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攻略

魔獸世界 - 薩沙理安_英雄史

Wekey搜尋

Thassarian 薩沙理安


Knights of the Ebon Blade (黯刃騎士團)是一群脫離巫妖王控制的死亡騎士,他們將劍刃對著自己的前主人,以復仇為自己的終生目標,也是最後進攻 Icecrown Citadel (冰冠城塞)的核心武力之一。這群死亡騎士雖然是由 Darion Mograine (達瑞安·莫格萊尼)所領導,但是除了他之外還是有不少知名的角色是該騎士團的成員,如第一個重新回歸聯盟的人類死亡騎士 Thassarian (薩沙理安)。


Thassarian 出生在一個 Lordaeron (羅德隆)王國的軍人家庭,他的父親 Killoren (齊羅倫)是聯盟的老兵以及第二次大戰的英雄之一,並且在最後爲了自己的國家獻上了生命。因此 Thassarian 對父親充滿了崇拜,他不但將 Killoren 視為聯盟的英雄,更是將他教誨的一切擺在自己心中的第一位,從小就立志能夠成為像父親一樣的英雄。Killoren 在生前經常教導 Thassarian 當一個軍人最重要的就是服從,相信自己長官的領導,讓全軍團結一心,如此才能戰勝來犯的敵人,守護自己的家園。


薩沙理安從小就接受父親的訓練

隨著第二次大戰之後而來的和平,Thassarian 雖然失去了自己敬愛的父親,他還是克服了悲痛並且成長為一位屹立挺拔的青年,然後毫不遲疑的報名加入 Lordaeron 的軍隊。Thassarian 靠著從小來自父親的指導和勤練,在 Lordaeron 的部隊訓練迅速成為一位劍術高強的戰士,不過他內心的真正渴望卻是想要當個領導者、當個隊長、將軍,指揮著自己的部隊來打敗進犯的敵人,榮耀自己和自己的家族之名。於是在完成訓練之後,Thassarian 參加了部隊的隊長選拔測試,並將自己所學的一切都展現出來,他通過一關又一關的考驗,卻沒想到在最後一關在和競爭對手的對戰上失利了。


Thassarian 對自己的劍術深具信心,而且戰鬥中他也完全站著上風,但是就在他以為自己的對手要投降之際卻被反將一軍,他的對手趁機拿出了原本暗藏而且在測驗中禁止使用的匕首,突然進行偷襲並且將他打倒在地。雖然這個卑鄙的傢伙馬上被撤銷資格,但是 Thassarian 的長官們卻也判定他同時也因為落敗而不能升官,不能成為軍隊的隊長。儘管 Thassarian 憤怒的抗議這是一場不公平的考試,不過他的長官們卻回答戰場本來就是個變幻莫測的世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遇到意想不到的暗招必須要臨危不亂的應付,讓自己化險為夷,才不會因為一個領導者錯誤的決策而造成底下的士兵都跟著陪葬。Thassarian 也知道是自己一開始太過自滿而沒想到會有人在這種考試上耍卑鄙,才會應變不及而中招。坦然的接受自己的命運,Thassarian 想起了父親的話,身為一個軍人就是要服從上級,就此他將這個野心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心裡,打算只當一個在前線殺敵的士兵就好。


薩沙理安和母親以及妹妹一起快樂的生活著

Thassarian 的家庭有一個年邁但是疼他的母親 Vivian (薇薇安),以及一個從小就喜歡和他鬥嘴的妹妹 Leryssa (蕾瑞莎)。不過這對兄妹表面上雖然總是喜歡互相刺激對方,如常常用對方討不到另一半對象來做鬥嘴的理由,但是心底下卻總是關心對方,Thassarian 尤其對這個從小就沒有爸爸的妹妹特別照顧,讓 Leryssa 在心中其實也是非常的敬愛這位哥哥。因此當戰爭的訊息傳到他們在都城的家時,Leryssa 和 Vivian 幾乎無法自我的流淚,這對母女非常的擔心 Thassarian 可能會一去再也不複返。但是 Thassarian 知道這是命運正在呼喚著他,儘管他並不是以一個領導者的身份加入戰爭,但是成為能夠保護家園的英雄也一直是他從小心中的願望,而現在這個機會就在眼前。


在第三次大戰初期,Arthas Menethil (阿薩斯·米奈希爾)王子從調查瘟疫的任務開始,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屠城的抉擇更讓這位年輕氣盛的王子發誓要追殺邪惡的惡魔 Mal'ganis (瑪爾加尼斯)到天涯海角,不過要進行這場遠征就必須要有更強大的武力,因此 Arthas 回到了軍港將整個艦隊和留守的軍力都帶往 Northrend (北裂境)冰冷的大陸。Thassarian 也是被 Arthas 王子帶走的兵力之一,他看到了自己服侍的王子英勇的站起來領導人民對抗邪惡的敵人,身上的熱血都跟著沸騰起來。Thassarian 至此開始忠心的追隨王子一路北伐,卻不瞭解這批艦隊早已踏上了詛咒的不歸路。


到處征討的日子是很辛苦的,Thassarian 一路跟著王子 Arthas 遇上了矮人的探險隊,探索冰冷的死亡大地,以及屠殺焚燒艦隊戰船的傭兵們,並且在王子外出尋找強力的神秘武器時和隊長 Falric (法勒瑞克)留下來固守整個軍隊的基地。不過戰況雖然緊急,Thassarian 卻也不會忘記自己的家人,尤其是那位可愛的妹妹,他都在晚上的休息時間抽空寫了許多家書寄給 Leryssa,告訴她自己所遭遇以及親身看見的一切,告訴她有著充滿正義精神的王子領導,家園的安全是沒有顧慮的。


霜之哀傷洞窟

這場北伐之路隨著王子 Arthas 帶著符文劍 Frostmourne (霜之哀傷)擊敗惡魔 Mal'ganis 結束,不過王子卻也隨著勝利而消失在狂風暴雪之中,就連前去尋找王子的隊長 Falric 也都完全失去聯絡而下落不明。整個軍隊頓時失去了領導,大家都茫茫的不知所措,於是 Thassarian 決定站出來請求所有人留在營地,他會獨自前往搜索王子和隊長的蹤跡,請大家務必等待他的消息。接下來 Thassarian 跟著隊長的足跡在冰雪的大地前進,來到了 Frostmourne Cavern(霜之哀傷洞窟),也就是 Arthas 王子取得符文劍的所在地,然後他在洞窟的深處聽到了一些喃喃的低語聲。當 Thassarian 再進一步踏入時卻發現了發出聲音的正是他的隊長 Falric 本人,而隊長卻突然命令他走到自己的面前,表示有事情想要告訴他。感到有點古怪的 Thassarian 還是服從了命令,不過突然間 Falric 拔出了自己的佩劍,並用它刺穿了 Thassarian 的身體。


薩沙理安被法勒瑞克隊長殺死

倒在地上的 Thassarian 無力的看著自己的生命消逝,漸漸的他的意識再也無法控制而消逝。Falric 將這個士兵的屍體交給了藏在後面的 Arthas,讓這位忠誠的士兵可以在死後繼續服侍他的主人。於是 Thassarian 以死亡騎士的姿態再度站了起來,並且按照約定帶著 Arthas 王子回到了營地,只是這次帶回來的並不是個愉悅的消息,而是死亡的信息。Arthas 王子把所有營地的士兵和其他重要幹部都殺光,並且將他們都復活為 Scourge (天譴軍)的爪牙。隨後這群不死族在 Arthas 的帶領下打著凱旋的旗幟回到了王國都城,並且以風暴的姿態席捲整個城市。當人民都忙著逃亡之際,Arthas 下令自己的食屍鬼去活捉 Thassarian 的母親 Vivian,打算清除原本還存在於 Thassarian 內心的一點人性。

阿薩斯:
Vivian, wife of the fallen hero Killoren. You must meet my lieutenant. Step forward, death knight.
薇薇安,逝去英雄之妻,你必須見見我的中尉。往前一步吧,死亡騎士

薩沙理安
Yes, my lord. What do you require of me?
是的,我的主人。你有什麼需求呢?

阿薩斯:
I have sensed a conflict within you, lieutenant. A tiny one... weak... but a conflict nonetheless. The perfect opportunity to prove your loyalty to me has just presented itself. Kill this women.
我感受到你的內心有一點人性的衝突,中尉。非常小的一點點…很弱小,但畢竟還是對人性的一個掙扎,而現在有個完美的機會出現來讓你可以證明你對我的忠誠心:殺了這個女人。

薇薇安:
No! No, you can't!
不!不,你不能這樣做!

阿薩斯:
I drove Frostmourne through my father's heart. This paltry show of faith and obedience is the least you can do.
我都把霜之哀傷刺入我父親的心臟了,因此這場沒什麼重要的忠誠和服從的表演是你至少可以做的事情。

薇薇安:
Son... Thassarian... my boy... my precious boy... Whatever they'vedone to you, you can fight it. You have to fight it. Don't let them take away who you are!
兒子呀…薩沙理安…我的孩子…我寶貝的孩子… 不管他們之前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你都可以反抗,你必須反抗他,別讓他們把你原本的善良個性奪走!

薩沙理安
I... am... a soldier!
我…是個…士兵!

阿薩斯:
That's correct, lieutenant. And I order you to take this women's head.
正是如此,中尉,而現在我命令你砍下這個女人的頭。

薇薇安:
Thassarian... No... no, don't... don't let this demon win.
薩沙理安…不…不,別…別讓這個惡魔得到勝利。

薩沙理安
The will of Arthas is first!
阿薩斯的想法是第一優先的!

薇薇安:
Have mercy!
請發發慈悲吧!

薩沙理安
And foremost.
而且是最重要的。


弑母

悲劇就這樣發生了,Thassarian 按照 Arthas 的指示砍下了自己母親的頭,拋棄了母親在他北伐前所贈送的護身符,看起來像是捨棄了自己的最後一絲人性。不過事實上 Arthas 卻低估了這位死亡騎士的靈魂,因為 Vivian 死前的懇求和悲慘死狀卻反而產生衝擊而深深的烙印在 Thassarian 的心中,成為他難以揮去的夢魘,種下他日後對無法還手之人經常無法下手的種子。


接下來的日子 Thassarian 跟隨者他的王子一路征討,並且殺入了高等精靈王國 Quel'Thalas (奎爾薩拉斯),不過在這裡他們受到了阻礙,因為高等精靈抵抗的比他們想像的還要激烈,還用自己魔法設下了防護結界阻止不死族的入侵。爲了打破高等精靈的防禦,Thassarian 按照叛徒 Dar'khan (達克汗)的指示突襲了三個藏有解開結界的鑰匙之石的神殿,於是在 Temple of An'owyn (安歐恩神殿)中,Thassarian 遇上了一位將在未來在死亡中陪伴他的重要人物。



曾經藏有鑰匙之石的安歐恩神殿

Koltira (寇爾提拉)是守護這座神殿的遊俠將軍之一,他和他的弟弟 Faltora (法爾托拉)一起保護著這個家園的防線,不過卻因為叛徒洩漏機密的原因而讓這座神殿遭受危機。Faltora 奮勇的挑戰襲擊神殿的不死軍隊首領 Thassarian,卻不敵對方的劍技而敗陣,他的武器已經脫手,成為一個無法再度還擊的人。發現弟弟就要被殺的 Koltira 努力的想要靠近 Thassarian,卻因為自己也無暇分身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慘劇,不過他卻發現這個死亡騎士居然遲遲無法下手。原來 Faltora 無法還手的樣子又讓 Thassarian 的心智回到了他母親死亡的那一天,Vivian 死前的情形和 Faltora 的影像重疊在一起。於是就在這樣的遲疑之際,Koltira 抓準時間救走了自己的弟弟,然後在意識到神殿的防禦已經崩解、鑰匙之石也落到敵人手中之後,他們決定撤退去警告其他人,可惜的是 Faltora 還是沒有受到命運之神的眷顧,在逃跑的過程中他仍舊被其他不死族殺死。


Koltira 在通報之後就回去跟蹤 Thassarian,並且不斷的用偷襲的方式打算把這位死亡騎士引誘出來。終於 Thassarian 受不了 Koltira 的對自己的騷擾而衝了出去,打算把這位討厭的蟲子從自己的眼前清除,一個人類死亡騎士和一個高等精靈遊俠就此開始了一場森林追逐戰。Koltira 運用打帶跑的戰術,配合對地形的熟悉以及遊俠活動於森林的靈敏度完全壓制住 Thassarian 的每一個行動,並且封住死亡騎士的雙手,將自己的劍抵在敵人的脖子上,他知道與敵人談話的時刻就是現在了。

寇爾提拉:

There is no cowardice or recklessness in simply living to fight another day.
努力活下來然後爲了自己的未來而戰並不是懦夫或是魯莽的行為。

薩沙理安
Perhaps not. But facing me singlehandedly can only be called foolhardy.
或許不是,不過單獨一個人面對我只能被稱為有勇無謀。

寇爾提拉:
Listen to me. I have followed you since An'owyn fell... watched you. I know you are named Thassarian. You could have killed my brother at the temple. I believe you almost did. But something inside you hesitated. Some part of you held back. I believe there lives within you a soul... one that cries out and struggles to resist what your prince has forced upon you. Break free of his influence, Thassarian. Join me, and fight by my side. Fight for what you know, deep in your heart of hearts, to be just and true.
聽我說,我在安歐恩神殿陷落之後就一直在跟蹤你…觀察你,我知道你的名字是薩沙理安。你先前老早可以在神殿那就殺了我的弟弟,而且我也相信你差點就殺了他,但是有些在你內心的事物讓你猶豫了,有一部份的你壓抑住這個行為,因此我相信你的靈魂還是活在你的身體…一個不斷在呼喊和掙扎去抵抗你的王子所強迫你所做的行為。從他的影響中解放吧,薩沙理安,加入我,然後跟著我一起戰鬥,爲了你過去的記憶而戰,爲了那個藏在內心深處的記憶,當個正義又真誠的人。

薩沙理安
You know not what you ask of me, elf. I... shall allow you to depart... rather than take your like this night. But believe this: The next time we meet, I will draw my sword against you.
你根本不瞭解我的內心是什麼,精靈。不過我…會讓你離開…而不是在今晚把你解決掉。但是請瞭解到這點:下一次我們再見面時,我會將這把劍對準你。

寇爾提拉:
So be it. May the better warrior prevail.
隨你的便了,就讓強者獲得勝利吧。


Koltira 的這份真誠的對話雖然未能夠撼動 Thassarian 的內心,卻還是給了這位死亡騎士一些改變,這讓 Thassarian 意識到原來自己即使是在死亡,也是一樣有人認同自己,也是一樣有人可以和自己交朋友,即使是敵對的朋友。接下來隨著 Scourge 一步一步的行軍,高等精靈王國 Quel'Thalas 也逃不過滅亡的命運,Thassarian 也和 Koltira 兩人進行了約定的最後決鬥,但是直接進行面對面的劍術戰鬥並不是遊俠所擅長的森林躲藏戰,這次是 Koltira 敗陣下來,他請求 Thassarian 給他一個痛快,終於 Thassarian 不再猶豫,他克服了心中的那份弑母的幻影而刺了下去,讓這位可敬的對手也成為死亡的一部份。


寇爾提拉也成為死亡騎士

Arthas 也將 Koltira 復活為死亡騎士,將他收編為自己的手下,讓他和 Thassarian 為自己效命。於是這兩位死亡騎士開始隨著 Arthas 征討,在這幾年內他們兩人逐漸的建立起一種特殊的死之友情,這樣的友情甚至讓 Thassarian 在後來不顧危險的想要衝入敵軍陣營的深處去救出因為不敵敵人數量而被俘虜的 Koltira,為此讓他和另外一位死亡騎士 Orbaz (歐貝茲)產生極大的衝突。

歐貝茲:

Why do you care, Thassarian? His weakness led to his capture. Only the strong should survive. Not to mention...
你為何對他這件事情如此在意,薩沙理安?是他的弱小才造成他被敵人抓住,而且只有強者才應該存活下來,我並不是要提及…

薩沙理安

What, Orbaz? That he's a blood elf? In life we were hated enemies - this is true... But in death... We are the children of the damned. The bastard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 Scourge. In death we are brothers.

你在說啥啊,歐貝茲?只因為他生前是血精靈的同胞你就不爽他?活著的時候我們可能是敵人,這件事情是真的…,但是在死亡之中,我們是被同樣被詛咒的孩子們,一群天譴軍的壞蛋子女,在死亡中我們是兄弟。

歐貝茲:

To hell with you, Thassarian.

去你的,薩沙理安



於是這兩人的友情也更上一層樓,而且隨著戰事的演進,他們一起給了 Scarlet Crusade (血色十字軍)一頓痛宰。這時巫妖王又下達了另外一個命令:進攻 Argent Dawn (銀色黎明)的禮拜堂。因為這些堅定在聖光之路沒有迷失的聖騎士集團把許多的戰死英雄的遺骨移葬到 Light's Hope Chapel (聖光之願禮拜堂)的地下,想要借著這些英雄們的光明遺骨來強化神聖的力量,因此這次巫妖王要求大領主 Darion 帶領死亡騎士去攻打禮拜堂,把這些過往英雄的屍體搶回來,然後復活他們為不死族為巫妖王服侍。但是這些死亡騎士卻不知道巫妖王在暗中另外有個目的,他們不知道自己老早被主人所背叛,當做一群用來引誘一個重要人物的棋子使用。


於是在禮拜堂一戰,這些死亡騎士的力量因為站在聖光之地而消退,而且在前聯盟元老聖騎士 Tirion Fordring (提里奧·弗丁)現身來支援之際更是讓這些死亡騎士的心智被震懾到,許多埋在底下的英雄之魂開始顯靈,將聖光的力量打入這群死亡騎士的心中,使他們的意志在長久的控制下得到的清醒,其中 Thassarian 的父親 Killoren 的靈魂也在這時候顯靈了。Killoren 告訴自己的兒子他知道了這一切的悲劇,但是他去不會怪罪 Thassarian,因為他瞭解兒子是被人所逼,是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而且又因為自己從小教導的軍人服從才會造成弑母的結果。為此 Killoren 重新教導了自己的兒子就算軍人的本分是服從,但是那也要是在分別善惡的基準下而行,而不是一味的盲目服從。Killoren 又告訴 Thassarian 儘管他犯了過錯,但是聖光會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一個可以救贖的機會。


接著隨著巫妖王的敗陣逃跑,Thassarian 和 Koltira 以及不少死亡騎士都從巫妖王的控制完全解放,取回了真正的自我,接下來在 Darion 的領導下他們組成了死亡騎士團 Knights of the Ebon Blade,決定開始清算這一切巫妖王對他們所做的行為。Darion 派遣 Thassarian 當使者去拜訪國王 Varian (瓦里安),以締結騎士團和聯盟的盟約;同時 Koltira 也被派去拜訪大酋長 Thrall (索爾),以宣誓騎士團對部落的友好。這兩位好友在臨別前互相期勉對方的任務,期待未來一同在 Northrend 再度相聚,以完成他們的復仇大業。


薩沙理安與好友再會

經過了一番旅程,Thassarian 來到了 Stormwind (暴風城),但是前往皇宮的路上卻讓他遭受到極大的屈辱,人們不斷的對他辱駡、砸爛掉的水果、唾棄,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任務必須完成,而且就算受到再多侮辱都不及他之前犯下的罪過那樣的讓他痛心,終於他將這件重要的信件送達了 Varian 的手中。靠著 Tirion 對這群獲得救贖死亡騎士作擔保,Thassarian 成功的完成了這項任務,成爲了第一個加入聯盟的死亡騎士,之後他就跟著遠征軍來到聯盟剛在 Northrend 建立的前線基地 Valiance Keep (驍勇要塞)。


Thassarian 知道自己現在又只是個普通的士兵而已,雖然他在替巫妖王賣命的時候曾經一度當過帶隊進攻的軍團首領,但是那畢竟是被巫妖王控制而非以自我的意願做領導,從前的心願如今也隨著自己的心智回到了這個身體,他仍然渴望可以做個統帥軍團的首領,唯一的方法就是重新證明自己的價值。於是 Thassarian 開始替聯盟在前線作戰,他將自己高超的劍術結合死亡騎士的力量,把所有的憤怒都發洩在敵人身上,連許多其他的聯盟士兵看了都為他的力量感到害怕。不過還有一個人對 Thassarian 的這點感到滿意,顧問 Talbot (泰爾伯)在暗中觀察這位死亡騎士,他認為他一直在等待的時機已經來臨。



顧問泰爾伯似乎藏著一些秘密

Talbot 是負責處理聯盟在這個要塞基地許多事物的人,包含分配戰線和指派任務給士兵們,他找來 Thassarian,將一群聯盟士兵指派給他帶領,以第S單位為名來進行一個秘密的突襲任務,目標是以潛入的方式把從 Wailing Ziggurat (悲嘯通靈塔)到 Temple City of En'kilah (恩吉拉聖城)的不死族根除。被指定去領導一個軍團,Thassarian 感到興奮不已,他多年來的心願終於可以實現了,他按照任務單所給與的情報帶著這群突襲部隊來到預定潛入的目標點,不過在那裡等待他們的卻不是一條安全的通路,而是重重的不死族老早設下了陷阱等待這群飛蛾來撲火。



薩沙理安和路瑞德

Thassarian 知道自己中計了,而他也使勁全力殺敵,但是當他們把這些埋伏的不死族殺光之後終究因為敵眾我寡的緣故,整個軍團死的只剩下3人。Thassarian 終於瞭解到這個任務從一開始就註定會失敗了,因為 Talbot 根本打從一開始就沒安好心,只是想要利用他的心願來設計陷害聯盟士兵。接下來 Thassarian 把一個已經死去但是身體保存良好的聯盟士兵喚醒,以骷髏的姿態重新在這個世界遊走,並將他取名為 Lurid (路瑞德),這位前聯盟士兵很高興可以再度回歸這個世界,他感謝他的領導者願意再給他一個機會可以對該死的巫妖王復仇。將剩下的士兵送回營地之後,Thassarian 決定獨自和 Lurid 繼續這個任務,他們潛入了死靈浮空城 Naxxanar (納克薩爾),並且一步一步打入了這座要塞的核心,但是等待他的卻不是別人,而是他以為老早已經死亡的妹妹 Leryssa 以及該死的顧問 Talbot。


露出真面目的瓦拉納爾王子

Talbot 在這時候現出了真面目,是婪一族的 Valanar (瓦拉納爾)王子,原來這傢伙變成一個人類的姿態而且潛藏在聯盟的內部已久,打算一步一步的派聯盟的士兵去送死,藉以消弱聯盟的兵力以及壯大 Scourge 的軍力,這傢伙也知道以 Thassarian 的劍術和法術只單靠一個普通的圍攻陷阱不會就輕易解決,因此特地將他的妹妹 Leryssa 活捉為人質來牽制這個死亡騎士的行動。那到底 Leryssa 在過去的這幾年到了哪裡呢?事情是這樣子的:她在當初 Arthas 回歸弑父滅國的時候在一些朋友的幫助下成功的逃跑了,她們一路南遷到南方的 Stormwind 王國去避難,逃過了不死族的追殺。Valanar 則是老早就知道了這點,於是他利用這對兄妹之間的感情,以 Thassarian 還活著而且在 Northrend 戰鬥為餌將 Leryssa 誘拐出來,並將她當成人質。


原本沒想到自己妹妹活著的 Thassarian 看到 Valanar 對他所剩的唯一親人所做的事情之後卻反而完全激怒了,他瘋狂的攻擊行為讓這位婪招架不住,而且骷髏 Lurid 也將自己的死歸咎到這個壞蛋的計謀中。擋不住兩個敵人的猛攻,Valanar 逐漸感到體力不支,終於在一個疏忽之下被 Thassarian 砍到在地,再也沒有動靜。囚禁 Leryssa 的魔法被解開之後,Thassarian 終於和自己的親人再度相逢。

蕾瑞莎:
Thassarian, you're alive!
薩沙理安,你還活著!

薩沙理安

You are unhurt?

你沒有受傷吧?

蕾瑞莎:

What? Am I? Yes, yes, I’m fine. But Thass, look at you! I thought... I thought you were... dead. What has happened to your skin, your eyes? No... oh no...

什麼?我嗎?當然,我沒有事的!小薩,但是看看你!我以為…我以為你已經…死了。你的皮膚怎會變成這種顏色?還有你的眼睛怎會發光?不…喔不…

薩沙理安

I... cannot return home with you, Leryssa. Not yet. I escaped the Scourge's grasp on my mind. But my business with them is far from over.

我…沒辦法和你一起回家,蕾瑞莎,時候還沒到。我才剛逃離天譴軍對我心智的控制,但是我和他們之間還有許多齷齪要處理掉。

蕾瑞莎:

Thass, No! Don't leave mea gain! Even if... even if you've become something different. You're still my brother!
不,小薩!別再離開我了!即使…即使你變成一些比較不一樣的生物,你還是我的哥哥!

薩沙理安

I am sorry, Leryssa. This is the way it must be.

我很抱歉,蕾瑞莎,我一定要這麼做。

蕾瑞莎:
Agh. I know that look in your eye. That much hasn't changed. I'm not going to be able to talk you out of this. Thassarian... I feel as if I just regained you. If you die on me again, I don't know that I could stand it.
唉。我知道你的眼神是代表什麼意思,那樣的眼神就如以往那般堅定,我想我沒辦法阻止你。薩沙理安,我才剛感覺到你回到我身邊,因此如果你又死去一次,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夠承受的了。

薩沙理安
Try not to worry. You are my only family now. I am bound and obligated to return to you... and to our home.
試著別擔心,你是現在我唯一的家人,我和你之間的牽絆和責任會讓我回到你的身邊…還有我們的家。


兄妹重逢

將親愛的妹妹送上回家的船之後,Thassarian 的心中再度充滿的一種溫暖的感覺,那是在好幾年前就已經逝去的感覺,而現在終於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再也沒有其他的顧慮,他帶著 Lurid 踏入寒冰凍土的深處。後來雖然發生了悲慘的憤怒之門事件,導致原本共同結盟的部落和聯盟分道揚鑣,不過 Thassarian 和 Koltira 兩人卻仍努力的合作,指引雙方冒險者和他們的騎士團聯手進攻 Scourge 的一個又一個的據點,將巫妖王逐步的逼入了死角。終於現在最後一站就在眼前,Thassarian 朝思暮盼的時刻就要來臨了。


從 Thassarian 的故事我們看到了一個青年的成長與心境的改變,他從一個因為受到挫折而只會一味服從的普通士兵成為瞭解如何分辨是非善惡,也知道擔任一個領導者所必須負擔的責任,而且儘管成為死者,他卻也還是能夠重視同伴之間的情誼,這正是一個蛻變。不管 Thassarian 的未來命運是如何,相信他一定會努力實現自己與妹妹之間的諾言。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