne 之死無法接受,看完小說之後就能明白這是一場操弄下造成的誤會和悲劇;又如 Thrall 把大酋長之位傳給 Garrosh,甚至是離開部落的種種舉動也在書中可以看出他有很大的一部份是被逼走的,畢竟 Thrall 大可以去找 Garrosh 算帳,但是這不合他的個性,他不會為了這件事情讓部落分裂、讓世界毀滅,於是只好孤獨的離開他所摯愛的部落。


而且與其說這是一本奇幻冒險之書,實際上更像是一本敘述政治鬥爭的小說,只是世界觀是建立在奇幻背景上罷了,有注意到的話會發現主要角色幾乎都是在政治中佔有一定影響力的地位,看到他們彼此牽制、勾心鬥角,想辦法實現自己的政治理念,想辦法如何扳倒政治上的敵人。我們看到 Thrall 在治理國家時的無力,面對廣大群眾大聲歡呼在許多政策上反對他的 Garrosh,自己有遠見的政策卻很容易就被短視近利操弄下的民眾大聲反對;我們看到對權力渴望許久的 Magatha 利用 Garrosh 來幫自己消滅政敵;我們看到 Baine 面對發動政變的敵人,他不去尋找同樣陣營的 Garrosh 協助,怕的是 Garrosh 和 Magatha 兩人聯手剷除他,遂而拜訪另一個勢力的 Jaina 來尋求東山再起的機會。


聯盟方面也是,而且在 Golden 的描寫下更顯現出 Anduin 的年少無知,這位少年很多立意都是好的,卻忽略了大人世界的政治黑暗面,直到他親自去參與才瞭解自己的天真和無力,當然最後結局是有靠一點主角威能才解決問題,誰叫他是全世界唯一一個可以對父親使用寧神射擊的人呢;至於 Moira 則更像是個小看政治的小女孩,她有好的理想是沒錯,可是卻把治理國家想得太簡單,絲毫沒有想過真正的政治是多麼複雜可怕,尤其一面對 Varian 突然進行的政治暗殺下 Moira 的原形就畢露了:一個面對眾人眼光不斷發抖的可憐小女孩。


總之對於英文不排斥的人來說我是絕對會去推薦這本小說,能夠在 Amazon 網站讀者投票拿到五顆星、New York Times Bestselling 上榜的書本就真的很不簡單,劇透部份雖然看起來很多,實際上已經是精簡到不行的大綱,很多內容還是要看小說本文才能夠品嘗當中的味道,去深刻的瞭解每個角色的行動和對話,因為第一次讀完的時候我真的是久久不能自我。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