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攻略

魔獸世界 - 聖光與信仰

Wekey搜尋

Light & Faith 聖光與信仰


Warcraft 比起其他的奇幻世界來說,其實可以算是個平均魔法等級比較高的奇幻世界設定。當然,這個世界畢竟還是以冷兵器為主,畢竟當一個戰士盜賊之類的角色不需要什麼特別的魔法天賦,只要有個健全有力的身體就行了,因此儘管看起來是個高魔的世界,但使用各種魔法的人還是算相對少數的。又所謂的魔法以來源來分其實大致上是可以分成兩種類型的,第一種為神術魔法,也就是魔法的來源是跟別人借來的,而不是靠自己本身的能力來操縱,例如牧師薩滿德魯伊聖騎士都是使用神術魔法的;第二種則是奧術魔法,也就是利用自身特殊的資質,去操縱奧術能量來施展的魔法,不需要跟任何人或是對象借取力量,法師術士死亡騎士等都是使用奧術魔法的角色。需要注意的是這個分類和所謂的魔法屬性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屬性是指該魔法的元素性質,如火焰、冰霜、神聖、暗影等,而類別則是指魔法的類型。


不過神術和奧術魔法雖然在施展方式上有極大的不同,但卻可能可以做出類似的效果。用召喚自然屬性傷害的閃電為例子,德魯伊必須從整個大自然、大地來借取力量,讓他周遭的環境對他的祈求起共鳴,如此才能夠驅使風暴去攻擊敵人;但是法師只需要利用自己控制奧術的天賦來直接使用奧術的能量以控制風暴攻擊對手就行,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而不需要遷就或是信仰任何對象。乍看之下似乎法師在施展魔法上整個方便許多,但實際上風暴的威力大小卻完全取決在該法師的操縱奧術的能力,而德魯伊就只要展現足夠的誠心,就可能能夠接到足以毀滅一整個大軍的強力風暴。

德魯伊必須透過謙卑的祈求才能獲得呼喚閃電風暴的能力

法師只要透過奧術魔法就能夠操縱其他屬性的能量,如雷電與火焰

神術魔法因為必須從許多具有強大魔力的神祗或是永恆生物借取魔法的力量,因此他們都會對力量的來源非常的謙卑、忠誠,甚至是將自身的信仰完全的投入。簡單來說,薩滿必須非常有耐心的與元素之靈溝通,才能從元素身上暫時借取使用元素之力的能力,例如召喚閃電風暴、龍捲風等等。牧師則是必須對自己所信仰的對象展現絕對的忠誠意志力,如此才能夠從他們的信仰對象上借取到神力來施展神術魔法。


先來講牧師,或是稱呼他們祭司也可以,這兩個在 Warcraft 內本質上其實就是一樣的角色:扮演一般信徒與神之間的神職人員。遊戲中所有人可以扮演的牧師都是使用一模一樣的魔法招式,這個其實只是個遊戲性下的妥協,因為一個牧師能夠使用何種類型的神術魔法都是要看他們祀奉的是哪個神來定。例如,信仰 Light(聖光)的牧師和信仰 Elune(伊露恩)的牧師所施展的治療魔法可能屬性都是神聖,但是兩個來源卻不一樣,因此這兩個牧師所施展的魔法只是效果相同、內容卻不同的法術。至於天賦自由轉換這個也是單純方便大家遊戲娛樂性的設計,事實上如果一個人就那麼容易的從信仰 Light 轉變成信仰 Shadow(暗影),接著下一場戰鬥又轉了回來,那麼我敢說這傢伙根本一點都不虔誠,很快他就會被信仰的對象拋棄,畢竟不會有神願意借力量給如此不忠誠的人。

信仰聖光的德萊尼牧師

通常來說,一個種族必定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文化,而大部份該族的成員也都會遵循自己的文化而行,信仰的對象也都不會偏離自己的族內的傳承。夜精靈普遍來說就是信仰月神 Elune;人類矮人狼人地精德萊尼血精靈哥布林就是信仰 Light 的種族;被遺忘者很多是信仰 Shadow;牛人是信仰包含月神與太陽神的大地之母和天空之父;至於食人妖則大部份都信仰屬於自己該部族的諸位動物神或神靈等等。但這並不是絕對的,因為每個族群總是會有一些例外,如有些的被遺忘者依舊保持著自己身前的信仰,也就是依舊跟隨著 Light 的教導,儘管不死的身體每次只要施展或是接受來神聖魔法就會產生劇痛,這些信仰 Light 的被遺忘者還是不會拋棄,因為這就是宗教的力量。再舉個例子,例如代表部落牧師的第九史詩套裝的 Zabra (薩布拉)也是個信仰 Light 的食人妖牧師

薩布拉是信仰聖光的食人妖牧師,是個特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信仰 Shadow 的信徒除了大部份的被遺忘者外,也是有少部份的其他種族,因為這是一支叫做 Cult of the Forgotten Shadow (遺忘之影教派)的宗教組織所信仰的對象。最初導致這個教派創立的是一位名叫 Natalie Seline(娜塔莉·瑟琳)的人類牧師,Natalie 原本是個信仰 Light 的忠誠主教,但當時因為正值第一次和第二次大戰期間,在面對部落許多強力施展黑暗魔法的術士時,僅僅只靠聯盟的法師是非常辛苦的,因此 Natalie 決定著手研究對方的魔法來尋求應對之道。但隨著 Natalie 研究越多,她也越讓自己沉迷在其中,直到有一天她終於感應到了對應著Light 的另一個神力來源:Shadow。從此之後 Natalie 開始對人們傳教,宣揚整個世界是平衡的,因為有了 Light,也有相對應的 Shadow 存在,而她的相關研究著作也在後來導致了信仰 Shadow 的教派出現。

大部份的被遺忘者都是信仰暗影

在遺忘之影教派創立之後,也陸續有其他的種族加入這個與聖光對立的教派

除了部落和聯盟的種族之外,也有許多信仰一些不一樣神的種族或是組織。Twilight's Hammer(暮光之錘)教派就是信仰邪惡的上古之神和元素王,他們牧師的神力就是直接來自這些意圖滅世的神和混亂之極的元素;Cult of the Damned(詛咒神教)所信仰的神就是巫妖王,因此許多該教派的牧師所使用的黑暗魔法就是從這位不死生物之神所來,不過需要注意的是這個和死靈魔法不一樣,因為死靈魔法是屬於奧術魔法的一個分支,而神教的牧師並不一定是法師,這些人用的就是單純來自巫妖王的神術,當然也有屬於那種同時是神教牧師與死靈法師的人就是了。

暮光之錘教派傳教

詛咒神教的寺僧就是他們的牧師

因為有信仰就有力量,因此有時候就會產生了一些誤解教義或是基本教義的狂熱分子,然而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他們對於自己所信奉的對象依舊保持著虔誠的心,他們一樣能借到施展神術魔法的力量。例如血色十字軍牧師聖騎士就是這類型的人;另一個有名的例子則是 Arthas Menethil(阿薩斯·米奈希爾),當初在他誤入歧途時,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正義而大肆屠殺被瘟疫感染的人民、先利用傭兵替自己賣命再拋棄,他卻依舊可以使用來自 Light 的神聖魔法,因為當初他的心還尚未背叛 Light,聖騎士 Arthas 是一直到取得符文魔劍 Frostmourne(霜之哀傷)的時候才真正的背棄了 Light,他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才不再是個聖騎士

血色十字軍牧師代表:高等檢察官懷特邁恩

不過這裡卻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因為既然 Light 也會將自己的力量借給這些誤入歧途的人,那麼是不是代表身為一個被信仰的對象,Light 卻言行不一,並沒有真正的在宣揚善良、美德的好呢?在這邊我的看法是 Light 正因為是個絕對善良與光明的象徵,因此祂更總是以包容的心對待信仰自己的子民,就算對方誤解了 Light 的教義也不例外,因為祂總是期待這些走錯路的信徒可以悔改。在這裡可以從兩個有名的例子來看:
  
It's my folly. My Price. Please –
這都是我的愚蠢所害,這是我必須付出的代價,拜託讓我 -

And then, like a familiar caress from a loved friend, he felt it. The Light raced through him, comforting and warm, and he bit back a sob as he saw the glow again begin to embrace his hand. He had fallen so far, but it wasn't too late. The Light had not abandoned him. All he needed to do was drink it in, open his heart to it. Muradin would not die. He could heal him, and together they -
然後,就好似他再度感到了一陣來自摯友的熟悉安撫,聖光在他的身體內流過,溫暖又欣慰。於是他立刻忍住自己的嗚咽,讓聖光擁抱他的雙手。他是墮落的如此之深,但現在回頭還不會太晚,聖光從頭到尾都不會放棄他的,他只需要敞開心胸接受祂就行了。如此穆拉丁就不會死了,他可以治好穆拉丁的,然後他們兩人就可以一起 -

這個例子就是前面提到當 Arthas 在還沒墮落到死亡騎士前他依舊可以使用來自 Light 的神聖魔法,因為 Light 是如此的寬宏大量,不會因為信徒一時的迷失而放棄拯救他們的機會,只有在這些子民完全自暴自棄的情況下才會無法再使用任何神聖魔法。


接下來則是血騎士 Liadrin(莉雅德倫)與那魯 A'dal(阿達歐)之間的對話,清楚的解釋了 Light 對於誤入歧途的人的態度。

阿達歐:
The Light embraces all who enter Shattrath in good faith. You are welcome in Shattrath, Lady Liadrin. We have long awaited your arrival.
聖光擁抱每一位帶著善良信仰進入撒塔斯的人,你在這裡是受歡迎的,莉雅德倫女士。我們等你的到來已經很久了。

莉雅德倫:
Thank you for allowing me to speak, A'dal. I know many of your allies despise me and my knights for our treatment of M'uru. When he was given to us by 'Prince' Kael'thas, we believed his power would help lead our people into a new age. I've come to realize our path was a false one. We were betrayed by the man we called our prince. In his lust for power, he sent the felblood to attack us, and spirit M'uru away to the Sunwell.
感謝你願意讓我開口,阿達歐。我知道很多你的盟友因為我們對莫魯的所作所為而鄙視我和我的騎士們,當莫魯被我們的那位“王子”凱爾薩斯送過來時,我們相信他的力量是能夠帶領我們的人民進入一個嶄新的紀元。但我後來終於意識到我們的路是一條錯誤的路,我們被自己的王子所背叛,他因為對力量的渴求而派出魔化血精靈來攻擊我們,還將莫魯挾持到太陽井去。

阿達歐:
Both our peoples suffered greatly at the hands of Kael'thas and his agents, Lady Liadrin. Your people were not the authors of their own fate, but they will die if they do not change. M'uru accepted his role long ago, knowing full well what would happen to him. Will you accept your own?
你和我的人民都因為凱爾薩斯和他的手下而吃了許多苦,莉雅德倫女士。你的人民並不是造成自己錯誤行為的元兇,但如果他們不改就真的會走向死路。莫魯老早在很久以前就接受了自己即將扮演的角色,他知道一切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因此你會願意接受你即將扮演的新角色嗎?

莉雅德倫:
I... I don't understand. You -- and M'uru -- knew all along that this would occur?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你說…你和莫魯從頭到尾就知道我們會對他這麼做?

阿達歐:
It wasn't I who foretold it, but Velen of the Draenei: 'Silvery moon, washed in blood, Led astray into the night, armed with the sword of broken Light. Broken, then betrayed by one, standing there bestride the sun. At darkest hour, redemption comes, in knightly lady sworn to blood.'
這並不是我的預言,而是德萊尼費倫所做的預言。內容是:銀色之月在被血所清洗後走入錯誤的夜晚之路,他們會用破碎的聖光武裝自我;破碎後再遭駕馭太陽之人所叛,在此最黑暗的時刻,救贖將降臨在對血宣誓的女騎士。

莉雅德倫:
I see it clearly now. I renounce my loyalties to House Sunstrider and its false prince. I pledge the blades of my Blood Knights to the defeat of Kil'jaeden and the restoration of Silvermoon. We will fight beside you, A'dal.
我已經看清楚等待我的道路了。我現在宣誓放棄我對逐日者王朝和其墮落王子的效忠,並以血騎士的劍刃發誓:我們將會打敗基爾加丹來光復銀月。我們願意在你的身邊而戰,阿達歐。

阿達歐:
The Shattered Sun Offensive will surely benefit from the addition of your knights, Lady Liadrin. The battle for the Sunwell is but the first step on your new path, Lady Liadrin. Shattrath is open to you andall who follow you.
破碎之日進攻部隊一定可以從你們騎士團的增援得到不少助力,莉雅德倫女士。不過請記住,太陽井的這場戰鬥只是你這條新道路的第一步而已,撒塔斯未來將永遠對你和跟隨你的人敞開雙手。

是的,Light 知道血精靈會用錯誤的方式來試圖控制神聖的力量,但祂依舊讓忠誠於自己的那魯犧牲自我來想辦法引導這些迷失的凡人,試圖將他們導回正途,並且在最後成功了。


再來另一個值得討論的是有關 Light 和 Shadow 的身份。這兩位並不像月神或是動物神靈之類的有個明顯的身份與人民所崇拜的神像,而信仰祂們的子民也都不會用其他的名字來稱呼 Light 和 Shadow,因此這造成了一個疑問:到底 Light 和 Shadow 究竟是不是神?以目前來看的情況來看,目前這兩位是沒有被當做神來稱呼的,大家都單純的用 Light 或 Shadow 來稱呼而不是某某神之類的,因此有人認為整個信仰 Light 或是 Shadow 都只算是無神論的哲學思想而已。但是以種種的神跡來看,再加上熱衷祈禱的牧師也真的都能夠獲得神力,完全就像是其他忠心信奉特定某位神的牧師一樣,這似乎已經間接的說明這些神術的來源就是 Light 或 Shadow 這兩位神,更不用說德萊尼的領導者 Velen(費倫)總是可以聆聽到來自 Light 的聲音和教誨。

那魯的背景依舊充滿謎團

那魯曾經對德萊尼說他們在整個宇宙到處徵召許多光明大軍,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組成一批足以對抗惡魔軍團的武力,因此所有的那魯都是屬於光明大軍的一員。又那魯本身是有點類似屬性是神聖的元素生物,而且在沒有黑化的情況下是個完全散發光明的生物,那麼在背後統帥那魯來集結光明大軍的那位不明人士,是不是可能就是 Light 呢?還是說,Light 就是統帥這個大軍的那位那魯的名稱?這一切的解答都必須等到未來光明與惡魔大戰的那天才會揭曉了。

白銀之手聖騎士

最後要談的就是聖騎士了。事實上聖騎士是在第二次大戰之後才出現的騎士團,在這之前雖然有類似的角色,但當時也不是稱呼他們為聖騎士,因為這個詞就是在第二次大戰之中才創出來的。當時聯盟為了抵抗部落的入侵,聖光教派的大主教 Alonsus Faol(阿隆索斯·法奧)決定將結合來自 Light 的神術到近身的戰鬥中,讓虔誠信仰 Light 的戰士可以在危險的戰爭中直接使用神聖的魔法來保護自己、治療隊友,或是對抗當時部落的黑暗魔法。為此大主教以 Uther(烏瑟)為首創立了聖騎士的騎士團,用 Silver Hand(白銀之手)為名,在最初一共有五位創團者,並且在戰爭之後快速的拓展開來。不少矮人因為受了人類的影響也信仰 Light,因此矮人聖騎士也成為了聯盟的戰力之一。


至於德萊尼們雖然在更早以前就有了聖騎士,而且還是正統信仰 Light 的聖騎士,不過一個比較特別的是他們的神力來源除了來自 Light 之外,也可以從那魯這種近似光元素的生物身上獲得。德萊尼都是使用復仇者這個稱呼這些聖騎士,他們的騎士團也不是 Silver Hand,而是叫 Hand of Argus(阿古斯之手),一個用來紀念自己母星的名字。

德萊尼復仇者

高等精靈也是個信仰 Light 的種族,在第二次和第三次大戰中不少牧師都有出手協助聯盟,也有一些人甚至投入了聖騎士的訓練。但是因為在第三次大戰時,高等精靈的整個王國慘遭 Scourge(天譴軍)毀滅,他們的魔法泉源 Sunwell(太陽井)被玷污。如此重大的劇變是對高等精靈社會與信仰的一個嚴重的打擊,因為他們是如此的奮力抵抗家園,他們是如此的相信 Light 可以幫助他們戰勝邪惡,卻依舊慘遭亡國的命運,許多無辜人民被屠殺,這一點無疑讓許多高等精靈的牧師對 Light 產生了質疑。

信仰聖光的高等精靈牧師

在全族改名為血精靈並發誓要復仇之後,許多信仰 Light 的血精靈牧師也對祂感到失望,他們覺得 Light 在他們全族最需要的時刻拋棄了他們,他們對 Light 失去了信心也不再信仰祂,而沒有了信仰就沒有了神力。但是在力圖振興的困境下,血精靈們還是會需要神聖魔法的力量,而在這時就有了所謂的轉機,也就是一般俗稱“偷取聖光”的行為出現。嚴格來說,血精靈當初的行為並不是偷取,而是利用操縱奧術能量的行為來強迫控制神聖法術為己用。因為不管是什麼自己本身是什麼職業血精靈本來就是個天生擅長控制奧術魔法的種族,畢竟他們可是已經傳承了超過萬年的魔法成就與天賦。至於這個用奧術來操縱神聖魔法為己用的行為其實就像其他法師用奧術魔法操縱火焰一樣沒什麼原理上的不同,只是對象從火焰變成神聖而已。

使用奧術魔法操縱神聖能量的血精靈血騎士

因此用了自己的魔法天資來強迫聖光之力為自己而戰,並將這種魔法應用在近身搏鬥的戰士上,這就是血騎士的誕生。事實上老早在血精靈做出這樣的行為前,也有別的例子可以做呼應,那就是死亡騎士 Zeliek(札里克)爵士。Zeliek 生前是個意志非常堅強的聖騎士,而且儘管他死後被復活成死亡騎士,他還是保有了自己的意志,可惜的是他被邪惡的巫妖 Kel'Thuzad(科爾蘇加德)用死靈魔法操縱,因此他就成為了一個特殊的存在:使用神聖魔法的死亡騎士。死靈魔法是屬於奧術魔法的一個分支,所以這個例子就清楚的說明 Light 會將自己的力量分給願意忠誠信仰自己的子民,但是卻沒辦法阻止該善良的子民被其他人控制,導致 Light 的神術被用在邪惡的用途上。再回到血精靈上,這些血騎士們最後在德萊尼領導者 Velen 和那魯的協助下成功的重拾對 Light 的信仰,因此他們拋棄了先前的做法,變成了正統的聖騎士

札里克是個被迫使用聖光神術在惡事上的可憐人

然後最近才出現的牛人聖騎士則是另一群特殊的存在,事實上這些人也不是正統的聖騎士,只是乍看之下非常的相似而已。在大災變前夕不久,一支特別專注在信仰太陽神 An'she(安希)的教派興起,雖然這位太陽神 An'she 只是代表大地之母的右眼而已,但這支專注在單一神祗的教派很快的就在牛人社會吸引了不少的信徒。信仰太陽神的牧師所獲得的神力非常剛好的也是屬於神聖屬性的神術魔法,這點和信仰月神或是 Light 的牧師恰巧一樣,又一些牛人將這股神聖屬性的魔法結合在近身戰鬥中,轉而組成了一群揮舞神聖之力的戰士團,是為日行者。


日行者和聯盟的聖騎士戰鬥的原理非常的類似,但差別就在他們的神力來源是不同的,聯盟這些正統聖騎士的神力來源是 Light,而牛人日行者的神力來源則是太陽神 An'she。目前並沒有任何 Light 就是 An'she 的證據,也沒有這個暗示,因此除非日後有正確的資料指出這兩位是同一個神,否則不管聖騎士和日行者的戰鬥方式多麼相似,他們還是屬於不一樣的職業,兩者不能畫上等號;當然若是後來確定 Light 就是 An'she,那麼日行者就和聯盟聖騎士是同樣的職業了。當然目前遊戲中所有日行者的法術和戰鬥技能幾乎都和聯盟聖騎士一模一樣,這點現在就單純是為了遊戲性的方便,其意義就像是所有的牧師不管信仰的神是哪個,技能也全部都幾乎一樣,故事背景設定必須為了玩家方便與遊戲開放方便而做出妥協。

日行者,揮舞太陽神之力的勇士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