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攻略

魔獸世界 - 費倫_英雄史

Wekey搜尋

Velen 費倫

  
 
Velen (費倫)是在燃燒的遠征中登場的新人物,當初 Blizzard 為了替他和他的族人做背景設定吃了史上最誇張的一次書,結果當然是被眾多的 Warcraft 玩家批判的很慘,為此負責 Warcraft故事編寫的總監 Chris Metzen 還特地公開道歉,不過書都已經吃下去也吐不出來,更何況被重寫的歷史算上 Starcraft 和 Diablo 恐怕已經多到算不清了,終於大多的人還是接受了新的故事和人物設定。至於不能接受的人恐怕老早就氣憤到玩不下去吧?Velen 這個角色一開始的戲份在遊戲中很少,因此大家可能對他非常的陌生,不過在長篇小說 Rise of the Horde 當中他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再加上後來在 Sunwell Plateau(太陽井高地)的事件,這個被稱作預言者、先知的德萊尼領導人的角色算是被正式定型。如果要我簡單的作出評論就是底下這樣:許多人都說部落的大酋長 Thrall (索爾)是個好人,那樣 Velen 幾乎可以說是整個 Warcraft 世界中好人的極致。



阿克蒙德


基爾加丹
 
身為 Argus (阿古斯)行星上伊瑞達族三大領導者之一,Velen 和 Archimonde (阿克蒙德)還有 Kil'jaeden(基爾加丹)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其中 Kil'jaeden 和他更是感情如兄弟般親密。伊瑞達天生擅長控制奧術魔法,而 Velen 還有另外一個其他人所沒有的天賦,他特別容易感應到聖光的力量而且可以做出一些準確的預言。伊瑞達曾經一度和平安詳的生活著,直到燃燒軍團的首領 Sargeras (薩格拉斯)找上他們。Sargeras 用謊言詐欺這三個領導人,告訴他們如果加入燃燒軍團就可以拜訪和統治許多不同的世界,而且每個世界的人們會歡呼著歌頌他們的名字,數不盡的知識和寶典供他們閱讀研究,超乎想象的科技和進步等待著他們去發掘,一切都是非常的美好。當 Velen 閉上眼睛時他的確看到如此情景的預示,這讓他一度動心想要接受 Sargeras 的邀請,不過當他再進一步看清楚這個預言時,他看到自己的身體呈現扭曲巨大化,皮膚也從亮麗的藍色變成噁心的紅色,底下歡呼他們名字的人是全醜陋而詭異的怪物,看到這樣的景象時 Velen 馬上嚇的一身冷汗,他知道 Sargeras 只會把他的族人帶往地獄深淵。


阿塔莫水晶

接下來要先說個設定,Ata'mal(阿塔莫)水晶是屬於納魯這個種族的聖物,而有人推測這塊水晶本身就是納魯身體的一部分,不過這樣的謎題目前還沒有解答,至於為何這個聖物後來會成為伊瑞達族的聖物也是一個未解之謎,只知道事情就是如此發生的。回到原來主題,Velen 開始祈禱並且渴望拯救自己的人民於 Sargeras 的誘惑,這時神殿內的阿塔莫水晶居然對他有了反應。一個叫做 K'ure (庫爾)的納魯回覆了 Velen 的祈禱,K'ure 說他從這個水晶聽到了 Velen 的聲音,他要 Velen 取走這個水晶並尋找所有願意追尋他而且對聖光有堅定信仰的人,在白日最長的一天時集結在 Argus 最高的山等待救贖。Velen 也曾經試圖勸解他的好友但卻無效,無奈的他只能黯然離去。於是那一天到來了,當 Velen 和他的信徒集結完成之後,卻發現他們要逃跑的消息已經走漏:許多追兵帶著武器殺過來。在這緊急之刻 K'ure 出現了,他施展了法術把這些逃亡的伊瑞達都傳送到他的空間跳躍船,在這逃亡的過程中阿塔莫水晶因為遭受攻擊而裂成7塊不同的顏色的水晶。看見自己的摯友背叛逃走,憤怒的 Kil'jaeden 發誓不論花費千萬年,不論到宇宙的盡頭都要找出他們。


Velen 他們開始逃亡的時間是發生在黑暗之門開啟前25000年,在這逃亡的過程中他們經過了不知多少個不同的世界也和許多不同的生物交流,然而 Kil'jaeden 的追殺卻也永不停止,當燃燒軍團又快追上時他們只能繼續踏上流亡之路。Velen 曾經質問為何納魯不肯拯救這些受到侵害的世界,不過 K'ure 的回答則是他的任務只是負責保護這群和聖光有聯繫的伊瑞達,還有其他的納魯會負責前往每一個被燃燒軍團入侵的世界找出可以信賴的盟軍,然後終有一天聖光的信徒會進行大團結,成為一匹對抗燃燒軍團的生力軍。


在這漫長的逃亡之路中,因為納魯的生命分為聖光和虛無兩個周期,於黑暗之門開啟的200多年前時,K'ure 似乎進入了他生命周期中的聖光末期,導致無力控制住他們這臺巨大的空間船而無法保持平衡,隨即墜毀在一個未知的星球上。巨大的船衝擊地面形成一個壯闊的水晶山脈,造成船裡面的另外一個納魯 D'ore(迪歐瑞)爲了保護這些伊瑞達在衝擊中死亡,K'ure 也深陷水晶山脈的底部而無法逃出。看到自己無法繼續逃亡,Velen 決定帶著他的人民定居在這個星球,他們自此稱呼自己為德萊尼,代表伊瑞達語中的
放逐者,這個星球則被他們稱作 Draenor (德拉諾)。


靈魂之山歐夏岡

Draenor 上還有一個年輕的種族:獸人獸人們把這座水晶山脈稱作 Oshu'gun (歐夏岡),也就是獸人語中的靈魂之山,因為 K'ure 的聖光性質吸引了死去的獸人靈魂,讓所有的獸人靈魂都會在死後走向 Oshu'gun,在這樣的結果導致獸人們把 Oshu'gun 當做聖山,他們原有的薩滿信仰受到這種聖光的啓發之後更加的堅定。在 Nagrand(納格蘭)的 Kosh'harg Celebration(克許哈格祭典)是獸人們一年兩次的大祭典,慶典在每年的春天和秋天各一次,,地點就在靈魂之山底下,祭典中最重要的儀式是獸人薩滿們會登山來和先祖的靈魂交流,然後他們會把祝福之水倒入水晶構築的水池,而這樣的行為卻有意無意的治療到被困在深處的 K'ure,延長他的聖光生命周期。因此雖然 Velen 和他的族人老早不在這裡,但是 Velen 總是可以透過 Ata'mal 水晶來和 K'ure 進行心靈交流尋求指示。


德萊尼們在 Draenor 上建立許多壯闊的城市和神殿,他們首都 Shattrath (撒塔斯)坐立在 Terokkar Forest (泰羅卡森林)的深處,而 Temple of Karabor (卡拉伯神殿)則是在 Shadowmoon Valley(影月峽谷)。Velen 利用他的魔法結合阿塔莫水晶製造出幻影來遮蔽自己的城市,他們喜愛這個星球但是卻不敢招搖,懼怕會再度吸引到燃燒軍團。和獸人的交流則是保持距離但是彼此交好,偶爾會有貿易或是共同打獵,有時候他們也會一起對抗共同的敵人 - 食人巨魔。不過一切看似美好卻隱藏危機,Kil'jaeden 從來沒有停止過他的獵殺,姑且就當作他實在太好運,找到在一萬年前讓他留下深刻印象的獸人居住地的同時,居然連躲避他2萬多年的同胞也藏在這裡,這樣的巧合真是一箭雙雕,這一次 Kil'jaeden 將耐心的等待和醞釀他的復仇計畫。



德萊尼的首都撒塔斯城

Velen 對獸人非常有興趣,而且也想要找機會和他們進行更多的文化交流,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和 Thrall 的父親 Durotan(杜洛坦)做過三次特別的交流,第一次是 Velen 在偶然的機會中遇到了少年的 Durotan 和 Orgrim(奧格林),這兩個小孩在外遊玩卻遭受食人巨魔的襲擊,獲救之後這兩位年輕的獸人少年被邀請到德萊尼的城市作客。他們互相分享著彼此的文化,Velen 也在 Durotan 和 Orgrim 的身上看到了不尋常的氣息,他心中感受到這兩個人未來長大一定不簡單,他告訴 Orgrim 終有一天他會繼承父親的巨槌,而 Durotan 則會成為一個偉大的酋長。這段談話的影響深遠,因為 Velen 告知這兩位年輕人有關德萊尼的身世和來源,也就是他曾被一群腐化的同胞追殺,這是種下 Durotan 和 Orgrim 日後可以對抗被腐化的獸人的重要起源。


第二次是當獸人受到惡魔腐化之後,他們被假的先祖靈魂矇騙而把德萊尼當做是秘密想要毀滅獸人的邪惡種族,被挑撥的獸人開始無情的攻擊德萊尼,造成一些狩獵團隊無辜被殺害。當這個消息傳回去 Velen 時他一開始想的不是要報仇,是打算尋求一個可以和平解決的溝通之道,可是 Velen 派出沒有裝備武器盔甲的和平信差又被殺害時,他卻又毅然而然的決定要自己親自擔當和平大使,再度進行一個一樣沒有任何武裝要進行和平的會談。Velen 告知獸人會談的地點就是在靈魂之山 Oshu'gun,因為這個對獸人德萊尼都是聖地,正是最佳的會談地點。Durotan 因為身為 Frostwolf Clan (霜部族)的酋長而剛好就住在 Oshu'gun 附近,於是被當時的獸人長老薩滿 Ner'zhul(耐祖奧)任命負責攔截 Velen 並且把他帶回去拷問。在這樣矛的衝突下雙方再度見面,Velen 告知 Durotan 他完全沒有任何的惡意,不過他的談話卻不小心觸怒了獸人。因為 Velen 說他希望透過在靈魂之山的 K'ure 來表明真相時,卻也不經意的說出獸人的靈魂就是被 K'ure 這個
外來的生物給吸引,這樣的談話對尊敬和膜拜自己先祖的獸人無疑是一個褻瀆。一系列的衝突下 Durotan 決定暫時把 Velen 扣留下當作人質。


第三次的會面是在當天晚上,Durotan 把 Velen 帶入密室詢問他們的真正目的,而這一次可以算是真正的外交對話,Velen 和 Durtotan 兩人敞開心胸講出彼此的立場。這次的對話直接影響了 Durotan,讓他開始懷疑到底為何自己的先祖靈魂會要求他們去屠殺德萊尼,因為他們的先祖靈魂從來沒有要求自己的子孫做出如此暴力的決定,也是這樣的對話導致 Durotan 開始了一系列違抗舊部落的行動。對於 Velen 而言,他知道戰爭以及無法避免而且誤會也完全說不清,在被 Durotan 平安釋放之後,他回到自己的神殿開始冥想,思考著自己的種族該如何走出下一步。雙方之間慘烈的戰爭就此開打,其中在一座重要的城市 Telmor (泰爾摩)陷落之後,回報的士兵告知 Velen 獸人已經開始召喚惡魔,Velen 終於知道為何這一切會發生,原來這一切全部都是他以前的摯友 Kil'jaeden 在後面操弄。這場戰爭以德萊尼的敗亡作為告終,過程中 Temple of Karabor 被改造成 Black Temple (黑暗神廟)、首都 Shattrath 的陷落和許多同胞的死亡都讓 Velen 感受到自己無能為力。不過這裡有趣的是德萊尼都快滅亡了,他卻還在嘆息獸人的墮落,認為自己沒辦法拯救這個曾經是高貴的種族。Velen 說獸人救贖已經不是他能夠做到的,唯一的渺小希望就在沒有喝下惡魔之血的 Durotan 以及他的族人身上,但是僅存的80個霜獸人,要如何對抗強大又瘋狂的部落呢?



灰燼使者

底下這是另外一個有趣的推論,我們前面說到一共有七個阿塔莫水晶,其中代表黃色的 Brilliant Star (光輝之星)在戰爭中被獸人奪走。而以 Ata'mal 水晶的特質和功能,這個光輝之星極有可能就是後來被製造成 Ashbringer(灰燼使者)的水晶,當然這只是推測而已。另外在燃燒的遠征中我們冒險者會接觸到一些水晶,並且得知其中有三塊水晶是下落不明的,但其實這些未知下落的水晶就在 Velen 身上,因為在首都 Shattrath 陷落之後,Velen 就立刻帶著剩下的水晶和殘存的人民躲入深山以及沼澤,然後重新施展他們的魔法配合這三塊水晶的能量把自己連同躲藏地點徹底隱蔽起來,從此幾乎不再和外界交流,而自以為殺光所有德萊尼的舊部落則因為沒有了目標開始打起內戰,直到黑暗之門被開啟。


德萊尼薩滿

Velen 他們這一躲就是數十年,在他們躲藏的期間,惡魔的黑暗能量早就充斥著 Draenor。德萊尼獸人在生理上有個共同的性質,那就是很容易受到惡魔力量的影響而產生外表的變化,即使只是間接的。不少德萊尼因為受到影響而成為了醜陋的破碎者,他們失去了和聖光的連接而無法再使用聖光的能量。破碎者們備受德萊尼的歧視,他們被認為是帶著瘟疫的怪物或是惡魔的走狗而處處受到排擠,但是只有一個人不會這樣子想,那就是 Velen。因為 Velen 認為不論外表變得如何,只要心中還是理智,還是光明正向的,那就仍是他的同胞。Velen 以身為德萊尼領導者的身份作擔保來讓許多的破碎者重新回歸到德萊尼的社會,其中最有名的 Nobundo(諾柏多)就是因為失去了聖光的力量,反而感受到大地之靈以及元素的呼喚而成為第一代德萊尼破碎者薩滿。在基於聖光和元素的信仰本同源的理由,Velen 允許 Nobundo 開始訓練德萊尼薩滿強化自己族人的戰鬥力。


阿達歐

納魯 A'dal (阿達歐)在 Azeroth (艾澤拉斯)星球發生第三次大戰之後的時間點開著 Tempest Keep (風暴要塞)來到 Outland (外域),也就是現在已經不再是一個完整星球的 Draenor。A'dal 帶著幾個納魯來到荒廢的 Shattrath 城打算重建這裡當做對抗惡魔的基地,Velen 也在此時收到納魯的感應而帶領族人離開他們隱蔽的地方,不過血精靈 Kael'thas(凱爾薩斯)卻趁機襲擊並且控制了主人不在的要塞,還俘虜了一個納魯叫 M'uru (穆魯)。看到一線契機的 Velen 跟隨另一個納魯 O'ros (歐羅斯)劫持要塞的子船 Exodar(艾克索達),隨後進行空間跳躍逃走。因為在被追擊中逃亡,德萊尼血精靈一路戰鬥到扭曲虛空,最後雖然德萊尼獲勝了,但是 Exodar 的空間跳躍引擎卻受損而往臨近的星球墜落。Exodar 很碰巧的墜落在 Azeroth 這個星球上,他們遇上了夜精靈和 Jaina(珍娜)領導的人類,在友好的互動交流下 Velen 決定和他們結盟以替自己的族人尋找強大的軍事庇護力。於是當 Jaina 底下的人回報部落的大酋長 Thrall 他們打算與這群外來的德萊尼結盟時,聽到這樣消息的 Thrall 幾乎癱軟在椅子上,因為自從第三次大戰之後一直試圖和聯盟保持和平的 Thrall知道他族人過去的罪行,而他不知道他將如何贖罪,如此和平也難以降臨。

來到艾澤拉斯的費倫

目前也沒有任何 Thrall 和 Velen 有交流過的跡象,他們領導的人民雙方之間也沒有直接爆發過戰爭。不過先暫時別看其他德萊尼獸人的仇恨,Velen 本身知道惡魔的影響,他也知道自己的族人墮落而自己被迫流亡,獸人惡魔腐化的過程他也完全清楚,再加上 Velen 對 Thrall 的父親的評價極高,而且 Thrall 現在領導的部落是回歸最初薩滿信仰的新部落,那個和聖光同源的信仰。以 Velen 在德萊尼的聲望和地位,再加上納魯接受所有信仰聖光和對抗燃燒軍團的盟友,和平的機會還是可能降臨的。否則在日後的燃燒遠征中,部落是不可能被納魯 A'dal 所領導和重建的 Shattrath 城所接受,大同盟的軍隊也不可能出現。又德萊尼的另外一個仇敵血精靈,因為在聖光信仰上的認知不同而和德萊尼之間爆發許多衝突,在燃燒的遠征的年代中可以說他們之間的爭鬥比和獸人還更多更加激烈。但是在 Shattered Sun (破碎之日)聯軍的最後戰役中,聯軍於血精靈的魔法泉源 Sunwell 上擊敗燃燒軍團的入侵和這次入侵的領導者 Kil'jaeden 時,Velen 卻選擇和血精靈聖騎士的領導人 Liadrin (莉雅德倫)進行和解。

費倫:
Mortalheroes, your victory here today was foretold long ago. My brother'sanguished cry of defeat will echo across the universe, bringing renewedhope to all those who still stand against the Burning Crusade. As theLegion's final defeat draws ever-nearer, stand proud in the knowledgethat you have saved worlds without number from the flame. Just as thisday marks an ending, so too does it herald a new beginning...
凡人英雄們,你們今日的勝利很在早之前就有預言了,我那個兄弟被打敗時的痛苦哀嚎將會迴響於整個宇宙,替所有對抗燃燒遠征的人們帶來一個新的希望。因為這次燃燒軍團的敗陣,你們應該在得知拯救了被無數被火焰吞噬世界之後感到光榮,今天標示了一個結束,更宣告了一個新的開始。

Prophet Velen summons a large crystal from the sky. The crystal hovers above the Sunwell.

先知費倫從天空召喚了一個巨大的水晶,這個水晶漂浮在太陽井上方。

費倫:
Thecreature Entropius, whom you were forced to destroy, was once the noblenaaru, M'uru. In life, M'uru channeled vast energies of LIGHT and HOPE. For a time, a misguided few sought to steal those energies...

你們被迫親手摧毀的這個叫做安卓普斯的生物曾經是個叫做穆鲁的納魯。他活著時,穆鲁連結著強力的聖光和希望的能量,但是有段時間一些誤入歧途的人卻嘗試想要偷取這些能量。

莉雅德倫:
Our arrogance was unpardonable. We damned one of the most noble beings ofall. We may never atone for this sin.

我們的傲慢是不可原諒的,我們毀掉了所有生物中最高貴的一個,我們恐怕永遠也無法贖罪。


費倫:
Thenfortunate it is, that I have reclaimed the noble naaru's spark fromwhere it fell! Where faith dwells, hope is never lost, young blood elf.
那這真的是幸運呢!我已經從這高貴納魯隕落的地方取回他的核心,只要有信念,希望永遠不會消逝,年輕的血精靈

莉雅德倫:
Can it be?

真的嗎?

費倫:
Gaze now, mortals - upon the HEART OF M'URU! Unblemished. Bathed by the light of Creation - just as it was at the Dawn.

凝視吧,凡人們!望向穆鲁的核心!沒有瑕疵的光芒!沐浴在這再造的光芒之下,如同日出般閃耀。


The heart of M'uru disintegrates and flows into the Sunwell. The Sunwell reignites in a fount of blinding light.

穆鲁的核心碎裂後落入太陽井,太陽井發出令人炫目的光芒而重新點燃了。


費倫:
Intime, the light and hope held within - will rebirth more than this merefount of power... Mayhap, they will rebirth the soul of a nation.
一段時間之後,聖光和希望會伴隨著他以比這更強大的力量而重生,也許一個國家的靈魂也會因此重生。

莉雅德倫:
Blessed ancestors! I feel it... so much love... so much grace... there are... no words... impossible to describe...

受祝福的祖先呀!我感受到了……多少的慈愛……多少的恩典……沒有任何詞語可以形容……


費倫:
Salvation, young one. It waits for us all. Farewell.

這就是救贖,年輕人,它會等待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再會了!



所以托了 Velen 的福,自此部落的血精靈回歸正統的聖光信仰,成為聖光大同盟的一員,德萊尼血精靈之間的仇恨冰釋,真是可喜可賀。至於獸人的話因為傷害實在太深,追溯到至少一代的傳承,能否解決就要看 Thrall 和 Velen 的智慧了。Velen 一直是正面思考,也正因為如此他才可以在長達25000年的人生歷程始終如一,這樣的人物可說是 Warcraft 世界中真真正正的最佳好人。


重生的太陽井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