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攻略

魔獸世界 - 赫米特·奈辛瓦里_英雄史

Wekey搜尋

Hemet Nesingwary 赫米特·奈辛瓦里



說到 Warcraft 世界中最有名的獵人,可就不得不說非矮人獵人 Hemet Nesingwary (赫米特·奈辛瓦里)莫屬。雖然 Hemet Nesingwary 的名字彩蛋是來自我們真實世界的一位鼎鼎大名的文學家 - 拿過諾貝爾文學獎的 Ernest Hemingway (歐內斯特·海明威),他最著名的的作品是 The Old Man And The Sea (老人與海),其他有名的小說也都被 Blizzard 拿來對應所有有關 Hemet 在遊戲內的相關故事或成就,如 Green Hills of Africa 對應到 The Green Hills of Stranglethorn (荊棘谷的青山);Hills Like White Elephants 對應到 Hills Like White Elekk (白色伊萊克般的山巒);以及 The Snows of Kilimanjaro 對應到 The Snows of Northrend (北裂境的霜雪)。有關 Hemet 的彩蛋就說到這裡,把我們的目光再搬回到這個矮人身上,相信不少的冒險者都對於他的大屠殺行為感到厭惡,但是 Hemet 的真正行為和想法卻沒有得到更進一步的解釋,也讓許多人會就這樣誤會了這個獵人大師了。


從 Hemet 自己寫的小說中我們可以得知他也參與過非常多次的戰爭,在第二次大戰中他曾經加入聯盟的軍隊來對抗部落,隨著第三次大戰的爆發 Hemet 也挺身對抗過惡魔的入侵。然後自從第三次大戰結束之後,因為全世界都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局面,許多熱絡的交通開始往來相隔大海兩面的大陸,這時的冒險者們也紛紛離開他們的家園開始探索整個世界的秘密,因此 Hemet 也開始進行他一生最大的興趣和目標:狩獵與挑戰所有最困難的獵物。於是在短短的幾年內 Hemet 靠著他精湛的狩獵技術打響了自己的知名度,也讓許多的人想要雇用他來幫自己解決一些擾人的野獸或怪物,包含來自 Moonglade (月光林地)的德魯伊們。這群德魯伊深受住在附近的瘋狂熊怪所擾,其中有一隻特別的狡猾和兇猛而且每次都能巧妙的躲開他們的追蹤,因此他們請來名聞遐邇的 Hemet 來獵殺這隻危險的熊怪,而 Hemet 也答應並立刻展開他的狩獵行動。


這些住在冬泉谷的熊怪因為惡魔的污染而變得兇暴

這場狩獵任務並不容易,Hemet 獨自花了好幾天才找到這隻熊怪的蹤跡,然後一路追捕這隻熊怪到 Wintersping (冬泉谷)的深山中。了解到時機已經成熟,Hemet 設下了陷阱並成功的引誘這隻熊怪上當,然而就在他準備對這隻熊怪射出致命一擊之際,有一群獵人突然出現在他的陷阱位置而給了這熊怪逃跑的機會,破壞 Hemet 花了好幾天的心血,生氣的 Hemet 當然立刻上前找這群獵人理論。這群獵人是一個叫做 Creedy (克里迪)的人類帶頭,他告訴 Hemet 他們也是來到這座雪山打獵,而他們的目標是一隻經常偷人食物的狐貍,Creedy 也對他們無意的干擾感到很抱歉。在了解到原來對方也是無心之過下 Hemet 決定原諒對方,然後提議乾脆讓他來幫助 Creedy 的狩獵團抓到他們要的目標當作消遣,而且剛好他也因為好一陣子沒有獵狐貍而覺得心頭發癢,不過這時候的 Creedy 臉色卻不太好看,但畢竟自己理虧也只能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在找尋這個獵物時 Hemet 卻發現一個不太尋常的事情,這個狐貍的足跡遠比他想象的要大上許多,讓 Hemet 不禁懷疑 Creedy 是否有隱瞞他一些事實,可是當他再對 Creedy 提出疑問時這傢伙卻都是支支唔唔的答不出來,反而憤怒的想要趕走 Hemet。眉頭一皺發覺事情並不單純,Hemet 決定獨自脫離這個狩獵團隊而開始自己找出藏在背後的真相。Hemet 靠著他的經驗一路找尋線索,直到他走到了 Frostsaber Rock (霜刀石),在那裡等待 Hemet 的並不是一隻狐貍,而是一直巨大兇猛的刃豹。這兇猛的刃豹立刻對 Hemet 發動強烈的攻擊,發現巨大獵物的喜悅也激起這位獵人的腎上腺素而讓他快速的投入戰鬥。不過打鬥到激烈之際,這隻刃豹突然變成一位女夜精靈並且大聲的罵 Hemet 是個懦夫只會欺負小動物。這整件事情轉變的太過突然而讓 Hemet 摸不著頭緒,後來經過一番解釋才了解原來這位德魯伊的名字叫做 Teleena (泰莉娜),她正在保護一窩失去母親的小冬泉刃豹,因為小豹身上的毛皮條紋很獨特,而當他們長大之後這些美麗的條紋就會改變而不再那樣的迷人,在市場上的價錢也會貶值許多。因此 Creedy 看上了 Teleena 的刃豹坐騎的孩子們,他們設計殺害了她的坐騎並且一路獵捕 Teleena 和她保護的小豹們,然後才在不久前碰巧的遇上了正在狩獵的 Hemet。



霜刃豹的毛皮非常的漂亮

了解真相的 Hemet 因為自己被欺騙而非常的憤怒,同時他也對 Creedy 等人獵殺小豹的行為感到不齒,畢竟小豹既沒有尖銳的牙齒也沒有銳利的爪子,而一個獵人欺負小動物無異是不光彩的。Teleena 這時也知道 Hemet 不是和 Creedy 那夥人一起而對自己先前攻擊他的行為道歉,然而此時 Creedy 一行人也追蹤到此地,他告訴 Hemet 自己今天並不是個獵人而是個投機者,終於露出真面目的一行人立刻包圍住 Hemet 和 Teleena 兩人,打算直接把這個煩人的德魯伊和插手的矮人殺掉再說。Hemet 和 Teleena 知道自己兩人沒辦法同時對付這麼多敵人,於是採取了撤退以優先保護小豹的目標逃跑。但好不容易靠著德魯伊的樹根糾纏住敵人才得以成功脫逃時,Hemet 才發現 Teleena 的腹部已經中槍而受了重傷,而且因為 Teleena 這些日子來獨自對抗這群貪婪的獵人而已經用光她的法力,所以她沒辦法自己治療自己的傷口,因此 Hemet 找了一個隱蔽的山洞以方便給 Teleena 養傷。於是那天晚上山洞裡升起了小小的營火,Teleena 因為好奇而問起 Hemet 對狩獵的想法。

泰莉娜:
Why you hunt? Is it... s-something you're born with?

你為何狩獵呢?是因為
生來的目 - 目的就如此嗎?

赫米特:
Not quite... 'Tis not so much about what ye have... But what ye don't have. In ever hunter's heart there's a void, ye see... En empty space that only the trill of the hunt can fill. For every hunt ye go on, at the end that space is brimmin' with excitement and joy... But then it empties again, and soon ye are back on the next hunt, searchin'... searchin' for that FEELING. Ye see, ye don't know what kind of hunter ye really are until ye stare snarlin' death in the eyes, waiting for it to blink before ye do... That's when ye know you're alive, with three hundred pounds of fangs and claws tearin' after ye. In those moments the world falls away and it's just you, the beast, your skill, and chance. And when it's over, when ye are standin' over the dread beast. sweaty drippin' from your brow and the poundin' of your heart in your ears... 'Tis like a newborn baby opening it's eyes for the first time, every time.
不完全是。這和你已經有的東西是沒關係的,而是在於你缺少的東西。每一個獵人的心中都是空虛的,而這種空虛只有狩獵帶來的刺激感才可以填補。因為只要每打一次獵,心中的空缺就會被興奮和歡樂給填滿。但是過沒多久這種空虛的感覺會再度出現,因此你必須再度展開下一次的狩獵,去追尋那種特別的感覺。跟你說,因為你並不會知道你在底子裡是何種的獵人,直到你的眼睛注視到逐步靠近而且不斷咆哮的死神前才會了解。而且儘管有三百磅的尖牙和爪子想要撕裂你,你仍然只會在那時候才意識到你還是活著的。於是在那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將褪去,一切僅會剩下你野獸你的狩獵技術,還有一個難得的機會。然後當這場狩獵結束而你站在獵物死去的屍體上時,頭上將滴著汗水,耳朵也能聽見心跳的隆隆聲。這種感覺就好像新生的嬰兒第一次張開眼睛看著這世界,每一次的狩獵都是這樣子的。

泰莉娜:
Your kind and my kind may never see eye to eye on this matter, but hearing you describe it... I can see why others may join the hunt.
你的種族和我的種族可能永遠都不會在這點得到共識,但是聽你這樣的敘述,我終於知道為何你都會參加狩獵了。


他們彼此交心的談過話之後,Teleena 知道自己的傷口不斷的在惡化,意識也逐漸模糊,於是請求 Hemet 幫她完成她的遺願,好好的保護這群失去母親和主人的小豹們。她知道雖然這個矮人獵人到處在獵捕猛獸,但是他追求的是個人的挑戰,那種在生與死之間搏鬥的刺激感,而不是單純貪婪想要奪取毛皮或是戰勝品的惡棍。雖然 Hemet 一開始是拒絕的,但是終究還是瞞不住藏在自己心中的本性而答應了 Teleena 臨死前的要求。就這樣 Teleena 死在 Hemet 的懷裡,Hemet 發誓要給這群敗壞獵人名聲的傢伙好看,以便報了自己被欺騙以及一個好人失去生命的仇,現在他將要變成一個真正的
獵人,一個獵殺黑心壞蛋的人。


克里迪偷襲赫米特的眼睛

Hemet 一個人無法直接正面對上 Creedy 的狩獵團隊,於是開始做了許多戰鬥前的準備,他設計了許多意想不到的陷阱,並利用打帶跑戰術一一支開 Creedy 的隊伍然後分頭擊倒,充分讓這群人體驗到什麼是被獵人狩獵的感覺。終於整團人只剩下最後的首領 Creedy 還沒被解決,但是狡猾的 Creedy 卻趁機抓了一隻小豹威脅 Hemet 如果不放過他就會殺了小豹,接著立刻偷襲 Hemet 造成他的右眼受傷。以為自己又占了優勢的 Creedy 卻不知道已經又踩入另外一個陷阱,隨即被 Hemet 活捉,在看見敵人手拿匕首抵著自己的脖子時 Creedy 大聲的求饒了。

克里迪:
O-Okay!!! You can have it all! Just don't kill me! W-W-Wait! What about the hunter's code, huh?! It must have a rule about killing someone in cold blood!
住-住手!你可以把所有的小豹都拿去,只要別殺我就好!等-等!別忘記有獵人公會的守則啊!一定有一條說不能冷血的殺了人!

赫米特:
But I'm not a hunter today... I'm an opportunist. And right now I see an opportunity for ye to help me... as a bait.
不過我今天不是個獵人而是一個投機者,現在我看到了一個好機會來利用你當作一個活餌


眼睛重傷但是完成任務的赫米特

接下來 Hemet 把 Creedy 五花大綁,用來當他最初來到這裡獵殺兇猛熊怪的任務誘餌,成功的引出他追尋已久的獵物並殺死他,解決了 Moonglade 的德魯伊們困擾。當然在 Hemet 開槍之前,他刻意的讓這隻兇猛的熊怪對 Creedy 抓咬了幾分鐘。終於任務大功告成,Hemet 充分的體驗到這個世界上招搖撞騙的黑心獵人,為此他付出了自己的右眼視力,因為自從上次被偷襲之後他的右眼就必須靠著眼鏡才能看得清楚。


當然這個獵人不會就此結束他的狩獵活動,這畢竟是他人生最大的樂趣所在,許多來自部落和聯盟的冒險者都聽聞 Hemet 的名聲和技術而加入了他的狩獵團隊,享受打獵帶來的樂趣。而 Hemet 也都把他的目標鎖定在有名的猛獸身上,如 Stranglethorn Vale 的白虎 King Bangalash (虎王邦加拉西),或是 Nagrand (納格蘭)的 Queen Tusker (伊萊克后長牙)等。他把自己的冒險故事寫成小說流傳下去,也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逐漸他的狩獵隊成長為一個龐大團體。但是樹大必有枯枝,有些人心懷不詭的假狩獵之名行盜獵之實,終於搞壞了 Hemet 的名聲。從此他多了獵物殺手、荒蕪之地屠夫、荊棘谷兇手、老死神、滅種屠夫等難聽的稱號。



D.E.H.T.A 的營地正在焚燒赫米特的雕像

此時有一群激進的德魯伊組成名叫 D.E.H.T.A. 的組織,是 Druids for the Ethical and Humane Treatment of Animals (德魯伊動物倫理與人道主義組織)的縮寫,他們特地稱 Hemet 是從死亡世界的地域烈火誕生的滅種屠夫化身,他們來到 Northrend (北裂境)的目的是要 Hemet 因破壞自然的責任殺死他和他的冒險隊,而 D.E.H.T.A. 的這個任務的現在首要目標是有凍原屠夫之稱的 Harold Lane (哈洛德·蘭恩)。Harold 曾經在 Nagrand 陪伴 Hemet 狩獵,現在他則頂著這個獵人狩獵隊的名義在 Borean Tundra (北風凍原)大肆獵捕動物,用的手段極其殘忍和卑劣,而且連小動物都不放過,因此殺了他被認為是和 Hemet 的狩獵隊戰鬥的第一步。D.E.H.T.A. 的德魯伊們和這些瘋狂的盜獵者發生了激烈的戰鬥,並且在最後把這些壞蛋都送入了死神的懷抱中。當然對於他們這些德魯伊而言戰鬥還沒結束,因為 Hemet 和其他主要的狩獵團隊老早深入這塊北方大陸,並在 Sholazar Basin (休拉薩盆地)建立了龐大的營地,D.E.H.T.A 的德魯伊們認為只要 Hemet 還沒死,這些無辜動物的苦難就不會結束。


建立在休拉薩盆地的奈辛瓦里營地

那對於 Hemet 本人而言,他究竟知道這些損害他名聲的人的行為呢?答案是肯定的。因為當協助 D.E.H.T.A 的冒險者們來到他的新營地拜訪時,Hemet 充滿笑容的歡迎他們,並且要他們別在意 Harold 犯下的罪行,還表示這都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他想要做的只是追求對抗那些致命猛獸時的刺激感罷了,賞金和毛皮等他都不是很在乎的。更何況這次 Hemet 來到這裡還有另外一個目的,來自 Dalaran (達拉然)的法師們也請求他幫忙收集和獵捕一些珍奇異獸以供他們研究,所以他也不是單純的濫捕動物而已。不過這次在北方的狩獵行動並不是很順利,首先是他們的飛機又墜毀了,他們用來航行的船也撞壞列,然後這次還有一個貪婪的競爭對手 Venture Co. (風險投資公司)在附近挖掘礦物,這家公司打算壟斷所有在這塊盆地的資源而出手攻擊 Hemet 的冒險團隊,造成了 Hemet 在這次的狩獵遊戲中波折不斷。當然最後他還是完成了自己最大的目標,挑戰並且打敗了當地原龍的首領 Broodmother Slivina (育母斯莉薇娜)。


來到北方狩獵的赫米特

這個傳奇的獵人故事目前就到這裡,他既友善又好客,喜歡挑戰的精神也吸引了許多願意追隨他的人們,雖然目前在大災變中還沒有任何相關 Hemet Nesingwary 的活動,但我想許多冒險者們還是會很期待這位獵人繼續他那充滿驚奇的狩獵遊戲。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