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攻略

魔獸世界 - 瑪法里恩·怒風_英雄史

Wekey搜尋

Malfurion Stormrage 瑪法里恩·怒風



Malfurion Stormrage (瑪法里恩·怒風),小名 Mal (瑪爾)或是 Furion (福力安),是現今 Warcraft 世界中最偉大的德魯伊,以及數次保護世界免於毀滅的大英雄。他是個有智慧而且愛好和平的領導者,而且經常樂於引導任何人去學習一切有關大自然的和諧與平衡。不過 Malfurion 並不是個完美的領導者,他也曾經犯過不少錯誤,他更對自己的孿生弟弟 Illidan (伊利丹)所犯下的錯深切自責,他也嘆息那份再也不能回頭的雙胞胎兄弟之間的情誼。但不管如何,Malfurion 始終的相信自己所選擇的路是正確的,他也一直站在對人民以及大自然的立場而戰,也因此幾乎所有的德魯伊夜精靈都尊稱他為 Shan'do,達納蘇斯語中的榮耀尊師。Malfurion 如何成為英雄的故事可以追溯到黑暗之門開啟的一萬多年前,在那個夜精靈靠著永恒之井的力量稱霸古 Azeroth (艾澤拉斯)的世代。


當時世界只有一塊巨大的大陸 – Kalimdor (卡林多),永恒之井則是整個世界的奧術能量中心,夜精靈們透過井水的力量創造出一個輝煌的國度,許多美麗的城市閃耀在古大陸上。但是在這個夜精靈社會中卻有個人特別的與眾不同,年輕的 Malfurion 經常提出違反當時夜精靈社會常理的話,如使用傳統的奧術不一定是夜精靈們唯一的路,或是大膽的質疑當時廣受所有人民愛戴的女王 Azshara (艾薩拉)並沒有以人民的福祉為她的施政優先考量。種種的行為讓 Malfurion 的雙親以這個兒子為恥,夜精靈社會也都把他視為怪胎而排擠他。所以 Malfurion 當時只有三個人把他當作好朋友,一個當然就是他的孿生弟弟 Illidan,這兩人除了髪色和眼睛之外幾乎長得一樣,不同的是 Malfurion 的頭髮是深綠色,而 Illidan 是深藍色;Malfurion 的另一個好朋友則是 Tyrande Whisperwind (泰蘭妲·語風),一個從小陪伴這對雙胞胎玩到大的青梅竹馬;第三人則是半神 Cenarius (塞納留斯),森林的守衛者,同時是 Malfurion 學習的德魯伊之道的導師。


塞納留斯教導三位年輕的夜精靈

當時 Malfurion 會遇見 Cenarius 也是因為謠傳在森林的深處有個半人半鹿的神,然後他為了探索真相才發現原來他是那麼喜歡擁抱大自然的感覺,因此他才選擇了一條和眾人不一樣的路。自此 Malfurion 開始專心的學習如何和樹林溝通,治療動物與大地,以及如何透過法術進入這個世界的異位面 Emerald Dream (翡翠夢境)。Malfurion 也極力的想要把他所學習的知識和能力分享給 Illidan 和 Tyrande,但是 Tyrande 卻早在一年前就把自己獻給了夜精靈信仰的主神 Elune (伊露恩),成為月神的牧師;至於 Illidan 則是依舊偏好主流使用奧術能量的法術而拒絕學習自然的力量。


在一次 Malfurion 練習進入夢境來觀察整個世界的變化的修行時,他發現夜精靈的首都 Zin-Azshari (辛艾薩拉)出現了許多異狀,這個城市旁邊的永恒之井發出強烈的魔法風暴席捲整座城市,看到這樣的恐怖畫面讓 Malfurion 感到害怕,於是他回到現實世界之後就立刻請教導師有關他所看到的
幻象是否為真,Cenarius 給的答案卻是唯有自己去親身確認才能知曉真相。對於 Malfurion 而言,雖然他曾想過女王 Azshara 不一定把人民擺在第一,但是在他的心中他卻仍是忠於自己的國家和自己的家園,他不曾想過女王和貴族們可能會用永恆之井的井水造成毀滅文明的災難。於是接下來的好幾天 Malfurion 都寢食難安,為此他決定去找正在學習月神之力的好朋友 Tyrande 來傾訴心中的擔憂。


接下來發生的故事卻因為三個從未來被送回到這個年代的人開始改變了部分的歷史,人類法師 Rhonin (羅寧)、紅龍 Krasus (卡薩斯)和獸人戰士 Brox (布洛克斯)因為上古之神侵入時光洞穴試圖扭曲歷史而被青銅龍王 Nozdormu (諾茲多姆)送回到一萬年前來確保正確歷史的運轉,他們三人的出現雖然讓部分的過程發生了一些變化,但是整個歷史的演變方向也得已修正回最初的軌道而不會崩壞。因此當 Malfurion 前去拜訪 Tyrande 時,剛好有 Brox 的介入而讓他越來越懷疑皇宮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又苦於他並非貴族而不能前往 Zin-Azshari 去親自調查。於是為了追尋真相, Malfurion 決定帶著個可能知道詳情的外來者回去見他的導師,或許 Cenarius 可以給予他解答。


黑羽紀念碑是為了紀念黑羽在上古之戰的功績而建的

但是隨即而來的是一大群 Malfurion 從未見過的恐怖生物襲擊他們。靠著 Cenarius 的幫忙,Malfurion 立刻替 Brox 打造了一把強力的魔法戰斧,再加上另一個外來者 Rhonin 的協助,他們成功的打倒來襲的敵人。此時 Malfurion 才知道他們的世界被敵人入侵了,而且攻擊他們的敵人是來自別的世界,別的星球的惡魔集團 Burning Legion (燃燒軍團),而先前他在夢境所觀察到的景象正是女王和貴族們利用井水的力量來開啟傳送門召喚惡魔進入 Azeroth。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夜精靈完全招架不住,他們的首都已經被惡魔控制住,但是許多的夜精靈們卻不知這一切都是女王 Azshara 的計劃,還以為他們的女王被惡魔給挾持住,為此一個叫 Ravencrest (黑羽)的貴族決定組成反抗軍,發誓要奪回首都來拯救女王。


Xavius (薩維斯)是女王 Azshara 最信任的貴族,同時也是誘惑女王去召喚惡魔的元兇,他在發現有其他不知情的貴族組軍來對抗自己時,就按照女王的指示架起一個強力的魔法結界來阻擋其他所有的夜精靈繼續使用來自永恆之井的力量。這立刻造成大多數的夜精靈反抗軍失去了魔法的力量,他們都太過依賴井水而不會使用本來就浮游在各地的那些奧術能量。眼看反抗軍失去了主力而傳送門就快要完成了,Malfurion 決定冒險再度踏入夢境,嘗試是否可以透過夢境影響現世的方式來破壞 Xavius 設下的結界。

瑪法里恩與泰蘭妲

在 Tyrande 的看護下,Malfurion 讓自己的身體進入沉睡,靈魂則進入了夢境。靠著夢境與現世的特殊連結,他終於找到了結界的核心並試圖破壞這個結界。雖然一般人是看不到夢境內的任何事情,但是當夢境要影響現世時就會被感覺敏銳的人察覺到。Xavius 本身就是個強大的法師,他靠著自己的才能發覺到 Malfurion 在暗中的行動,並利用特殊的魔法禁錮住 Malfurion 的靈魂。不過 Malfurion 並不是孤獨的一個人,Tyrande 在守護他的身體時漸漸的發現原來自己在這兩兄弟之間,對哥哥的關懷遠超過弟弟,她這時候才知道自己的感情已經有了所屬,她發現自己再也不能離開 Malfurion。於是透過紅龍法師 Krasus 的幫助,她把自己的力量、連同 Krasus、Brox 和整個大地的力量透過 Malfurion 的真身傳遞過去,協助 Malfurion 打破禁錮,並且在一場激烈的决鬥中打敗了 Xavius,成功的解除結界和關閉傳送門。


回到原來的身體之後,Malfurion 知道這次的勝利只是暫時性的,因為傳送門關閉了還是可以再開一次,而且他們也未奪回首都 Zin-Azshari,他們會需要更多的盟友來打敗敵人。尋找新的盟友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Cenarius 告訴 Malfurion 他會去和其他同樣是這個世界的半神溝通,試圖說服他們一起捍衛這個屬於大家的大地,只是這會花不少時間;Krasus 則是請年輕的自己去請求龍族的協助,可是龍族們卻在秘密進行一個活動而完全不理會凡人。時間並沒有等待他們,Azshara 和她的貴族們再度打開了傳送門,而且這次燃燒軍團的副首領 Archimonde (阿克蒙德)已經進入了 Azeroth,他靠著強大又邪惡的惡魔魔法席捲整個戰場,讓先前好不容易才獲得一次勝利的反抗軍再度敗退。在半神和龍族都沒有回應的情況下,Rhonin 提出了邀請其他的種族加入反抗軍,換來的卻是首領 Ravencrest 的反對,Malfurion 深知這些貴族過度自負而看不起其他的種族,對他們而言夜精靈是至高無上而其他人形種族都是下等動物。

貴族們:
Tauren in Zin-Azshari? How barbaric!
邀請牛人加入然後讓他們留在我們的首都辛艾薩拉?這真是太野蠻太超過了!

羅甯:
They'd rather have the demons there?
難道這些人寧願讓惡魔占領首都?

瑪法里恩:
You wouldn't understand.
你是無法理解他們的思考模式的。

羅甯:
No, I wouldn't.
是的,我無法理解。


在處處碰壁的情況下 Krasus 等不住了,他決定親自去拜訪自己的龍族然後請他們出來對抗惡魔,於是 Krasus 和 Malfurion 兩人往龍王密會的地點出發。他們到達之後卻發現整個區域被強大的魔法結界擋住而進不去,這時 Malfurion 再度提出讓他進入夢境來觀察結界裡面的狀況,Krasus 則建議或許他可以先透過夢境和綠龍女王 Ysera (伊瑟拉)取得聯繫再說。接下來 Malfurion 就按照指示成功的進入了龍王們的密會地點,他看到了一個蘊藏有強大力量的神器 – The Dragon Soul (巨龍之魂)。這個神器是由所有龍王和他們的配偶聚集自己力量去灌注的圓盤,目的是消滅入侵 Azeroth 的惡魔來拯救世界。Malfurion 對巨龍之魂的力量感到驚艷而試著去探測其內部的組成,卻發現這個神器外面有一層保護咒,而且居然是用來防止其他巨龍去感應藏在圓盤內的能量。意外的是這個保護咒並沒有防止其他類型的魔法穿透,因此 Malfurion 就直接用他學習的自然魔法來偵測藏在巨龍之魂內部的能量,結果卻是在這圓盤內居然有如同惡魔般邪惡的意志。


Malfurion 大吃一驚,一個如此邪惡的物品是要如何拯救世界?但就在他想要偷偷解除保護咒時被黑龍王 Neltharion (奈薩里奧)給發現了,這隻巨龍立刻對 Malfurion 進行強力的猛攻,甚至在 Ysera 無法察覺的情況下也進入夢境追殺 Malfurion 的靈魂。最後雖然 Malfurion 僥幸的逃走了,卻在臨走前被黑龍王施展了禁言術而無法說出他發現的陰謀。接下來經過一番波折他們終於再度回到了戰線,他們在戰場上見識到了那片小圓盤的實力,數不清的惡魔在一瞬間就被消滅,那是個沒有任何人可以抵抗的力量。對付完惡魔之後,Neltharion 立刻把矛頭對準反抗軍和其他龍族們,沒有人能夠逃得過他的奴役。但是 Neltharion 沉浸在強大的力量下而忽略了巨龍之魂也給他自己的身體帶來沉重的負擔,為此黑龍王暫時退去,造成的結果是反抗軍被重創而其他龍族也不敢再繼續插手下去,這給了惡魔又一次機會發動攻擊。



薩維斯是第一個變成薩特的夜精靈貴族

在這一場混亂中,不但反抗軍的首領 Ravencrest 被女王派來的刺客趁機暗殺掉,連 Tyrande 也因為戰鬥而受傷倒地,更糟糕的是她居然被死而復生還變成薩特的 Xavius 給帶走,苦於摯友被挾持的情況下 Malfurion 立刻對 Illidan 求救。

瑪法里恩:
Illidan! Tyrande is in danger!
伊利丹!泰蘭妲有危險了!

伊利丹:
Then will she not turn to you, brother – the powerful, the magnificent master of nature? What help can she desire from a cursed buffoon, a misfit condemned by the color of his eyes to have false dreams, false hopes?
哥哥,難道她還不會對你求救嗎 - 你可是那個強大又偉大的自然魔法大師呢!像我這種被詛咒的小丑,這種因為眼睛的顏色而注定只能懷有錯誤夢想和希望的人又能給她什麼幫助?

瑪法里恩:
Illidan! She will be tortured! She'll die a horrible death!
伊利丹!她會被折磨得很慘!她會被敵人用可怕的方法殺死的!

但是 Malfurion 的弟弟卻不再回應,他這時才注意到自己對於三人之間的感情是如此的遲鈍,原來 Illidan 一直愛慕著 Tyrande,而 Tyrande 卻已經把芳心許給了他,嫉妒的怒火讓 Illidan 讓他把背面對這兩人,進而對 Tyrande 見死不救。Malfurion 也終於注意到失去 Tyrande 讓他的心有多麼的悔恨,多麼的痛苦,因為他也愛上了這個美麗的女牧師


被自己最親的孿生弟弟背叛,愛人被敵人擄走,戰爭又一面倒的慘敗,似乎沒有比這情況更糟糕了。但是不繼續努力抵抗就真的沒有希望,Krasus 建議如果要把其他的巨龍再度找回戰線,那麼他們首先要做的是把巨龍之魂,又稱作惡魔之魂的神器從黑龍王的身邊偷走,於是 Malfurion 為了偵查再度踏入了夢境,這一次他將進入他從未踏入的界層。因為整個夢境不是只有一個單一的位面,而是有許多不同層次的平行位面所共同組成,就如同一個裡世界內部還有一個裡世界那樣的複雜。又從上一次的經驗中 Malfurion 得知黑龍王 Neltharion 具有自由進入第一界層的能力,因此只要能夠更深入的一層就不會被發現了。按照導師 Cenarius 的指導,Malfurion 讓自己和大自然合而為一,用身體去感受夢境,再透過夢境與現世一層層的連結來感應巨龍之魂的位置,終於他發現了其所在地。


巨龍之魂(惡魔之魂)

Malfurion 和 Krasus 還有 Brox 立刻出發去進行這個危險的任務。他們趁著 Neltharion 在鑲嵌盔甲的空隙時盜走了巨龍之魂。在逃跑的過程中他們數次被逼入絕境,但是都很驚險的靠著施展巨龍之魂的力量成功解除危機,然後每當 Malfurion 使用一次這個圓盤,就會有一些奇怪的低語對他的頭腦說話,好像在催促他去做一些看似美好卻殘忍的事情,Brox 感覺到不對勁而想要提醒 Malfurion 有關巨龍之魂可能有腐化人心的力量,然而此時那個聲音卻又再度在 Malfurion 的腦中響起。

神秘之音:
He covets the disk... he would have it for himself... it belongs to you... only you can use it to put the world in order...
那傢伙想要貪圖你的圓盤…他想要把圓盤據為己有…但這圓盤是屬於你的…只有你才能用它讓世界回歸秩序…

布洛克斯:
Druid! You shouldn't use that anymore. Evil, it is.
德魯伊!你不該再繼續使用那個東西了,它是邪惡的。

瑪法里恩:
It saved both our lives just now!
但它的力量剛剛救了我們一命!

布洛克斯:
Druid -
德魯伊---

瑪法里恩:
You want its power! You want to take it!
你一定是想要它的力量!一定是想要從我這裡搶走!

布洛克斯:
Me? I want nothing from it.
我?我根本不想要任何它的力量。

瑪法里恩:
You lie! You want to take over the Burning Legion from Archimonde and his master! You want them to conquer Kalimdor for you! I won't let that happen! I'll see the world in flames before I let you do that!
你說謊!你想要靠著圓盤的力量從阿克蒙德和他的首領手中來接管整個燃燒軍團!你想要帶著他們征服卡林多大陸!我不會讓這件事情發生的!我寧願要在你做到這件事之前就先讓著整個世界化為火海!

布洛克斯:
Druid! Do you hear yourself? Your words... there is no reason to them.
德魯伊!你有聽見你剛剛說了什麼嗎?你的話根本失去理智了。

瑪法里恩:
I won't let you have it!
我不會讓你搶走這個圓盤的!

神秘之音:
He must be destroyed... they all must be destroyed... any who would desire the disk... who would take it from you...
必須殺了他…必須殺了他們全部…必須殺了任何渴望圓盤力量的人…必須殺了任何想要從你身上搶走圓盤的人…

突然間 Malfurion 才意識到他剛剛差點就犯下不可饒恕的大錯,這真是太可怕了!那個來自圓盤的低語不斷的催促著他去做恐怖又殘忍的事情,強大力量的誘惑難以抵擋,若不是剛剛 Brox 用自己的生命來阻止 Malfurion,還有來自 Cenarius 的教導讓他在最後關頭得以抵抗住,恐怕事情已經無法挽回。為此 Malfurion 向 Brox 道歉和道謝,而他也更堅信唯有堅持繼續行走在大自然平衡的德魯伊之道才是正確的。


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背叛了自己兄長的 Illidan 帶著另一個女王 Azshara 的親信 Varo'then (瓦羅森)前來奪走巨龍之魂。Malfurion 看到自己弟弟的眼睛已經消失,身上也多了許多惡魔符文的紋身,深痛的嘆息沒辦法挽回 Illidan 的墮落。但是至少他們已經把巨龍之魂從黑龍王的身邊移除,讓其他的巨龍們的威脅暫時解除,龍族總算可以再度回到戰場。同一時間 Cenarius 也終於其他的半神們做了決定而加入了反抗軍,再加上新的反抗軍首領 Jarod Shadowsong (亞羅德·影歌)是個明理而且胸襟寬厚的人,他張開雙手接納如牛人和熊人以及土靈等非夜精靈的種族們的加盟。如今大軍的氣候已成,守護 Azeroth 的最後一戰就要開始了。


被 Illidan 搶走的巨龍之魂最後被 Burning Legion 的首領 Sargeras (薩格拉斯)給控制住,變成用來加速完成傳送門開啟的工具。因此對反抗軍而言時間是有限的,他們必須在傳送門完成前摧毀儀式才有獲勝的機會,一旦 Sargeras 跨越了傳送門,沒有人可以抵擋黑暗泰坦的力量。這場大戰的規模可以說是凡人介入的戰爭中最大的一次,許多的半神和龍族都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來給友軍多一點機會突破敵人的防守以中止傳送門儀式。Malfurion 騎在綠龍女王 Ysera 的身上飛翔於戰場上,他感受到大自然的憤怒和悲鳴,終於領悟出整個大地的力量就是他的力量,當世界陷入危急之際,只有呼喚並且引導大地的力量才能拯救世界。Malfurion 召喚強力的風暴席捲戰場,不知多少惡魔都瞬間被摧毀,就連女王的貴族親信 Varo'then 都在風暴中分解掉。

黑龍王奈薩里奧因為惡魔之魂而變成全身充滿熔炎的怪物

但是問題來了,反抗軍們發現就算他們在戰爭已經占了上風,可是整個儀式卻被連龍王都無法穿透的強力魔法結界保護住,沒有人可以穿的過。眼看傳送門就要完成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傢伙出現了。Neltharion 為了搶回被偷走的巨龍之魂而現身在永恆之井的上方,他的瘋狂讓他完全不畏懼強硬穿透魔法結界時對他身體造成的任何傷害,整個結界因而被 Neltharion 瓦解,但是在他拿到圓盤的一瞬間,上古之神從井水的深處射出一道黑暗光束把黑龍王打飛,讓圓盤從他的手上飛出。Malfurion 撿起巨龍之魂,他知道封印傳送門的時刻到了。


Malfurion 來到了永恆之井旁的皇宮時發現了自己思念已久的 Tyrande 還活著,而且 Illidan 也陪伴在她身邊。原來這一切都是 Illidan 自己打的算盤:先背叛反抗軍來獲得強大的力量以及奪取巨龍之魂,再借機施展巨龍之魂關閉傳送門然後變成眾人的英雄,如此一來 Tyrande 也會愛上他。可惜的是 Illidan 失敗了,他低估了敵人的力量而造成先前的巨龍之魂被敵人搶走。現在這對雙胞胎再度和解,他們聯手使用巨龍之魂的魔力開始關閉傳送門,靠著眾多盟友犧牲生命來拖延時間,靠著自己領悟到的新力量來操縱這個邪惡的神器而不會被其控制。在一陣混亂中,所有的惡魔都被吸進傳送門,連幾乎要跨越的 Sargeras 也抵擋不住這樣的力量而被吸入,整座傳送門就此崩塌消失。只是剛剛那個關閉傳送門的魔法也對永恒之井起了變化。

伊利丹:
Brother... a timely return.
哥哥,你回來的真是時候。

瑪法里恩:
Illidan! The Well is out of control!
伊利丹!整座井已經失去了控制!

伊利丹:
Aye! It's been twisted and turned by too many spells! That fuss we - especial you - made with the Demon Soul was too much! The same spell that sent the Burning Legion back into their foul realm now works on the Well! It's devouring itself and taking its surroundings with it! Fascinating, isn't it!
是呀!井被太多的魔法給扭曲和轉變了!包含我們的 - 尤其是你的!你剛剛用太多惡魔之魂的力量了。你用來送走燃燒軍團回去的法術也同樣作用在井水上!現在整座井正在吞噬自己和周遭的所有事物!但這景觀看起來很迷人呢,不是嗎?


接著他們靠著巨龍的幫助成功的脫離天崩地裂,古老的 Kalimdor 大陸被井水吞噬而分裂成好幾塊,原本的井的位置則變成怒濤洶涌的大漩渦,象徵著這場激烈大戰對這世界產生的傷痕,這場大戰在後世就被稱作 War of the Ancients (上古之戰)。時間旅行者的任務終於完成,Rhonin 和 Krasus 以及 Brox 替青銅龍王解除了上古之神想要干涉歷史的陰謀,讓歷史回到了正途。

海加爾山

戰後反抗軍們遷徙到了 Hyjal (海加爾山),Malfurion 不敢再使用巨龍之魂,他把這個圓盤交給龍王們去進行封印,期望日後再也沒有人可以拿它來作惡。眾人把 Malfurion 視為這場大戰的英雄,大家都歡呼著他的名字,稱呼他為拯救世界的救世主。Malfurion 則是很謙虛的把功勞分享給大家,也把他弟弟之前背叛行為的背面所隱藏的那一段秘密計劃解釋給所有人聽,以讓 Illidan 可以重新的回歸夜精靈社會。但是不論怎樣,從 Malfurion 身上散發的光芒實在太強烈,Illidan 的嫉妒心越來越重,他覺得根本沒有人了解他為大家犧牲的這一切,更何況居然還有不少人認為這都是 Malfurion 偏袒弟弟才撒了善意的謊言來掩飾弟弟的錯誤,受不了這一切的 Illidan 決定再做一件大事來證明自己的功勞。


Malfurion 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弟弟偷偷的藏了幾瓶井水然後找了機會脫離了大家,他很擔心自己的弟弟到哪裡去而立刻派人去找尋 Illidan,但是當他找到 Illidan 時,悲劇已經發生了。Illidan 利用偷來的井水重新創造了一座新的永恆之井,隨即和前來尋找他的人發生衝突,還施展魔法殺了很多人,讓反抗軍的首領 Jarod 受了重傷,使得 Malfurion 被逼迫出手對付自己的孿生弟弟。面對 Illidan 殺人的罪行,許多人都是要求立刻判死刑,不過 Malfurion 知道他的弟弟在上古之戰中也是有許多的功勞,況且雖然新造的永恆之井很可能再度吸引惡魔入侵,但這也可能會成為未來對付敵人的利器。為此 Malfurion 沉重的宣判 Illidan 的死罪可以免除,取而代之的是永久監禁在牢籠裡,然後 Jarod 的姐姐 Maiev (瑪翼夫)這時候則為了 Illidan 打傷自己弟弟的仇而自願擔任看守他的典獄長。


巨龍們感謝 Malfurion 和他同伴的努力,對新的永恆之井施了魔法。紅龍女王 Alexstrasza(雅立史卓莎)在這裡種下了世界樹,以讓井水能量不會如先前的那樣混亂,雖然新的井水雖然仍是奧術能量,但卻因為靠著世界樹對大自然的調和而沉靜許多;青銅龍王 Nozdormu 則對世界樹施了法術,只要這棵樹還健在,所有的夜精靈都會獲得長生不老的壽命;綠龍女王則是把世界樹和夢境做了連結,以讓她可以在夢境中更容易的透過汲取世界樹的力量來修復世界的傷痕,但是作為維持這種強大能量的輸送,她需要 Malfurion 和他訓練的德魯伊輪班沉睡以進入夢境協助她。Malfurion 接受了巨龍們的禮物和要求,從此他和 Tyrande 兩人睿智的領導著重生的夜精靈們,他們要求所有人放棄使用奧術魔法以避免再次招惹到惡魔的注意。Malfurion 就此成為了大德魯伊導師,和 Cenarius 共同傳授夜精靈德魯伊之道,於是夜精靈的社會在更和諧的領導下再度輝煌起來。這棵世界樹則被稱為 Nordrassil(諾達希爾)。

達斯雷瑪

2700年的和平日子過去了,有一群人開始不安分。Dath'Remar Sunstrider (達斯雷瑪·逐日者)是昔日舊貴族,也就是上層精靈的代表,在上古之戰中他是部分站起來對抗 Azshara 女王並加入反抗軍的貴族之一。不過 Dath'Remar 當時只是反對召喚惡魔的邪惡計劃,在他和其他的上層精靈的心中他們仍然是渴望使用奧術魔法,而現在夜精靈的社會卻因為 Malfurion 的領導而不再使用魔法,這個規定讓他們心中感到空虛。於是 Dath'Remar 站出來反駁 Malfurion 他們應該要重新使用永恆之井的能量來練習奧術魔法,結果雙方之間的衝突越演越烈,最後造成一場大亂。Malfurion 不忍心對這麼多同胞痛下殺手,只好決定放逐他們,這些上層精靈也很高興的接受這樣的判決,他們對自己終於可以再度建立一個可以任意使用魔法的王國感到開心,於是在 Dath'Remar 的帶領下大部分的上層精靈都搭船東渡,成為了日後的高等精靈。


塞納留斯被腐化的獸人殺死之後靈魂就回到了翡翠夢境

和同胞決裂之後,Malfurion 感覺到他進入夢境的休眠期就要到來,而儘管 Tyrande 不願意和他分離而請他不要進入夢境,Malfurion 仍然堅持向他的愛人告別,畢竟這個義務只是幾百年的沉睡,而當他從夢境回來之後兩人仍然可以再相聚。接下來時間輪開始轉動到第三次大戰期間,Burning Legion 再度出現了,雖然這次的規模沒有以前的大,但惡魔們依然靠著腐化一群獸人然後殺死了半神 Cenarius。Tyrande 很清楚自己無法獨自抵擋所有的敵人,決定直接去喚醒沉睡中的德魯伊們,而她第一個呼喚的就是 Malfurion。Malfurion 醒來之後立刻召喚大自然的力量暫時擊退了惡魔,但是他知道如果他們要勝利就必須喚醒更多德魯伊們。


伊利丹吸收古爾丹之顱的魔力

Malfurion 和 Tyrande 在前往一群沉睡的德魯伊獸穴時恰巧經過了 Illidan 的牢房,Tyrande 這時卻不顧 Malfurion 的反對而執意要放 Illidan 出來,她認為他們會在這時候需要他的力量來對抗惡魔。Malfurion 反對的原因則是他知道自己的弟弟還是個危險人物,他擔心 Illidan 可能會給戰爭帶來更多的麻煩。不過 Illidan 還是被放了出來,他在離開監牢就下了決心要證明自己的能力給哥哥看,然後帶兵去討伐正在污染森林的惡魔。只是當 Malfurion 和 Tyrande 去支援 Illidan 的時候,卻發現他的弟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帶著翅膀的惡魔,他們兩人無法相信這就是 Illidan 的選擇,不忍殺死自己弟弟的 Malfurion 決定給他一個與上層精靈一樣的懲罰:放逐。Illidan 在聽到之後哥哥的判決就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這個判決是 Malfurion 人生中很受爭議的一個行動,不少人無法諒解為何一個兄長無法體諒一個為了保護大家而使用惡魔力量的弟弟,不過如果從上古之戰的故事看下來,其實我們不難發現 Malfurion 放逐孿生弟弟的背後理由。首先是經歷了慘痛的上古之戰,絕大多數存活下來的夜精靈都了解惡魔的恐怖,而 Malfurion 本人則是從頭到尾都完全不使用惡魔之力,他每次的戰鬥中都是施展德魯伊的自然魔法來打敗敵人,他也了解使用了邪惡的力量的後果是如何,因為在第一次使用巨龍之魂時連他自己都會差點被黑暗的意志控制住。因此如果真的被迫要使用邪惡的力量來達成任務,那麼在達成目的之後就應該立刻將其摧毀或是拋棄,就像當初他們關閉傳送門之後就封印巨龍之魂。可是這次 Illidan 不一樣,他直接吸收了整個頭顱的魔力然後擁抱這股黑暗的力量,讓自己的身體進一步出現變化,身體長出翅膀和角,雙腳也變成蹄,簡直就像是惡魔本身。況且 Malfurion 本身也是非常的關心弟弟,當時他以為 Illidan 被惡魔抓走時還憤怒的質問惡魔到底對他弟弟做了什麼,直到了解真相。


守護者引導不同的種族互相結盟對抗惡魔

之後靠著守護者 Medivh (麥迪文)的引導,Malfurion 和 Thrall (索爾)帶領的部落以及 Jaina (珍娜)帶領的聯盟團結起來,決定要給這次帶領燃燒軍團入侵他們家園的惡魔 Archimonde 一個致命的陷阱。他知道惡魔這次的目標依舊是永恆之井的強大力量,因此他打算藉此設下陷阱來引誘 Archimonde 踩上去,儘管這個代價是要賠上了夜精靈們不朽的生命。

瑪法里恩:
We are its protectors, and through it we were granted immortality and power over nature. Now, at last, it is time we gave that power back.
我們是世界樹的守護者,而透過它我們得到了不朽的生命和大自然的力量,現在我們把這些力量歸還給它的時刻終於來了。

泰蘭妲:
You realize that we will age as these mortals do. Our powers over nature will wane in time.
你了解到這會讓我們如這些普通人一樣開始老化,還有我們來自大自然的力量也會隨著時間而消弱嗎?

瑪法里恩:
If pride gives us pause, my love, then perhaps we have lived long enough already. I will proceed to the summit and prepare our defenses there. Whatever comes, my love, remember our bond is eternal.
如果是傲慢讓我們對這件事情產生猶豫,那我們或許已經活夠久了。我會前往山峰頂端來部署我們的防禦,而不管之後發生什麼事情,吾愛,請記住我們之間的牽絆是永恆的。

永恒生命的終結

於是靠著 Thrall 和 Jaina 幫忙拖延住時間,Malfurion 完成了儀式的部署並且讓 Archimonde 毫無防備的踏入了陷阱,在那一刻他吹響了號角,呼喚大自然的靈魂們束縛住 Archimonde 然後引爆世界樹,借由世界樹的力量徹底的摧毀這次入侵的惡魔首領,成功的以凡人之身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瑪法里恩請教大地之靈

勝利之後就是重建的日子,Malfurion 和他領導的德魯伊持續的修復在戰鬥中受了創傷的大地。有一天 Malfurion 去觀察世界樹 Nordrassil 復蘇的狀況時,一個夜精靈信使帶來的來信再度打斷了他的安寧。寄信者是 Maiev,她在信中急著要求 Malfurion 的增援協助,Maiev 在信中說 Illidan 正在盤算一些壞事而且已經傷害了很多夜精靈。了解到又是弟弟搞出的麻煩而自己對此有責任,Malfurion 在 Tyrande 的陪伴下加入了追捕 Illidan 的隊伍。他們一路的追到了舊人類王國 Lordaeron (羅德隆)的廢墟,在這裡 Malfurion 先行離開隊伍去請教大地之靈有關 Illidan 在盤算的計劃什麼,結果是他聽到了 Illidan 正在進行撕裂整塊大陸的魔法儀式,其後果將造成整座大陸的生命跟著陪葬,這種行為對德魯伊來說是一定要阻止的。再加上當 Malfurion 回到軍隊中卻被告知他的摯愛 Tyrande 因為追捕 Illidan 而送命,痛失愛人的憤怒讓 Malfurion 在 Maiev 的陪伴下對 Illidan 發動猛攻,進而破壞了撕裂大陸的儀式然後逮捕到 Illidan。


Malfurion 知道這次再也不能饒過弟弟,他先前已經放過 Illidan 太多次,然而這傢伙卻一次又一次的犯錯,而且每一次造成的傷害都比以前更大,終於在這次害死了 Tyrande。不過就在他準備判處 Illidan 死刑時,剛剛幫助他們的血精靈王子 Kael'thas (凱爾薩斯)卻不小心戳破了 Maiev 的謊言,講出 Tyrande 可能還存活的事實。Illidan 也解釋他之所以在進行那個儀式是為了要摧毀不死族的首領巫妖王,並不是要用來傷害其他的無辜百姓。終於 Malfurion 又一次的原諒了自己的弟弟,他們再度聯手去尋找 Tyrande 下落然後一起救出兩人都深愛的女人。接下來 Illidan 對 Malfurion 保證他絕對不會傷害自己的族人就離去,Maiev 則對他們放走 Illidan 的行為感到憤怒而發誓要追殺他到天涯海角。Malfurion 了解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 Maiev 的復仇行動,嘆了一口氣之後決定回到家鄉,畢竟家園的重建也還沒結束。



德魯伊哈繆爾得到瑪法里恩的親傳

其實看看 Malfurion 一生中的許多重大決定,我們不然發現他不是只是單純的一個好人,更是個感情豐富的人,每一次的關鍵性決定都是為了自己的愛人,自己的人民,整個大自然為優先考量,而儘管他對自己的弟弟有許多的微詞,在他心中他依舊關心他,即使在 Illidan 犯下了這麼多的過錯。Malfurion 同時也平等的看待所有其他的種族,在上古之戰他可以接受任何種族的協助,在第三次大戰中他也是優先提出和獸人以及人類結盟的想法,至於如果有別的種族來學習德魯伊之道,那 Malfurion 更是歡迎任何人的加入。在第三次大戰之後,Malfurion 和一個叫 Hamuul (哈繆爾)的牛人因為結盟對抗惡魔的關係而成為了好朋友,他也因為 Hamuul 對大自然的熱忱而把德魯伊之道傳授給牛人,讓脫離德魯伊信仰已久的牛人可以重回 Cenarius 的教導。


只可惜這個偉大的德魯伊在最近卻失去了蹤跡,傳言他深陷夢境的夢魘影響而無法醒來。稍後這件可怕的傳言被證實。而且更甚者,越來越多進入夢境的德魯伊都被困在裡面而無法回歸,夢境也開始從邪惡的方面影響現世,包含許多的綠龍都從夢境的傳送門出現,兇暴的攻擊所有靠近的冒險者。夢境內的謎團變成許多人都想解開的問題,終於在一次又一次抽絲撥繭的過程中,有關 Malfurion 最近的行蹤終於被確定:從傳送門出現的夢魘之龍被打倒之後,他們身上帶著的一個詭異物品替 Malfurion 帶來了訊息,半神 Cenarius 之子 Remulos (雷姆洛斯)在分析這個詭異的夢魘物品之後,成功的透過了它召喚出失聯已久的 Malfurion 影像,得知原來有個古老的敵人是造成夢魘的幕後黑手,而這個敵人正在不斷的腐化綠龍和德魯伊還有任何被他抓住的人。



瑪法里恩目前正在夢境對抗上古之神

不久之後 Malfurion 再度透過影像告知大家這古老的敵人正是上古之神,而現在他正在和 Ysera 還有 Cenarius 共同聯手對抗入侵夢境的上古之神。於是隨著漫畫和小說即將揭示有關夢魘正式入侵現世的情節,以及在浩劫與重生中 Malfurion 即將從沉睡醒來,對抗試圖焚燒世界樹 Nordrassil 的火元素王 Ragnaros (拉格納羅斯),為了保護 Hyjal 山而戰的預告,這位大德魯伊要在 Warcraft 的世界再度成為焦點的時刻已經來臨了。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