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攻略

魔獸世界 - 提里斯法議會

Wekey搜尋

Council of Tirisfal 提里斯法議會


Alodi (阿洛迪)是 Council of Tirisfal (提里斯法議會)的第一個守護者,但是議會的歷史卻比他還要更加古老,因為最初的議會運作並不是訓練守護者,而是採用團隊聯合戰鬥的方式來對抗被人類濫用奧術魔法吸引來的惡魔人類在向高等精靈學到魔法之後絲毫不知節制,又以剛建立不久的 Dalaran (達拉然)城邦最嚴重,他們無止盡的施法再度吸引到了惡魔的入侵,完全招架不住的人類只能向高等精靈王國 Quel'Thalas (奎爾薩拉斯)求助,而高等精靈在看到了人類的行為可能會再造成世界被大舉入侵的危機之後,立刻和 Dalaran 的高層進行一個計劃,由許多強大的法師組成一個秘密的組織,這就是議會的由來。


毒蛛峽谷是議會定期密會的地點

議會定期在 Tirisfal Glades (提里斯法林地)的 Venomweb Vale (毒蛛峽谷)中聚會,討論和研究對付入侵惡魔的方針。在全議會成員皆是使用奧術法術的法師狀況下,議會研究出一種在戰鬥中具有強大威力的特殊魔法:將所有成員的法力集中到一個特定的人身上,讓他在短時間內的法術威力可以大幅躍進,以擊敗具有強大防護法術或是力量本身就超越凡人的惡魔。但是這個特殊的轉移魔法卻有幾個極大的缺點,首先是法力轉移會受到距離的限制,所有的輸送者都必須親臨戰場才可以把自己的法力轉移到接受者身上,而他們又必須保留法力來製造護保護自己免受戰鬥的波及,造成每個人能夠轉移的法力是有限的;再來是這個法術是屬於連結性的法術,在施法期間所有的輸送者都必須集中精神來維持儀式的運作,而且所有輸送者還會進入傷害共享的狀態,一旦有個人因為戰鬥而受傷了,其他的輸送者也會跟著受到相等的傷害,而接受者更會因為法力反噬受到更大的傷害;最後的缺點同時是最難克服的問題,要自由操縱來自別人的奧術能量是一件極困難的事情,把來自不同人的法力合流而一為己用更是難上加難,這是一種極度稀有的天賦,因此尋找一個適合的接受者是整個議會面對的最大問題。有鑒於擁有這種特殊才能的人在議會內部是扮演核心的角色,整個議會就將適任此位的人稱作 Spearhead (矛首),象徵著一柄矛最尖銳的部位,他將引領整個議會突破每一個敵人的,直到打敗敵人解除魔法儀式之後,這些法力才會再度回到原本的傳輸者身上。


議會靠著這個方法在接下來的一百餘年間擊敗了許多惡魔,但是卻也因為這些缺點的緣故而折損的不少戰力,而且所有擔任矛首的人全部都戰死,尋找和訓練新矛首一直是議會苦腦的難題。當時的矛首是由一個叫 Aertin (艾爾丁)的高等精靈擔任,Aertin 曾經是 Quel'Thalas 王國治理高層的一員,不過在他成為矛首之後就離開自己的王國以專心驅除惡魔。除了 Aertin 之外,整個議會還有 Ethylar (艾希拉)和 Rohar (洛哈)兩位高等精靈是同樣來自 Quel'Thalas 王國的高層,另外有本身是 Dalaran 高層的兩位人類法師 Huga (雨佳)、Irar (伊瑞爾)和一位地精法師兼工程師 Indus (因杜絲),以及在 Troll Wars (食人妖之戰)立下重要功績卻被迫變成不死族的 Meryl Winterstorm (梅里爾·冬風暴)等共七人。


恐懼魔王卡瑟拉納提爾被議會誘捕

在一次議會追捕和調查潛伏惡魔任務時,他們靠著設下陷阱成功的誘捕到一個力量非常強大的恐懼魔王,根據他們帶來的高等精靈古籍記載,這個恐懼魔王名叫 Kathra'Natir (卡瑟拉納提爾),是一個曾經在 War of the Ancients (上古之戰)被大德魯伊 Malfurion (瑪法里恩)親手擊敗的惡魔之一。而現在 Kathra'Natir 再度回來了,這個邪惡的惡魔試圖借由污染人民的糧食和水源來造成饑荒,再伺機挑撥離間挑起人類王國和其他種族國家之間的戰爭,不過現在這傢伙已經被議會鎖定並且捉住了,他的計畫也即將被阻止。但是當 Aertin 聚集好眾人傳輸給他的能量要進行最後一擊時,Kathra'Natir 展現出他真正的力量然後掙脫陷阱,跑入了 Dalaran 的圖書館,剛好遇上了正在裡面做研究的 Alodi 等人。因為整個議會的存在和任務對許多學徒和平民其實是個秘密,為的是不要引起平民們的騷動和恐懼,畢竟議會最主要的目的是對付來自 Burning Legion (燃燒軍團)的惡魔,而如果讓大眾知道有惡魔潛伏在這個世界,那樣必定會引起恐慌進而造成沒必要的麻煩,但現在眼看這個秘密就要被公開了。


這邊先額外提一下 Alodi 的背景,他原本是個半精靈孤兒,在他的雙親因為戰爭而死亡之戰後他就被 Dalaran 城邦的法師帶走撫養長大,因此從小 Alodi 就生長在魔法的環境下。在導師們的指導下,Alodi 還在學徒時就迅速的展現出他身為混血兒的魔法資質而成為一個出色的法師,喜好魔法的他甚至研究出一套獨特的傳送魔法理論。不過 Alodi 並不會以此自豪而驕傲,勤奮又謙虛的學習態度替他吸引了一位同樣來 Dalaran 學習魔法的人類貴族之女 Eidre (艾蒂莉)的眼光,這對男女很快的就陷入了熱戀,Alodi 認為當兩人在 Dalaran 的研究學習結束之後,就可以一起回到她家族所統治的領地,繼承她雙親的權位,以魔法為輔助來溫和的治理人民,平穩快樂的度過一生。但是現在這件來自議會的任務行動卻打亂了 Alodi 的人生計畫,讓他的一生就此不平凡起來。


矛首艾爾丁

回到原來的故事,眾議會成員知道再拖下去戰鬥就會牽扯到其他不知情的學徒,立刻追上去迎戰 Kathra'Natir,但是原本可以勢均力敵的戰鬥卻因為 Meryl 的一個疏忽而被扭轉趨勢。Meryl 因為想要保護他的學徒而太過燥進,直接把所有的法力都傳輸給矛首,忘記留下一部份的法力來製造保護保護自己,成為議會這次戰鬥的最大漏洞。Kathra'Natir 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直接攻擊毫無防備的 Meryl,造成所有人因為 Meryl 的受傷而跟著衰弱,矛首 Aertin 更是直接受到了魔法的反噬而重傷,這個惡魔開始大肆的嘲笑著議會的失敗,並且準備要把所有現場的議會成員以及法師學徒們殺光。Alodi 看到自己的導師們都倒地不起,他的愛人和朋友也都面臨了生死的危機,立刻站出來對抗 Kathra'Natir,只是 Alodi 卻因為經驗不足而難以獨自和這麼強的恐懼魔王戰鬥。這時身受重傷的矛首 Aertin 勉強自己站了起來,他不想看到年輕的生命就此消逝,立刻把自己所剩的生命力全部轉為法力傳輸到 Alodi 身上,進行最後的賭注,看看這位年輕人是否能夠掌握住這個來自他人的強大力量。幸運的是 Alodi 天生就具有這類的資質,這位半精靈很快的就把這股來自矛首的力量控制自如,然後傾全力打退了敵人。看到自己的傳承者終於找到了,Aertin 微笑的咽下最後一口氣後死去。


過了幾日之後議會的成員們重新在他們密會的地點相聚,討論整個議會接下來的方針。首先是惡魔 Kathra'Natir 只是在上次戰敗之後就立刻逃走然後躲了起來,他們還未真正的趕跑這個傢伙;再來是矛首以死,而他們必須趕緊尋找一位新的接任者以利未來繼續對抗惡魔戰鬥。當然他們現在已經找到了,只是在讓 Alodi 知曉議會的存在和加入前,他們決定先交付 Alodi 幾個任務和給他進入 Dalaran 高層研究院進行研究來當做觀察和試煉。Alodi 很快的就完成了這些任務,並且在發表研究理論時成功的完成可以簡單進行遠距離法力傳送的法術。這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很順利,不過對 Alodi 而言他卻開始面臨人生的重要抉擇。Alodi 對 Dalaran 高層提供他的研究環境雀躍不已,他知道自己是有多麼的熱愛奧術魔法,不過每當他多花一些時間在研究上,陪伴自己愛人 Eidre 的時間就少了些,漸漸的他發現自己必須在這重要的時刻做出決定:推掉這些導師提供給他的研究機會和任務來陪伴女友;或是結束這段愛情,然後全力的投入魔法的研究以增強未來對抗惡魔的戰力。


再過幾周之後幾件大事傳回了 Dalaran,原來其他議會的成員並沒有在這時候閒下來,他們在觀察和訓練 Alodi 的同時也一直不斷的在調查 Kathra'Natir 的蹤跡,但就在他們發現這位恐懼魔王藏匿的地點時,這個惡魔也同時注意到來調查的議會成員們。雖然經過了一場惡戰之後除了 Ethylar 以外的人都成功脫逃,可是又一名重要戰力的死亡終於讓剩下來的議會決定立刻對 Alodi 表明真相,把所有議會的秘密和運作方式全部告訴這位年輕的半精靈,請他加入議會並且成為矛首來擊敗惡魔。另一件事情則是 Kathra'Natir 已經開始到處散播腐蟲群來毀壞穀物,然後還殺死了 Eidre 的父親和許多村民,聽到這個惡耗的 Eidre 立刻決定結束她的魔法訓練然後回到自己的家園去接下父親的權位領導人民度過這個難關,再找機會挑戰惡魔來報仇。在這兩件事情的影響下 Alodi 終於做出了最後的抉擇:加入議會成為矛首並且留在 Dalaran 做研究以不斷的強化自己的能力和對付惡魔的方法,如此一來才可以保護自己的愛人,但是相對的會被束縛在這個無止盡的任務上,難以和自己的愛人重新再相聚。


守護者阿洛迪的法力傳輸儀式

加入議會之後 Alodi 立即把自己先前的研究成果拿出來,將其融合入原本議會用來灌輸矛首法力的法術以改進其缺點,讓整個議會作戰的方式變得更加有效率。首先是新的魔法儀式是讓所有的傳輸者都把自己所有的法力傳送給矛首,然後傳送的方式則是使用 Alodi 研發出的遠距離法力傳送法術,如此一來矛首將會得到比以往更強的力量,而其他的議會成員因不用親臨戰場也就不需要保留法力施展防護魔法來保護自己,只要留在他們密會的這個安全的峽谷持續的維持整個儀式的運作即可。一次解決先前的兩個重大缺點,所有議會的人馬上同意這樣的改變,於是儀式馬上展開。

阿洛迪:
To reflect this change, we will alter my title. I will not be Spearhead, but Guardian - of your power, safety, and trust... and ofthe defense of Azeroth! Once the demon is banished or destroyed, I will return the power you have lent me... until next encounter.
為了配合這個魔法儀式的改變,我們也要更換我的這個稱號,從現在起我就不再是矛首了,而是守護者。因為我將守護你們所有人借給我的力量、你們安全躲藏的秘密之地、你們對我的信任,以及守護整個艾澤拉斯世界!只要惡魔被我放逐或是摧毀了,我就會歸還你們借給我的力量…直到下一場戰鬥

洛哈:
We agree. Let us begin!
我們都同意你,讓我們開始進行整個法術的儀式吧!

全議會成員們:
[Thalassian] Orum no'bendir! Orum No'mallah! Vohl um Aranar... an'delahna!
(Power we have! Power we share! Out of many... into one!)
[薩拉斯語] 我們擁有的力量啊!我們分享的力量啊!離開眾人的肉身…合流為一!


阿洛迪放逐惡魔卡瑟拉納提爾

從現在開始整個議會的運作方式就大致底定,第一任守護者的誕生可以說是 Alodi 的功勞,而這正是來自他對自己愛人、對朋友和導師們、對家園的責任感。Alodi 利用他強大的法力召喚出一隻鳳凰以供自己驅使,騎著鳳凰獨自一人前往恐懼魔王 Kathra'Natir 躲藏的地點赴戰。彙集眾人的法力,Alodi 輕易的操縱巨大的奧術流,完全的壓制住這個惡魔,並且迅速的打開通往扭曲虛空的傳送門,將 Kathra'Natir 強制放逐出 Azeroth (艾澤拉斯)這個世界。戰後 Alodi 知道了自己身為守護者的重大責任,因此開始把自己全心投入這場長久對付惡魔的戰爭,而他的愛人 Eidre 則是在意識到守護者的命運和自己身為人類貴族必須領導人民的責任是無法互相交錯之後,也決定對這段兩人之間的感情放手,以祝福 Alodi 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對付敵人。


從此整個議會需要克服的問題只有尋找合適的人選來接任守護者,畢竟有這種天賦的人還是少數,但是因為守護者的超強戰力讓他們面對來襲的惡魔戰無不克,不會再發生類似以前矛首那樣頻繁戰死的狀況。而且從 Alodi 之後的守護者傳承,更是演變成一代一代的守護者力量可以直接傳遞給下一位繼任者,讓繼任者所獲得力量可以累積,再加上 Alodi 改進的這個法力傳輸儀式,每一代守護者的力量都會再超越前一代。一代又一代的守護者就這樣秘密的保護整個世界,消滅和放逐一個又一個的惡魔,讓時間輪平穩的轉了兩千多年,直到黑暗之門開啟的前800年。


這時候的守護者是一個名叫 Scavell (斯卡威爾)的人類擔任,他因為感覺到自己年紀已大而想要退休,因此議會必須開始進行下一任的守護者挑選。在 Scavell 的學徒中,年輕的女孩 Aegwynn (艾格文)是表現最出色的一位,而她天生擅長控制奧術流的資質和專精於上古的精靈咒文更是讓她成為被選中當繼任守護者的條件。但是急於證明自己能力比男孩子強的 Aegwynn 卻在成為守護者之後開始失控,魯莽的她雖然在戰鬥能力上是史上守護者之冠,可是這也讓她開始變得自傲,經常脫序的做出不同與議會決定於命令的事情。更甚者,Aegwynn 發明出一種可以讓自己延長壽命並且常保青春的魔法,從此她就可以長生不老的擔任守護者這個職務,議會也不用再為她的繼任者煩惱。在一次 Aegwynn 追捕惡魔任務中,她意外的遇上了燃燒軍團的大首領 Sargeras (薩格拉斯),面對這個超越凡人想像力的敵人之際,Aegwynn 立刻解放自己所有的魔法力,傾全力要對付這位黑暗泰坦。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她居然很輕易的就打敗並殺死 Sargeras,驕傲的 Aegwynn 認為自己做到了全世界沒有人能夠做到的事情,卻不知道她老早已經踏上了敵人的陷阱。原來惡魔之王 Sargeras 是故意戰敗的,並且在被打倒的那一瞬間就讓自己的靈魂潛入 Aegwynn 的身體,悄悄的藏在她身體內不讓這位守護者發現,然後等待奪取守護者力量的時機降臨。


附身在還是嬰兒麥迪文身上的薩格拉斯

毫不知情的 Aegwynn 就這樣繼續執行著她的任務好幾百年,直到黑暗之門開啟的45年前,議會終於決定要求她必須要卸下守護者的職務,議會認為她已經當守護者太久而不應該再做下去。剛好這時的 Aegwynn 也真的因為長久未停止的工作感到疲倦,所以最終她還是同意要把力量傳承給下一任守護者,不過條件是這一任守護者要由她自己挑選。Aegwynn 借由勾引一位她中意的議會成員 Nielas Aran(聶拉斯·埃蘭)來讓自己懷孕,然後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為 Medivh,薩拉斯語中代表秘密守護者的意思。Aegwynn 對議會宣佈 Medivh 將繼承下一任的守護者,並在自己的兒子長大之後就把她大部份的法力全部都傳下去,但是她沒有料到的是惡魔之王 Sargeras 老早在她懷孕的時候就藉機附身在還是嬰兒的 Medivh 身上。


Sargeras 在 Medivh 得到來自母親的力量之後就開始行動,於是一場爭奪身體控制權的戰爭就此展開。雖然 Medivh 本身的意志在努力的抵抗惡魔之王,但是終究還是敗陣下來,Sargeras 獲勝並且控制住 Medivh 的力量和身體,然後開始進行一連串的野心計畫。被黑暗泰坦控制的守護者現在只是個空殼子,他和當時邪惡的舊部落獸人聯絡,創造出黑暗之門這座巨大的傳送門來讓獸人入侵 Azeroth 世界。而且 Sargeras 還控制 Medivh 去摧毀整個議會,除了 Meryl 成功的逃走之外,其他所有的議會成員全部被殺死。看到自己兒子犯下的重大罪行,Aegwynn 親自來到高塔 Karazhan (卡拉贊)查明真相,而在那裡她才發現原來自己老早就犯下大錯。憤怒又傷心的 Aegwynn 用自己所剩無幾的法力對付 Medivh,卻被輕鬆的打倒在地,然後只能看著這個控制自己兒子的惡魔大肆的嘲笑自己。


卡德加持劍刺穿麥迪文的身體

不過還是有人站出來對抗這股邪惡的力量。被 Dalaran 派來調查和當學徒的年輕法師 Khadgar (卡德加)和舊部落派來的獸人德萊尼混血使者 Garona (迦羅娜)發現了這個藏在守護著身體內的惡魔,就聯合 Medivh 的幼時好友 Anduin Lothar (安杜因·洛薩)及一群兵力突襲高塔 Karazhan。這一場惡戰原本這些凡人是沒有任何勝算的,但是卻因為 Medivh 自己本身的善良意志在身體內壓抑住 Sargeras 的力量,終於製造出破綻給這些勇敢的戰士們,Khadgar 抓準機會把劍刺穿守護者的身體,Anduin Lothar 隨即砍下他的頭顱,將惡魔之王 Sargeras 的靈魂放逐到扭曲虛空中。


稍後 Aegwynn 悄悄的回到 Karazhan 處理好自己兒子的遺體,她把 Medivh 的身體保存良好,並且緩慢的聚集她所能取得的魔法能量。好幾年下來她持續這個艱辛的工作,最後她終於聚集足夠的法力並且復活了 Medivh:一個真真正正的 Medivh,而不是被惡魔附身的空殼子。復活之後的 Medivh 替自己的母親在 Kalimdor (卡林多)大陸上安置一個隱居的小屋,並且設下保護結界以讓母親可以安穩的度過晚年。接下來 Medivh 終於可以開始履行他身為守護者的真正職務,他化為一隻巨大的黑羽渡鴉和老先知,在第三次大戰的初期四處遊說各個領導者有關惡魔即將再度入侵的預言,唯有帶領人民過海西渡才有辦法擊敗來襲的火焰與暗影。


海加爾山之戰

當時許多人都把 Medivh 當做是個瘋癲老頭而不理會他的警告,不過還是有人忠實的聽從他的指示來到了 Kalimdor 大陸。獸人的大酋長 Thrall (索爾)和人類王國 Kul Tiras (庫爾提拉斯)的王女 Jaina Proudmoore (珍娜·普勞德摩爾)跟著這位先知的引導來到了 Kalimdor 大陸,並且和領導夜精靈的 Malfurion Stormrage (瑪法里恩·怒風)、Tyrande Whisperwind (泰蘭妲·語風)會合,他們拋棄原本不同種族之間過往的仇恨,組成了跨越種族的大同盟來對抗 Burning Legion 的入侵,終於在 Hyjal (海加爾山)的山巔以凡人的姿態再次擊敗了惡魔的首腦,拯救了 Azeroth。看見自己的使命終於完成的 Medivh,微笑的道出心中的感言,就此走入了過往的歷史。

I came back to ensure that there would be a future, to teach the world that it no longer needed Guardians. The hope for future generations has always resided in mortal hands. And now that my task is done, I will take my place... amongst the legends of the past.

我從過去回到現世來確定這個世界還是有未來的,回來教導這個世界是不用再依靠守護者的,因為未來新世代的希望就坐落在現在每一個凡人們的手裡。而現在我的使命已經結束了,我將要成為…過往歷史的傳說。


麥迪文與守護者之杖阿泰絲

是的,Medivh 已經走了,以最後的守護者身份離開了這個世界,但是雖然他已經離開,卻也留下了幾個重要的遺產。守護者之杖 Atiesh (阿泰絲)是繼承歷代守護者力量的一把武器,雖然創造並且第一個持有這把杖的守護者是誰目前並不可考,不過這把杖近2000年累積潛藏的力量是許多法師覬覦的目標,其中尤以死靈法師 Kel'Thuzad (克爾蘇加德)最甚。Atiesh 在 Medivh 死去之後就被 Dalaran 的法師帶回去去用法術封印起來,但卻因第三次大戰的關係而被惡魔打成碎片,這把杖裂成了42塊分散各地,而變成巫妖的 Kel'Thuzad 已經找回了41塊。幸運的是最後一塊的杖底部位已經被矮人大探險家 Brann Bronzebeard (布萊恩•銅鬚)先行找到,而且 Kel'Thuzad 也被隨後來自 Argent Dawn (銀色黎明)的部隊打敗,免除了守護者之力被巫妖奪走的危機。不過很可惜的是大意的 Brann 卻因為在調查蟲人帝國 Ahn'Qiraj (安其拉)的內部秘密時不小心將這塊杖底碎片遺留在上古之神 C'Thun (克蘇恩)的身體內,讓重鑄守護者之杖的任務變得難以達成。


Medivh 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遺產來留給世人,只是數十年下來都沒有人發現,直到最近才被揭開。在第三次大戰之後,Theramore (塞拉摩)城的統治者 Jaina 因為一連串的魔法調查事件而意外的遇上了 Aegwynn,進而邀請這位前守護者重出江湖來輔佐自己治理人民和魔法研究。Aegwynn 答應了 Jaina 的邀請而成爲了她的私人顧問,她開始把自己許多的知識傳承給這位好學的後進之輩,幫助她解決許多難題。Aegwynn 把這段路程當做自己的贖罪之路,她不止一次的後悔自己以前的愚行毀了議會,她也不斷的祈求聖光再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而現在這個機會就要來臨了。



梅丹現身保護母親

在一次於 Theramore 進行的領袖高峰會時,突然一群來自 Twilight's Hammer (暮光之錘)的刺客突襲這座城市,打算暗殺掉這些領袖以挑起部落和聯盟之間的全面戰爭再從中獲利,其中自從第一次大戰之後就消失已久的 Garona 居然也出現在刺客群當中。看見 Garona 現身的 Stormwind (暴風)王國國王 Varian 立刻被挑起了對獸人的古老仇恨,畢竟當時親眼目睹自己父親被 Garona 暗殺的慘況至今仍是這位國王揮之不去的記憶。憤怒的 Varian 立刻向這位女刺客攻去,不過這時候另外一位外來者卻突然現身保護她,來者正是 Garona 的兒子 Med'an (梅丹)。接著就在一陣混亂之後這場騷動被平息了,Varian 和 Jaina 成功的活捉 Garona,但是 Med'an 卻反被逃跑的刺客給抓走。爲了查出背後策劃這場暗殺行動的主使者,Jaina 和 Aegwynn 開始對 Garona 的記憶做一連串的調查,就在此時又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她們面前,來者正是先前議會毀滅時僅存的成員 Meryl Winterstorm,這位法師來到這裡的目的是尋找 Med'an,他的現身開始替這位謎一般的年輕人的身世揭開面紗。


麥迪文與迦羅娜曾經有段感情

Med'an 的父親曾經一直是個謎,雖然從他的名字和漫畫內的種種暗示來看就是在指最後的守護者 Medivh,但是在真正的故事出現前這部份一直是許多喜好劇情的玩家在討論的部份,現在終於隨著漫畫的連載,Med'an 的身世也完全公佈。如大部份的人推測那般,Med'an 的父親正是 Medivh,因此這個年輕人的身上同時帶著人類獸人德萊尼的血液,混血帶來的特質讓他的未來開始出現無限的可能性。至於到底 Med'an 到底是如何出生的呢?從 The Last Guardian 這本小說中我們可以看到後面一段敘述 Garona 得到了 Medivh 的信任,而且她感受到 Medivh 有一個想要帶給整個世界更好事物的夢。這意味著在 Garona 於 Karazhan 做客並且還未發覺到藏在 Medivh 心中的惡魔的那段日子中,她因為從 Medivh 身上得到了許多的信任和知識而不禁自我的愛上守護者,並且將自己的身體獻給了他,讓 Medivh 有機會替自己留下一個種子。


而後隨著第一次大戰的結束,Garona 懷著身孕逃走然後生下 Med'an,她巧遇上 Meryl 並將自己的孩子交給這位不死族法師撫養,她認為自己因為被下咒而對嬰兒太過危險。於是 Med'an 就在 Meryl 的照顧下慢慢長大,並開始學習使用奧術魔法的技巧,而且因為 Med'an 身上流著獸人的血液,這讓 Med'an 天生就會使用一些自然屬性的魔法,於是他成爲了一個特別的存在,也成爲了一些壞蛋的下手目標。大約在領袖高峰會的暗殺事件之前沒多久,一群 Twilight's Hammer 的壞蛋找到了 Meryl 和 Med'an 隱居的地點並且襲擊了他們,激怒了一直在暗中看護自己兒子的 Garona,讓她現身爲了保護自己的兒子而戰。最後雖然刺客們被打跑了,但是 Garona 也被他們抓回自己的巢穴,她才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食人巨魔 Cho'gall (丘加利)的陰謀。


獲得上古之神力量的丘加利

Cho'gall 是在第二次大戰時期被認為以死的邪惡食人巨魔,然而這傢伙卻活了下來,並且帶著更強大的力量,而這裡有個有趣的理論:當時 Cho'gall 被認為殺死的地方離 The Maelstrom (大漩渦)非常的近,然後這個漩渦很有可能是封印著一個上古之神的所在地,所以這隻食人巨魔可能是在得到了上古之神的力量之後才得以存活。Cho'gall 把自己原來的部族做了整頓,開始大肆祭拜和信仰上古之神,還大量吸收來自任何種族的信徒,秘密的想要解放被泰坦監禁的上古之神。現在 Cho'gall 就躲藏在 Ahn'Qiraj 帝國遺跡的深處,他看中了潛藏在 Med'an 身上的資質和力量,認為如果殺掉 Med'an 並且把這孩子身上的力量解放開來,將可以製造出席捲整個 Azeroth 世界的大災難,打碎泰坦製造的封印,讓他的主人上古之神重獲自由。於是既然抓不到 Med'an,他們就利用 Garona 來吸引 Med'an 上鉤。



情勢終於明瞭了,現在的首要之務就是要救回 Med'an,因此 Meryl 立刻帶著有名的競技場鬥士血精靈盜賊 Valeera Sanguinar (瓦麗拉·桑古納爾)進行營救任務。然而 Meryl 的法力卻因為藍龍王 Malygos (瑪里苟斯)開始對整個世界的奧術能量進行抽取而跟著衰弱,造成在面對食人巨魔 Cho'gall 的時候馬上就被擊倒在地,眼看沒有任何其他辦法的 Valeera 在這時候解放了藏在自己心中的秘密力量:在這個事件的好幾個月前,Valeera 因為中了一個邪惡術士的咒文而被一隻惡魔纏身,雖然這個惡魔因為力量虛弱而被 Valeera 用自己的意志壓制住,但是現在走投無路的她決定使用最後的辦法,就是把自己的身體借給惡魔使用。讓 Meryl 驚訝的是,這個惡魔竟然是在約3000年前被第一個守護者 Alodi 親手擊敗的恐懼魔王 Kathra'Natir,現在在命運的安排下,這對死敵再度見面了。靠著惡魔的力量他們成功的救出 Med'an 並逃走,可是這時候 Kathra'Natir 開始把腦筋動到 Med'an 身上,他想要把藏在 Med'an 身上的力量據為己有。Meryl 一看情勢不對就立刻挺身而出,以自己代替 Med'an 和 Valeera,吸收了惡魔進入自己的體內,然後開始進行一場屬於自己的身體意志之戰。一開始的爭奪是 Meryl 自己的意志勝利了,但不管如何這都埋下了日後的隱憂,接下來他們就回到 Theramore 去商討接下來的計畫。


艾格文、珍娜、梅里爾重組提里斯法議會

面對新的威脅,部落和聯盟又被迫要對抗巫妖王而無暇處理來自上古之神手下的騷擾,加上藍龍王 Malygos 對整個世界的奧術流干擾導致所有的法師力量都為之消退,Aegwynn 對 Jaina 和 Meryl 提出重組議會的想法,而且這將會是一個嶄新的議會,因為不再只是局限在使用奧術的法師,新的議會將會包含使用神聖魔法的聖騎士牧師、使用自然魔法的薩滿德魯伊,以包含各大法術領域的方式來強化新議會的戰力。但是這麼一來,本來具有自由控制來自他人的奧術能量的資質的人已經是少數,而現在要找一個還可以跨越領域到神聖和自然魔法的人就是難上加難了。不過幸運的是現在馬上就有人選,Med'an 靠著他混血的特質可以輕易的習慣不同領域的魔法能量,加上繼承自祖母和父親的資質讓他可以輕易的操縱這些不同的能量並且將它們合為己用,發出同時包含各種屬性的魔法。


德萊尼聖騎士瑪銳德

獸人薩滿雷加

牛人德魯伊哈繆爾

於是就從這三人開始,新議會也要開始尋找其所需的成員。Jaina 首先邀請前來營救自己外甥女 Garona 的德萊尼聖騎士 Maraad (瑪銳德)加入,這位聖騎士研習聖光的力量已久,而且他也願意傳授聖光的道理給自己的外甥孫兒 Med'an,因此 Maraad 接下了 Jaina 的邀請並且決定帶著 Med'an 前往 Outland (外域)拜訪目前也在研究神聖魔法的 Khadgar 去邀請他加入;接下來 Jaina 前往邀請部落的大酋長 Thrall 加入,可惜的是這位全世界最強的薩滿卻因為必須領導自己的人民對抗巫妖王而無法抽身加入,為此 Thrall 推薦他信任的顧問兼前競技場鬥士冠軍薩滿 Rehgar Earthfury (雷加·地怒)代替他加入;接下來 Thrall 又推薦牛人大德魯伊 Hamuul Runetotem (哈繆爾·符文圖騰)以德魯伊代表的身份加入,而這兩人也都同意了。


矮人牧師洛漢

另一方面 Meryl 前往拜訪在神聖魔法領域研究已久的矮人高階牧師 Rohan (洛漢),並且得到了正面的回覆,這位矮人牧師還順便把有關守護者之杖最後一塊碎片的遺失之地告訴他;而 Meryl 所邀請的最後一個人則是同時在魔法和工程領域都有研究的地精工程師 Krank (克蘭克),不過當他看見這位瘋狂地精科學家的瘋言瘋語之際,Meryl 已經感到後悔他邀請了這位麻煩人物加入新議會。隨後 Meryl 依照 Rohan 給予的資訊請求 Garona 再度潛入敵人巢穴的深處去取回重鑄守護者之杖 Atiesh 的最後一塊拼圖。


血精靈法師達琳妮雅


卡德加心靈輔導梅丹

而預定要擔任守護者的 Med'an 在這時候也不是閒下來,他跟隨自己的舅公到達 Shattrath (撒塔斯)城並且拜訪了 Khadgar 和那魯 A'dal (阿達歐)。可惜的是雖然 Khadgar 知道現在新議會必須重組的必要,也願意加入,但是卻因為要處理 Outland 的眾多事務而無法抽身,因此他轉而推薦他信任的血精靈法師朋友 Dalynnia(達琳妮雅)代替自己加入。另外在和這兩位統治 Shattrath 城的人談過之後,Med'an 終於瞭解到即將壓在自己身上的重擔,因為他一開始是很害怕自己的身世被人知曉,害怕大家因為知道自己母親是個殺手、父親是個曾經引發第一次大戰的元兇而開始排擠討厭他,但是他現在漸漸的可以接受這樣的身世背景。從害怕轉變到認同是 Med'an 人生成長的重要里程碑,終於他決定按照自己心中的聲音走,在離開 Shattrath 之後立刻進入 Karazhan 會見在心中呼喚他已久的父親。


原來在 Karazhan 內部等待他的並不是 Medivh,因為真正的 Medivh 老早在6年前就成為歷史傳奇的一部份,在那裡等待他的是 Medivh 臨走前留下的迴響。這個影像告訴 Med'an 有關他父親的一切以及他的完整身世由來,也讓 Med'an 下了最後的決心。

麥迪文的迴響

The knowledge I have kept for you, hidden within this illusion, is now yours. The old game is ended. A new game is about to begin.
我特地留給你的知識就藏在這個幻象中,而現在這是屬於你的了。舊的棋局已經結束了,一個新的棋局則將要開始。

梅丹:

But father... what shall I do?
但是父親…我該如何做呢?

麥迪文的迴響:
For your mother and I, our destinies were fixed before we were born. I would spare my only son such bondage. This knowledge, this power, is your birthright. To use freely, in any way you with. You are unique. And your path and destiny will be of your own choosing! That... is my greatest gift... to you, my son. Use it wisely. In whatever game you choose toplay, Farewell.
對你的母親和我而言,我們的命運老早在出生之前就被定死了,但我希望我兒子的命運不會被綁住。使用這些知識、力量都是屬於你應該擁有的權利,因此隨心所欲的使用它們吧!你是非常獨特的,你走的路和命運都是要由你自己來做選擇。我的兒子啊,這…就是…我給你最大的禮物…。不管未來你要如何下這盤棋局,請睿智的使用它,再會了。

梅丹:
Then I will play the game before me. I will face Cho'gall!
那麼我會選擇加入這場即將在我面前展開的棋局,我會站起來對抗食人巨魔寇加爾!

機械失控炸死的克蘭克


夜精靈德魯伊布洛

接受來自父親最後的禮物之後,Med'an 直接傳送回去 Theramore,卻發現先前召集的新議會成員們已經和來襲的敵人開戰了,一群強大的元素襲擊這座城市,意圖摧毀剛重組的新議會,而可憐的地精工程師 Krank 則在開戰沒多久就被自己的機械爆炸殺死。Med'an 立刻加入戰場幫助自己的戰友們,靠著強大的法術擊敗了大部份的元素們,但也在最後因為一次使用太大的力量而承受不住昏厥過去,剛好這時侯夜精靈德魯伊 Broll Bearmantle (布洛·熊皮)因為剛完成任務回到 Theramore 城,他在一看到敵人之後就召喚大量的藤蔓把剩下的敵人全部解決掉並隨後加入新議會,替新議會打贏了第一場的戰鬥


那天晚上,新議會的11人首度進行第一次的聚會,討論上一場戰鬥 Med'an 會昏厥的原因應該還是因為進行法力傳輸的儀式並沒有正確的施展在他身上,而這很可能會造成超強的魔法反噬然後殺死 Med'an,所幸因為 Med'an 本身對法術流控制的天資讓他得以在運用這股強大的力量打敗大部份的敵人之後只昏倒而已。因此在 Aegwynn、Jaina、Meryl 的指導下,除了盜賊之外的議會成員全部都正確的將那套傳授3000年歷史的古老儀式學起來,所以現在他們需要的是一個安全的地點來維持住整個儀式的連結運作就好了,最後新議會所選擇的地點是在廣大的扭曲虛空中的一塊飛岩上。這點也是許多漫畫讀者無法理解的部份,畢竟扭曲虛空是本身是危險而且未知的,還有許多惡魔躲藏在這,難道他們不怕在儀式運作時候的強大魔法流輸送會吸引到惡魔前來攻擊他們嗎?況且 Azeroth 這麼大,靠著 Jaina 的傳送能力應該可以很容易的找到安全的躲藏地點才對。但不管如何這部漫畫已經完結,也沒有在故事中替新議會的這個選擇做出解釋。然後就我個人的想法而言,我可以給的唯一解釋是可能因為藍龍王 Malygos 對整個 Azeroth 世界的奧術流動進行干擾導致新議會的法師部份在奧術能量的控制變的衰弱,因此如果離開 Azeroth 並且進入扭曲虛空就不會受到干擾,然後就可以盡全力輸送自己全部的奧術能量給守護者;至於強大魔法流吸引惡魔的問題或許也可以用扭曲虛空是如同宇宙那般巨大,所以也會有惡魔找不到的安全位置來解釋。



新議會的第一次正式法力傳輸儀式

不管如何,新議會的運作已經底定,他們和食人巨魔 Cho'gall 的決戰就在眼前。Meryl 因為有惡魔附身的關係而不打算加入儀式的運作,帶著 Valeera 和 Aegwynn 直接傳送到 Ahn'Qiraj 帝國的遺跡深處,趁著 Cho'gall 把精力都放在 Med'an 的時候和尋找守護者之杖最後一塊碎片的 Garona 會合,剛好這時候 Garona 也完成了 Meryl 交付的任務,因此現在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待把這塊碎片交給 Med'an 的時機。另一方面其他新議會的成員在 Jaina 的帶領下全部傳送入扭曲虛空中他們預定進行儀式的地點,在那裡他們重新施展了這一套失落近70年的古老魔法儀式,將自己全部的力量都借給守護者 Med'an 使用。儀式完成之後,Med'an 感謝眾人對他的信任之後就傳送去 Cho'gall 的巢穴赴戰,而 Jaina 等人則是留在這裡持續的連結他們的法力到守護者身上。


掙脫的惡魔襲擊並且殺害達琳妮雅

戰鬥不由分說的開打,Med'an 釋放來自議會全部成員交給他的魔法對 Cho'gall 猛攻;但是 Cho'gall 也不是省油的燈,這傢伙從他的主人身上獲得太多太多的新力量,其魔力強到可以和守護者分庭抗禮。而且除了對付自己的敵人之外,Med'an 還要分心製造護保護替他尋找守護者之杖最後碎片的四個人,不過這時新議會內一個不穩定的炸彈爆發了,藏在 Meryl 身體內的惡魔 Kathra'Natir 趁著這個機會突破了控制,開始搗亂原本僵持不下的戰局。當時這個恐懼魔王本來想要侵入 Med'an 的身體,卻發現這個守護者已經太過強大而讓他難以靠近,取而代之的是他發現不斷的灌輸到守護者身上的魔法流,然後藉機順著源頭發現了新議會成員們連結施法的藏匿之處。Kathra'Natir 襲擊了毫無防備的眾人,強制的中斷他們對守護者的力量傳輸,偷襲成功的惡魔更當場抓住血精靈法師 Dalynnia,然後立刻抽乾她的法力和生命力,將她毫無生命氣息的身體拋向扭曲虛空的深處。頓時失去來自新議會眾成員們的力量,Med'an 抵擋不住敵人的攻擊而開始趨於劣勢了,保護 Meryl 和 Aegwynn 等人的防護魔法也隨著崩解,造成四人跟著受到波及而受了重傷。


兩位女盜賊的冒險行動

這時的 Garona 和 Valeera 決定生死一搏,不再等待時機而是要直接冒險突入 Med'an 和 Cho'gall 的戰局來把守護者之杖的最後一塊碎片交予 Med'an;同時 Jaina 等人在解除魔法儀式之後也重新拿回自己的法力,而擁有自己力量的眾議會成員再也不怕這個虛弱的恐懼魔王的騷擾,他們擊敗這個惡魔也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於是關鍵點就在時間!Aegwynn 和 Meryl 都知道這一點,他們必須替整個新議會再爭取更多的時間才行,目前可以爭取時間的辦法只剩下獻上自己的生命。Aegwynn 請求 Meryl 將她自己最後的生命力轉化為法力然後利用守護者的法力傳輸儀式把這些力量傳給 Med'an,讓她的孫子可以再抵擋邪惡的食人巨魔久一點。Meryl 雖然千百個不願意去犧牲一位長達數百年交情的戰友生命,但是面對她人生最後的請求以及這場戰鬥最後勝利的關鍵,他忍下自己傷痛的心去實現 Aegwynn 的心願。


梅丹重鑄守護者之杖

接下自己奶奶最後的生命力,憤怒的 Med'an 化悲憤為力量,再度抵擋住來自 Cho'gall 的攻擊,終於其他人爭取到他們所需的時間。於是當 Jaina 等人擊敗並且惡魔並且再度進行儀式傳輸他們全部的力量給守護者之際,杖底也在這兩位頂尖的女盜賊的努力下送達 Med'an 的手中。靠著眾人借給他的力量,Med'an 成功的用他的魔法重鑄了守護者之杖,並且直接用自身的力量淨化躲藏在杖中的邪惡,獲得了潛藏在 Atiesh 中歷代傳承的守護著之力。力量達到定點的 Med'an 知道勝利的時刻已經到來,他發出了最後一擊的法術將 Cho'gall 壓垮在這座蟲人帝國的建築石塊下,解決了世界遭受大災難的危機。


戰後是療傷也是告別的時刻,眾議會成員都對失去了兩位成員感到哀傷,尤其是 Jaina 在看到自己最尊敬的長者就這樣離去,更是久久無法釋懷。新議會按照 Med'an 的想法將 Aegwynn 埋葬在高塔 Karazhan 西邊的一個叫做 Morgan's Plot (摩根墓場)的墓園,因為這裡正是以前埋葬 Medivh 的地方。另外有鑒於恐懼魔王 Kathra'Natir 已經知道太多有關新議會的秘密,Med'an 決定按照 Meryl 的想法再度將這個被虛弱化的惡魔封印在自己養父的身體內,以避免這個惡魔把整個議會的運作方式洩漏出去。Meryl 知道是自己錯估形勢的錯害死了 Aegwynn 和 Dalynnia,為此他將自己改名以記住這個罪行,從此之後他就叫做 Meryl Felstorm (梅里爾·魔風暴),並且退出新議會,進行自我放逐的懲罰;同時 Garona 因為身為國王 Varian 指明的通輯犯,爲了不再拖累自己的兒子和新議會,也決定伴隨 Meryl 進行自我流放。而現在這兩人在一起,他們將要共同獵殺 Twilight's Hammer 的餘黨,教教這些壞蛋什麼叫做真正的死亡。


梅里爾自我放逐前的告別

看著自己的養父和母親離去的背影,Med'an 雖然不捨但也只能接受。這次他們是勝利了,但是新議會還有許多工作要做,而來自明日的挑戰將會在時機來臨時現身在這位新議會的第一個守護者。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