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攻略

魔獸世界 - 銀白聯賽

Wekey搜尋

Argent Tournament 銀白聯賽



從巫妖王之怒這個資料片上線以來,Blizzard 老早就公告 Patch 3.1 主題是 Ulduar (奧杜亞),Patch 3.3 則是 Icecrown Citadel (冰冠城塞),然而卻對 Patch 3.2 的內容三緘其口,強調這會是個秘密,要給大家一個驚喜,因此猜測 Patch 3.2 的一度成為非常熱門的話題。在當時呼聲最高的可以說是 Grim Batol (格林巴托)和黑龍王 Deathwing (死亡之翼),因為 Deathwing 和暮光龍已經有從小說到遊戲內地城的長度鋪陳,乍看之下這個秘密要給大家驚喜的內容幾乎可以說就是這裡了,至於那個蜘蛛王國的謠言我認為在見到那胡扯的內容後應該沒多少人相信。總之只能說 Blizzard 的想法大家永遠都猜不透,Patch 3.2 的標題為 Call of The Crusade - 十字軍的召集令,主打的正是由大十字軍領主 Tirion Fordring (提里奧·弗丁)要舉辦的 Argent Tournament (銀白聯賽)。另外其實如果有在密切注意藍帖的人應該也早在2009年2月就注意到暗示了,那時候 Blizzard 就有聲明在 Patch 3.1 開始建造的競技場不是用來 PVP 的、而且將會副本化。對我個人而言我是非常高興見到這個內容的,至少 Patch 3.2 沒有讓主題偏離巫妖王,偏離 Northrend (北裂境)這個大陸,在整個故事的進行也不會顯得突兀,比起燃燒的遠征中的 Zul'Aman (祖阿曼)那樣莫名其妙好上太多,而且把鼎鼎大名的黑龍王 Deathwing 用在一個 Patch 也真的是太浪費了。

聯賽場地和冰冠城塞的相對地理位置

首先來看看這個大型活動的地理位置,銀白聯賽的場地選在 Icecrown Glacier (冰冠冰河)的東北角,北方是峭壁緊連大海,東邊則是巫妖王勢力不深的 Storm Peaks (風暴群山)。有人提出這根本是在巫妖王家門口玩辦家家酒,但是如果能夠再仔細看看這個場地和其他據點的相對位置,就會發現銀白聯賽的場地和 Icecrown Citadel (冰冠城塞)的距離其實很遠,幾乎可以說是一張地圖的對角線那樣的遠,再依照比例來看會發現漂浮在天空的主城 Dalaran (達拉然)實在距離 Icecrown Citadel 近太多了。接著在這地圖的東南方有被銀白十字軍先後拿下的兩個據點,分別爲 Argent Vanguard (銀白先鋒駐地)和 Crusader's Pinnacle (十字軍之巔),在北方有 Knights of Ebon Blade (黯刃騎士團)拿下的 Shadow Vault (暗影穹殿),堡壘的後門則是被龍炎焚燒過後的憤怒之門 Angrathar (安格拉薩),正南方緊接著部落和聯盟駐重軍的 Lake Wintergrasp (冬握湖),西南方往盆地的勢力又受到泰坦設下的防護措施而受阻,種種看下來這個銀白聯賽的場地算是夠靠近前線,卻又不會被大軍壓迫的地點,因此作為一個練兵的基地而言是個好位置。


接下來看時間點,隨著多方勢力在北方的遠征,巫妖王的勢力幾乎已經在 Northrend 這塊大陸上鏟除的差不多了,而且憤怒之門一戰讓巫妖王堡壘的後門就此深鎖,除了西南被銀白十字軍接連攻下兩個據點,正北方也被背叛的死亡騎士控制住一個要塞,冰河上則有部落和聯盟的戰鬥飛空艇連續轟炸,他們的勢力甚至深入中央的維酷人城鎮,導致薩鋼礦坑的挖掘也受阻。建造新的純薩鋼死靈浮空城 Malykriss (瑪里庫立斯)工程也被干擾而被迫延宕,西南方的瘟疫實驗室和化學工廠一樣被十字軍和死亡騎士團聯手破壞,西北方的維酷人聚落又被牽制住,而最重要的一個事件點則是 Cathedral of Darkness (黑暗大教堂)一戰,這場會戰的結果讓巫妖王失去了心臟和受重傷,不管他是否已經把傷養好,這可都可以稱作是對巫妖王最有力的會心一擊。最後他的堡壘已經被部落和聯盟分別派軍入駐底層,外面則有十字軍扎營和正門口的不死大軍僵持。

正在興建當中的聯賽場地

在 Ulduar 的危機解除之後,眾英雄們已經可以完全專注在巫妖王身上了,以現在的情勢和諸多的對話來看,大家都已經在為最後的進軍做準備,因為巫妖王和他的冰冠堡壘已經完全被眾多勢力包圍,最後一戰即將爆發。銀白聯賽最重要的目的是訓練最後一戰對抗巫妖王的戰士以及修復聯盟和部落破碎的和平:在訓練一部分主要是要挑選出精英的部隊來進攻,畢竟對抗不死的大軍如果沒有一個友軍戰死,那麼敵人的兵力就會立刻增加一員,因此不得不嚴格挑選進行最後一戰的參展成員,整個訓練過程包含尋找強力武器、騎兵訓練、擊殺巫妖王的不死軍隊以及競技場的大賽;在修復聯盟和部落和平的部分則一樣透過友好切磋以及即將舉辦的競技場賽來完成,或許對現代人而言這種事情難以了解,但是在歐洲古代透過競技場戰鬥是促進敵對雙方友好交流的主要手段之一。至於整個競技場的物資補給則是透過海運,他們先利用船艦大量運送物資到聯賽場地北方的海上,再用駝獸搬運上場地,這樣的方法比起直接穿越冰河或是穿越高山的運輸來得安全許多。


海上的迷霧以及來襲的海維酷人

從海上運輸的計劃期初非常的成功,但是就在競技場即將落成之際,海維酷人卻伴隨著詭異的迷霧再度出現,這些海維酷人本來是因為一群海盜亂挖維酷人的祖墳而被詛咒出現的生物,他們爲了被打擾和攪亂的長眠靈魂而復仇,但是倒霉的卻是本來居住在 Northrend 西南岸的海象人。照理說這些海維酷人應該在組分的陪葬品被歸還之後就該平息,但是這個詛咒卻永不止息的纏繞著大海,而現在他們看上了最北方的海域。伴隨著這些海維酷人出現的是許多的大海怪,他們開始攻擊這些補給用的運送船,住在最北方小島的海象人則更加悲慘的被入侵家園,許多海象人都被屠殺了。十字軍收留了前來求救的海象人,一方面也是爲了保護自己的船而開始和這些北海的詛咒戰鬥


詛咒教派在聯賽場地外建立營地

另一方面巫妖王也不會就毫無動靜的坐以待斃,當眾英雄們專注於地上以及制空以及海權的戰鬥時,他們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天譴軍在地底的勢力範圍。雖然在戰爭前期因為部落的猛攻造成蜘蛛王國 Azjol-Nerub (阿茲歐-奈幽)在 Dragonblight (龍骨荒野)這個區域的戰鬥受阻,但是蜘蛛王國可以說幾乎控制了大半 Northrend 地區的地底,當時 Arthas (阿薩斯)就是從地底隧道快速穿越過 Illidan (伊利丹)軍隊的包圍,及時趕到冰封王座而成為巫妖王,因此現在他一樣用同樣的手法來對付正在積極練兵準備最後一戰的十字軍。而且雖然透過黑騎士潛入殺害十字軍勇士的計劃失敗了,但是還是有一群詛咒教派的教徒成功的穿越眾勢力的包圍而在聯賽場地外建立營地,他們的目的就是在幫助黑騎士完成他應該做的命令。


復活黑騎士黑暗儀式

黑騎士被揪出真面目而被十字軍擊殺之後,十字軍們原本是打算把他的遺骸燒掉以消除邪惡,但是因為告解者 Paletress (帕爾璀絲)認為這位黑騎士還是在最後接受了十字軍光明正大的挑戰,因此值得被厚葬而被埋在聯賽的墓園中。結果埋葬黑騎士才過沒幾天,整個墓園就開始散發邪惡的氣息,似乎這個黑騎士死後仍繼續污染整個場地。但更意外的是沒想到才剛派人調查就遇上了來盜墓的詛咒教派人士,而黑騎士的遺骸已經被他們取走了!重重的巧合其實讓我個人一度以為這個美麗的 Paletress 是巫妖王派來的臥底,不過從隨後的劇情來看她真的只是單純一個心地非常非常善良的好女人,要求下葬黑騎士真的沒有任何其他目的。再回到黑騎士身上,巫妖王親筆下令黑騎士的目標還未達成,因此要用黑暗的法術讓他重新復活,而這次他們將要把活捉十字軍的勇士,用他們的活生生的靈魂灌入黑騎士的身體來強化黑騎士的能力。可惜十字軍在這裡的動作太慢,黑騎士已經重生而將要回來復仇。


聯賽的競技場內部

話題再切回到競技場上要戰鬥的目標,在小團隊上十字軍是希望可以讓部落以及聯盟的勇士們互相進行友好切磋,而勝者則要面對告解者 Paletress 和銀白十字軍最厲害的勇士 Eadric (埃卓克)。 Paletress 會利用她的法術喚醒過去勇士們曾經面對的敵人的記憶,因為唯有不再懼怕過去的敵人的幻象才可以繼續向前進。Eadric 則是每天訓練戰鬥的大長官,他會給包含擊殺詛咒教派的冰龍和冰冠堡壘前的戰鬥的相關任務,而和 Eadric 交手的目的是證明參賽勇士的戰鬥能力是否夠格。只是沒想到在小隊伍的比賽完結時黑騎士卻再度登場,他突然跑出來放話要破壞整個比賽,如此莫名其妙又自投羅網的行為當然一下子被眾人給擊敗了。黑騎士整段可以說是競技場故事描寫最差的部分,他在復活那一段相當的有張力,但是最後卻爛尾實在令人失望。


接著就是團隊競技場戰鬥,這部分的故事在敘述部分就來的有趣許多。大領主 Tirion 直接邀請部落和聯盟的首領入場觀戰,試圖拉近他們彼此的關係和緩和緊張的氣氛,而戰鬥也在大家都入場之後開始。第一回合是對抗北地的猛獸們,在這裡的戰鬥是一連對付三種來自 Northrend 的猛獸攻擊。



穿刺者戈莫克

1. Gormok the Impaler (穿刺者戈莫克)
他是一個來自 Storm Peaks 的猛瑪象人,由部落的牛人死亡騎士 Trag (塔拉格)和他的坦卡牛人朋友替十字軍捕捉。因為猛瑪象人和狗頭人的親密關係導致沒有狗頭人在身邊這傢伙會暴躁難安,因此十字軍會請冒險者協助去帶回一些狗頭人來安撫這傢伙的情緒。


2. Acidmaw & Dreadscale (酸喉和懼鱗)
居住在北邊冰冷地區的蟄猛巨蟲有個特殊的習性,如果進食同類的蛋會成長的更加強壯,因此十字軍大量收集這些巨蟲的蛋來培養強壯的巨蟲。



大雪怪冰嚎

3. Icehowl (冰嚎
恐怖的大雪怪是許多冒險者的在北方冒險的夢魘,一樣由部落的 Trag 和他的坦卡牛人同伴捕捉,這種大雪怪特別喜歡吃鯊魚肉,他們利用在鯊魚肉裡面放入睡眠草藥來使這隻大雪怪能夠安靜的沉睡而不會暴起傷人。

不管如何這些北地的猛獸都不是眾勇士的對手,而且他們很快的就被打敗了。



伊瑞達領主賈拉克瑟斯

第二回合原本預定要由聯盟的地精術士 Wilfred Fizzlebang (威爾弗雷德·菲斯巴恩)來主持,從他原本只打算召喚出一隻惡魔守衛練兵來看,這回合僅僅是要做表演賽來炒熱氣氛,但是豈料召喚魔法陣出錯,出來的居然是燃燒軍團的大型惡魔伊瑞達領主 Jaraxxus (賈拉克瑟斯),Jaraxxus 開始大量開啟許多傳送門打算讓更多的燃燒軍團進入這個世界。雖然在眾多英雄的合力下這場騷動很快就被敉平,但這樣的意外卻讓 Tirion 的一番好意全部泡湯,也給整個聯賽的進行帶來變數。部落的好戰派 Garrosh (卡爾洛斯)開始指責這是聯盟和燃燒軍團勾結的陰謀,聯盟的人類國王 Varian (瓦里安)則反駁這是部落的莫名指控,氣氛越來越僵,眼看安撫不了的情緒就要成為一場風暴。

卡爾洛斯:
Treacherous Alliance dogs! You summon a demon lord against warriors of the Horde? Your death will be swift!
背信棄義的聯盟狗!你們膽敢召喚惡魔領主來對抗部落?快來受死吧!


瓦里安:
The Alliance doesn't need the help of a demon lord to deal with Horde filth! Come, pig!

聯盟根本不需要任何惡魔領主的幫忙就可以解決骯髒的部落!來受死吧,笨豬!

提里奧:
Everyone calm down! Compose yourselves! There is no conspiracy at play here! The warlock acted on his own volition, outside of influences from the Alliance.

所有人快冷靜下來!控制好自己!這裡沒有任何的陰謀,這個術士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他的行為和聯盟沒有任何關係!


原本第三回合原本預定是讓上一場戰鬥的勝者來和銀白十字軍最精銳的騎士進行切磋,但因為第二回合的意外讓氣氛變得火爆,導致雙方都堅持想要來一場友好的戰鬥來發泄怒氣。而這邊我認為 Tirion 也是只同意讓他們Fight with honor,這表示要求雙方都要保持著榮耀的精神互相戰鬥交流,也就是點到為止,而不是抱持著殺死對方的扭曲仇恨態度下場廝殺。不過真的不知道該說 Tirion 太過相信人性的光明面而錯估了醜陋的仇恨輪回,還是他真的太笨不知道讓 Garrosh 和 Varian 這兩人下場切磋只會變成真性命相搏,又或者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結果顯然易見的是變成一場流血的衝突,而且真的死了人。所幸這樣的行為被其他眾人阻止而沒擴大下去,但是因為各死了幾個勇士,而 Tirion 也感慨的道出這樣的愚行只是讓巫妖王從中獲利。


華爾奇雙胞胎

為了挽回又即將在破碎邊緣的和平,Tirion 按照原計劃帶出他們十字軍千辛萬苦捕捉到的巫妖王手下 - 一對華爾琪雙胞胎。這對雙胞胎是在一次的突襲行動中被十字軍活捉的,因為巫妖王不是只有派出詛咒教派的信徒來阻撓聯賽的進行而已,他爲了突破封鎖線來對聯賽進行破壞,指派這對華爾琪雙胞胎去帶領一群華爾琪部隊去攻打聯賽的場地。這群可以飛翔的不死生物悄悄的偷襲了競技場,但是卻在競技場外直接遭到告解者 Paletress 帶領的牧師攔截,他們非常的擅長對付這種不死生物,十字軍牧師馬上施展神聖魔法來禁錮這群華爾琪,而這對雙胞胎也因此被活捉了。


於是就在最後的第四回合中,Tirion 刻意的讓剩下的部落和聯盟勇士團結對抗有詭異能力的不死生物 - 擁有光和暗的交錯能力的華爾奇雙胞胎 Eydis Darkbane(艾狄絲·暗寂)和 Fjola Lightbane (菲歐拉·光寂),以證明他們唯有合作才能夠克服眼前的難題,畢竟不論是任何人,只有在生死的一瞬間才會了解自己真正的敵人,共同作戰的感覺會讓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的人知道團結的真諦。想辦法建立雙方再度合作的觀念是 Tirion 舉辦這場聯賽的最終目標,畢竟沒有人希望已經攻入巫妖王的冰冠堡壘之後,部落和聯盟還在敵人的家裡面打架。


原本聯賽的活動就打算到此為止,之後就是開始進行宣誓以及準備最後的進軍。利用誓師大會來強化自己的士氣在古代的戰爭中是非常重要的,面對強大的敵人前絕不能自己先怯弱了,而是要一鼓作氣的往前走。但是這時候有事情發生了,巫妖王突然獨自一人出現在聯賽的場地,完全不怕自己獨自一人被大軍包圍而逃不走。Tirion 眼看機會難得,立刻要求巫妖王把劍放下來領個痛快,不過巫妖王居然直接按照 Tirion 的意思把劍往地上一插,讓整個競技場的地面瞬間崩解,使的眾英雄勇士們全部都掉落到地下的深淵。原來巫妖王老早安排好他的這次現身,他利用蜘蛛帝國先前所挖的地下隧道就剛好在競技場的正下方,打算趁著敵人聚集的情況下一網打盡,殺死這些訓練已久的精兵勇士然後復活他們成為自己的手下,而在地底深淵等待勇士們的是再度回歸的不死蜘蛛王 Anub'arak (阿努巴拉克)。



重新回歸的阿努巴拉克

Anub'arak 的回歸其實不意外,在當初他第一次被部落的軍隊擊敗之後,Anub'arak 曾經說出他曾未想過他可以脫離巫妖王的控制,這是個表示他也曾經是個有自由意志的蜘蛛蟲族的線索,而不是樂意協助巫妖王的叛徒。但是這次被重新復活的 Anub'arak 卻在最後的遺言說出

I have failed, master.
我失敗了,主人。

這意味著被重新復活之後,巫妖王已經徹底的征服了他的意志,讓這位地穴領主這次是完全的臣服於巫妖王的統治,以服侍巫妖王為目的而活。這場在競技場地底深淵的一戰可以說是進軍冰冠堡壘的前哨戰,雖然整個事件風風雨雨也造成一些勇士的白白犧牲,但從最後的時間我們可以了解到 Tirion 的一番苦心終於有了初步的成果,那就是不論巫妖王如何反擊,重新集結的軍隊都將要粉碎他的任何計劃,現在進軍 Icecrown Citadel 的最後一戰就在眼前了!




* 回應此條目
請先登入~